当前位置:潇湘首页>仙侠>九仙九世

第15章 嫁给大王

书名:九仙九世|作者:兰泽岁暮|发布:2021-10-14 18:13:27| 更新:2021-10-14 19:44:07 | 字数:9026字

  缀琼望缀琼,缀琼贴身侍给九仙传话,让九仙趟魏狄

  九仙简寒辞跟魏狄,缀琼闺房闷闷九仙简寒辞两,便刚忙让座。

  缀琼证实九仙猜。

  愁云让九仙很难

  九仙,便问:“怎啦,缀琼,怎?”

  缀琼简寒辞眼,并话,叹口气,坐话。

  简寒辞缀琼般难,便凑:“丫头,怎?莫非寒辞哥哥啊?”

  寒辞话音刚落,九仙惊头汗,寒辞,真壶啊。

  缀琼听,忽,边哭边:“,爹爹让寒辞哥哥。办?”

  简寒辞听缀琼话,头冷汗,迅速九仙眼,九仙示别乱:“缀琼,底怎?魏嫁给谁呢?嫁,办?”

  缀琼抬:“寒辞哥哥,即使,怎办?”

  “怎呢?,或者吗?吗?”

  “,寒辞哥哥,吗?”缀琼,眼泪汪汪:“爹爹让嫁给王呢。”

  “啊。”简寒辞听,吃惊,瞬间:“嘛,缀琼绝吧,命命吧,嫁给啊,王仁义厚德,喜欢呢,快别哭。”

  简寒辞替缀琼擦干眼泪,肩膀,哄:“嫁给王,享荣华富贵,沾光啊,缀琼,快别哭,再,喜欢疼爱点啊。”

  缀琼才止住哭泣,方九仙坐:“姐姐,该怎办呢?”

  “王喜欢,何况注定随缘吧,喜欢王吗?”

  “……”缀琼低头,脸色绯红。

  九仙明白思,纠结,原本喜欢寒辞喜欢王,办。

  九仙:“眼睛,谁,嫁给谁吧。”

  “哈哈,吗?”简寒辞笑

  “试试。”九仙

  其实安慰缀琼相信推测,缀琼喜欢

  缀琼睁眼睛候,九仙:“姐姐,。”

  “谁?王?”简寒辞兴趣,连连问

  “告诉告诉。”缀琼嘻嘻笑

  缀琼终明白简寒辞,候,愉快消失

  九仙长长口气,终石头放简寒辞伤害缀琼感觉

  ,魏狄王却,九仙简寒辞躲避及,便拜见王。

  王依英姿飒爽,逢喜精神爽

  管什缀琼,拿,缀琼并容貌绝色,容貌像缀琼珍视

  王,缀琼,决定再选进宫。

  让魏狄等臣很急,已决,谁且按照缀琼求,像迎娶新娘将缀琼迎进宫十月八。

  消息传积砚耳朵候,积砚蓝玉:“机血债血偿。”

  蓝玉听颤,:“积砚,吗?”

  积砚恶狠狠,“放够放?!”

  ,蓝玉才算怎积砚法将积砚仇恨解救法使

  蓝玉感,便坐池塘边沉默,十月气,已经很冷,坐池塘边萧瑟风吹,蓝玉长长叹息声。

  “师兄,怎啦?”九仙关切问蓝玉,,实慌。

  蓝玉九仙,叹口气:“师妹,,改变法呢?越远,叹息,积砚,眼归路,,师妹,呢?”

  九仙感叹劝慰蓝玉:“师兄,别法难改变,更何况充满仇恨,更真实局者迷,旁观者清,很清楚,何呢。”

  蓝玉搓揉片黄叶,扔向池塘:“,怎够背负仇恨,再,南宁王咎由取,与关系呢?何必呢,轻,背负南宁王留负债呢?”

  蓝玉话让九仙烦乱,问蓝玉:“师兄,况让安,吗?积砚够理解,应该站立边,分啊。”

  蓝玉忽:“师妹,分,疼积砚啊,眼走向毁灭,力啊。”

  九仙深深蓝玉,该怎门见山:“师兄,告诉积砚打算?口口声声?”

  蓝玉本池塘边,听九仙,知积砚已经知,便跳九仙:“师妹,师兄求师兄求帮助积砚吗?”

  蓝玉严肃,九仙:“师兄,底什定帮。”

  蓝玉低头沉默头,坚定:“师妹,帮帮积砚。”

  “帮积砚?帮积砚王报仇吧?”

  “。”蓝玉,“管积砚做什,师妹,求师妹,留条活命,吗?师妹。”

  九仙沉吟半晌,积砚挟,便忍,,便蓝玉:“师兄,恶太计较,计较吧?”

  “该怎办呢?”

  “师兄,唯办法让积砚什别做,王迎娶缀琼话,果啊,师兄。”

  蓝玉听奈何:“做,阻止。”

  九仙急急:“师兄,积砚做,够帮助掌握做什做,办法救办法伤害。”

  蓝玉听,激:“师妹,真吗?够做吗?保护受伤害吗?”

  九仙蓝玉张真诚脸,郑重点点头:“,师兄。条件。”

  “什条件?师妹,条件?”蓝玉,九仙凝视眼睛话。

  “师妹,,什条件,答应。”

  九仙:“办法问清楚积砚做?必须正握住向,够确保万让双方受伤害。”

  蓝玉九仙,点点头:“嗯,师妹,愧师傅经常夸智谋,消息告诉。”

  “,师兄,积砚,办法参与积砚计划够知积砚,知积砚,做知彼,才失。”

  蓝玉点点头,:“师妹,够救积砚,才积砚危险边缘拉回

  离十月八很近,积砚蓝玉告诉九仙,让轻松点,积砚伙,,蓝玉答应帮助,参加蓝玉两

  简单九仙忽南夫话,积砚身怀武功,连南宁王几乎听

  全信蓝玉哄骗蓝玉该怎办?

  蓝玉报,切努力白费

  ,九仙便将法告诉清风长,清风长答应替积砚,让做其准备。

  至简寒辞,奇怪,九仙身边候,活蹦乱跳

  ,病再犯切归功九仙身带给福音,次喝醉酒候,媳妇。

  ,红尘磨难,走完

  九仙知清醒候,几次嫁给终究口,顾虑什

  顾虑,便顾虑存顾虑存话,明缘分并等待,至等将吧。

  缀琼接近,九仙越焦虑,蓝玉将积砚计划完全告诉准备,方方考虑

  十月六王派:“旨,简寒辞等十月八缀琼,送缀琼进宫,误。”

  传旨高兴极够进宫威严。

  消息给积砚机,积砚兴奋已,蓝玉,蓝玉很顺

  清风蓝玉九仙:“仙儿,盯积砚,等蓝玉消息。”

  简寒辞:“既别让积砚,待吧,虽做,至少走向毁灭啊,让吗?。”

  九仙阻止简寒辞法,妥,毕竟主,许积砚听进吧,或许简单。

  简寒辞找积砚,九仙清风长商量积砚听简寒辞该怎办?

  措施,直九仙清风止。

  办法,迷药迷倒积砚,,积砚懂迷药。

  将积砚带,积砚狡猾任何等待初八,随机应变

  真算,简寒辞,九仙感觉乱,暗,便急急向积砚房间飞奔

  清风长跟九仙身随即

  积砚房间积砚哈哈笑声,九仙迅速破门入,紫虹剑早已

  闯进门瞬间惊呆见蓝玉掐住简寒辞咽喉,简寒辞脖颈

  简寒辞气满脸通红,积砚站哈哈哈笑。

  “师兄,做什?赶快放。”

  九仙声,蓝玉任何反应。

  清风九仙身形便:“蓝玉被使法术,已经认,仙儿,点。”

  简寒辞积砚,脸色很苍白,:“积砚,?”

  “?”积砚笑,“亏问题,初爹爹建议将处死,连夜逃走几位高,却让,今教训?哼,,曾经。”

  “斗,积砚,收吧,缀琼铁定实,破坏。”简寒辞

  “住嘴,切本应该卖命,呢,却花,甚至将爹爹喜欢,爹爹,谁杀惜爹爹技,被暗算,爹爹报仇雪恨,让血债血偿。”积砚咬牙切齿,因气,满脸通红。

  九仙悄声问清风长:“师傅,师兄法术解吗?”

  清风:“辞儿,很危险,敢轻举妄先控制住积砚,才敢解,解法术,积砚伤害两许连师兄师兄,根本师兄真。”

  “。”九仙,“等控制住积砚解除师兄身法术。”

  “嗯。”清风

  “积砚。”九仙镇定,“做什妨坐谈谈吗?”

  “别骗,李仙儿,厉害,告诉,谁阻止报仇,谁。”积砚怒吼

  九仙怒吼胆怯恐慌,打算,平气:“积砚,其实谁,拆穿师兄吧,仇恨够背负?”

  积砚沉默,忽哈哈:“已经走够退吗?”

  “步呢?积砚,放屠刀吧。”

  “哈哈哈,吧?”积砚哈哈哈:“简寒辞简皇几位臣全。”

  “啊……”简寒辞忽挣脱蓝玉挟持,声吼:“,原底怎狠毒?”简寒辞吼扑向积砚。

  积砚早防备,等简寒辞扑向候,掌打向胸,被打倒,口吐鲜血。

  幕太突,九仙反应再快,眼睁睁积砚将简寒辞打倒

  急切,九仙挥紫虹剑向积砚劈,积砚冷笑:“紫虹剑,剑力伤突破层,力够,目。”

  完竟诡异转身,条长长顺势向九仙紫虹剑击“叮声,长长紫虹剑候,竟钢刀般,瞬间便火星四射。

  九仙敢示弱,脚步变化候,紫虹剑变换路数,积砚依:“李姑娘,剑法打,蓝玉练习,。”

  九仙听话,跳退打斗范围外,笑:“,竟清风剑法,积砚,简寒辞,毕竟曾今杀害今放命,关照啊,吗?”

  积砚:“错,此,再伤及报仇,杀昏君,爹爹报仇,简寒辞先带走命,十月八位昏君换。既荣华富贵,,让头,换回简寒辞性命,,拿缀琼死,或者难受。”

  积砚完,简寒辞背,飞奔合欢树跃便院墙

  蓝玉此被清风长解法术,正懊悔,积砚飞奔:“积砚,?积砚,别乱啊,等等。”完便循积砚离方向飞奔

  九仙欲追清风长阻止,清风:“追,追已经铁,唉,贪欲收敛,醒悟,走向灭亡啊,愿蓝玉够让回头。”

  “师傅,办?”九仙泪流满

  清风长伸掐指算,忽:“命数啊命数,仙儿别怕,辞儿险,。走,进宫。”

  宫准备王迎娶新娘忙碌,例外,九仙清风长急急,门卫等待通报,九仙拿王赠给令牌,侍卫,忙:“请随。”

  带路,九仙清风长忙跟向宫

  拐,才书房,侍卫退

  九仙:“很严重吗?”

  “。”清风,“赶忙王,商量办法,否救简寒辞。”

  王沉吟片刻:“仁慈,导致今简寒辞,简侯根血脉,简侯朕付再让受委屈。长,仙儿,走,朕跟,朕叫积砚何方神仙,此猖狂。”

  王随身侍卫紧紧宫,王问九仙:“积砚方?”

  “郊外,具体。”

  “哦。”,便派身边侍卫调集其侍卫,务必积砚。

  宫外商量步该怎办,却孟燕客骑高头马,带领

  孟燕客回,高兴:“,孟卿。”完迎

  王走迎接,孟燕客点受宠若惊,跪拜王立即扶孟燕客,:“回,回啊。”

  孟燕客肩膀,:“孟卿先别回宫,件重,刚才李姑娘进宫报,简寒辞被积砚打伤带走必须赶紧找。”

  孟燕客听,急切:“?”

  九仙简单遍,孟燕客听,挥士兵:“二三四队分别东西南北四方向,京郊外,详细寻找,任何蛛丝马迹。”

  士兵齐声喝:“。”

  向四方向

  孟燕客:“孟卿该怎办?”

  九仙忽跟踪积砚城郊外树林方向。

  “积砚?”九仙激

  清风长问:“仙儿,……?”

  “嗯。”九仙点点头,“今十月六,积砚,十月特殊月,?师傅,走。”

  清风:“走。东城郊外树林见。”话音未落,已经飞十步外。

  九仙清风长御剑,飞速

  孟燕客王听,便跟速度九仙清风

  侍卫,更加

  九仙知树林,树林深处秘密。

  风声呼呼耳边掠,寒冷袭感觉寒冷,感觉疼痛,,快快见简寒辞,

  条熟悉穿梭向树林深处走坟墓跟候,却身影躲树背,死死路深处,

  九仙清风长迅速,探仔细身影,慢慢身影移三步候,凝视,并,九仙迅速按住身影,将紫虹剑架,悄声喝:“别声,。”

  身影颤巍巍,却让九仙惊,敢相信眼睛,身影竟简寒辞府老妇

  “老夫?”

  “积砚,终坟墓,丧门星,却。”老妇眼睛闪烁寒光,“,等待机丧门星。”

  “积砚吗?”九仙急急

  “师兄简寒辞。”老妇

  听老妇口气,九仙忽南夫仔细,才确定南夫,惊讶嘴。

  南夫九仙,倒很镇定,:“姑娘,感谢师傅,让鼓足勇气偷偷回祭奠祭奠,顺便够将丧门星杀掉话,啊。”

  九仙忽:“怕杀头吗?流放已经恩典,怎敢私赶紧走吧,等。”

  老妇九仙,淡定:“王已经,姑娘,谁呢?”

  “,否则谁。”九仙探头向路深处,却仔细听,声音。

  “怎?”

  “听,声音,丧门星声音,蓝玉争执。”

  九仙侧耳细听,隐隐约约几声争吵,明白老妇听力怎

  九仙老妇:“老夫,等给指指路吗?。”

  老妇点点头,表示九仙安排,

  九仙便清风长向

  终座孤坟,简寒辞躺,积砚,蓝玉站立旁。

  九仙清风长迅速直接扑向躺简寒辞,根本积砚

  清风九仙向简寒辞扑便直接挥剑指向积砚,九仙清风蓝玉,蓝玉此已经被积砚施法术,根本九仙清风长。

  剑挡住清风路,并挥剑攻击清风长。

  清风长才明白蓝玉状况,便声叫:“仙儿。”

  挥接住蓝玉挥剑。

  九仙气急败坏,简寒辞已经昏迷醒,积砚竟偷袭。

  忽觉风,便,挥紫虹剑,力已经十分。

  剑挥,九仙再积砚,将简寒辞抱怀痛苦已。

  剑十效果,积砚硬被推远,剑力处,树木全被推两边,深槽。

  被摔积砚,吐几口鲜血,爬弹,清风长随箭步跨积砚身边,剑尖直指积砚。

  蓝玉因躲闪及,被剑力伤,摔倒清醒

  “寒辞,醒醒啊,寒辞,醒醒啊。别丢啊。”九仙摸简寒辞似气息,伤欲绝,股热浪翻滚,冲击脑门,声,却紫虹剑随吼叫,竟闪烁寒光,罩住简寒辞。

  “清风剑,突破。”清风长惊叫

  “杀。”忽声音

  九仙脑混乱啦?简寒辞身体肝肠寸断。

  孟燕客带侍卫形,便知已经将积砚捉住

  便吩咐侍卫将积砚捆绑,带交刑部审讯。

  此蓝玉却挥剑劈向侍卫,正捆绑积砚侍卫及防备,被实东倒西歪。

  清风:“蓝玉,干什?”

  蓝玉此护住积砚,哭:“仙儿,答应师兄积砚?仙儿,答应。”

  九仙缓缓简寒辞,站:“答应,师兄,寒辞,。”

  九仙

  眼睛喷火焰,像团烈火燃烧。

  紫虹剑向积砚步走

  “杀。”老妇,“杀丧门星,害死。杀。”

  蓝玉留九仙,清风,孟燕客,九仙步步向积砚走,身边老妇狂妄怒吼:“杀,杀,杀丧门星。”

神奇推荐位
  • 拈花一笑不负卿

    南酥青子 / 著

    大雨,她跪在殿前,做了她这一生最任性的一件事,一如当初她的父亲那样,只为一纸婚书。“...

  • 早夭的边缘路人成仙了

    虎歌8嗷呜 / 著

    许艾夭是一本仙侠文的路人,在原书中她就是一个早夭的人物,甚至于她的一生在原书中也只是...

  • 山河盛宴

    天下归元 / 著

    【一句话简介】:山河为宴兮锅在我手,出嫁三次兮老公你走!【潇湘版简介】:黑芝麻馅雪媚...

  • 夫人她是白切黑

    荢璇 / 著

    (本文1v1+宠文+软妹子真大佬)夏家是华裔大家族。夏家大小姐夏云姝坠楼成植物人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