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醉枕东都

第六十九章 古琴配芭蕾

书名:醉枕东都|作者:楚潆|发布:2021-09-30 00:00:00|更新:2021-09-30 00:00:39| 字数:2597字

元枫像开了挂似的“吧啦吧啦”,果然引得杨氏父女心慌意乱的请他指点迷津。

他留意听外面的声音,终于听到外面卫兵在问:

“小娘子,您找哪位?”

元枫放下心来,语重心长的说:“刚才杨娘子说起京城的明娘子,她出名的时候,我也在京城,只有十二岁。现在的两京流行的可不是当年那一套了。”

“我不信!”

杨丽娘吃了一惊,除了美貌,舞蹈是她的才艺杀手锏,当时母亲为她重金请了明娘子,她可是信誓旦旦说,她的《春莺啭》、《凌波曲》,随便学会哪个都是一绝。

“不信?刚好我船上带着个女亲军侍卫,她虽不比舞娘,却也懂其中精髓。不妨让她给杨娘子示范示范,若是你连我的亲兵侍卫都比不过,谈何惊艳长安?

乐师,阮籍的《酒狂》可会奏?”

琴师表示可以,但平时并无人将此做为舞曲。

“好!”元枫拍了拍手,一首节奏欢快洒脱的曲子,在船庐中响起。

轻快的节奏中,一位简单束发,以白纱蒙面,上穿窄袖小衣,下穿微蓬百褶襦裙,裙子长度刚好到脚踝的小娘子,她从船庐门口就踮脚跳了进来。

经过李奏身边时,李奏的两撇小胡子会心的动了动:

原来是你!

她依旧穿着织锦云头鞋,不过,鞋底变成了皮制的;她的裙子也不用撕了,因为原来就短了两寸;裙子里似乎还多加了两层纱,纱裙将她的襦裙微微撑起,就算是静静站着,也像是风将裙摆微微吹开,如花朵初放。

最迷人是她纤细的脚踝,踮起来的双脚,让她整个人那么挺拔,有种自信的舒展。

就是她这自带光芒的自信,让李奏过目难忘。

他似乎又看到了荷塘边与鹤共舞的那个小女人,她是那样朝气蓬勃,又是那样恣意张扬。不在乎别人对她怎么看,那一刻,她只取悦她自己。

好吃的烤肉,占婆国的旱稻,元枫的辞令,也全都因为她?

李奏眼里的笑意更深了。

七弦琴弹奏出来的古曲,和洛泱跳的芭蕾舞蹈动作,忽然之间,在这个并不十分宽敞的船庐里,得到了充分的揉合。

学校芭蕾舞社团里学的基本动作,和现代舞的叙事元素,在洛泱的即兴发挥下,成了这些唐朝人见所未见的奇特舞蹈。

唐人歌舞本就有许多胡人歌舞的影子,杨丽娘已深深相信,自己学的舞蹈已过时,要吸引圣人的注意,还要学学这些新玩意儿。

元桢绕了一圈回到客船上,就看见几个亲兵和内侍,躲在门外探头往里张望,他一个头上敲了一记,众人散开,他也探头往里望。

三弟几时坐到里面去了?杨太清父女脸色都不太好看,正在跳舞那位......蒙着面,可身形却很熟悉。

元桢脸上阴晴不定,这位女郎他要认不出来,就白当她十五年大兄了。

看三郎那一脸炫耀之色,必是同党无疑,元桢没有进去,他站到李好古、杨太清看不到的角度,看着里面翩翩起舞的妹妹。

李好古心里也打起了鼓:

我真是孤陋寡闻了,纵使圣人面前不乏能歌善舞者,这样新奇的舞蹈,他也未尝见过,真是高手在民间。

见洛泱在乐声中亮相收尾,李好古不禁点头问道:

“小娘子跳的可是已经失传了的胡旋舞?盛唐之时胡旋舞盛行,后来几经战乱,宫中已无人会跳此舞。想当年,杨贵妃就擅跳此舞......”

胡旋舞?就是安禄山那胖子爱跳的舞?是有点像,都是爱转圈圈的胡人舞蹈,这可给洛泱的芭蕾找到了名头。

洛泱行了个福礼,柔声道:“御使好眼光,小女跳的正是胡旋舞。”

杨......贵妃?杨丽娘一阵头昏目眩:这不就是我的未来吗?不行,我一定要学这个胡旋舞,让圣上对我着迷!

苏元枫笑道:“胡旋舞算什么?我这女侍卫会跳的舞多了,要不是她长得丑,苏府早留不住她。”

难怪要用纱巾覆面,长得丑就没救了。杨丽娘放下心来,她也不问问自己那个便宜爹,当机立断,转身向李好古跪下:

“小女恳请与李御使一同北上,路上情愿为御使端茶倒水,只求能得到御使指点一二,更愿拜这位娘子为师,学习舞蹈。”

“是啊、是啊,李御使就成全小女一颗好学之心吧。”杨太清也醒悟过来,磨刀不误砍柴工,李御使来回一趟不过数月,等他回到长安之时,与丽娘也有了感情,必会不遗余力的帮她。他朝船庐外喊了一声:

“来人!”

元桢便看见旁边一个家奴对船下招招手,船下候着的家奴,便将船下的几口樟木箱子抬了上来。他不由得暗笑:

我说呢,来送礼还送一半留一半,原来还是有节奏的,想不到一个县令能如此财大气粗。

箱子进了船庐,杨太清并未叫开箱,而是对女儿说:

“丽娘,你既跪在李御使面前,就给御使磕三个响头,求御使收你为义女,留你在身边尽孝吧。”

李好古抬手刚要阻拦,杨丽娘已经磕头磕得船板“嘣嘣”响了。

杨太清来之前已经了解过,李好古从不收义儿,可义女却有四五个。一来太特立独行,在内宫遭人排挤,二来宫中关系复杂,他也需要帮手。

所以他带来的礼分成了两份,一份见面礼,一份孝敬礼,足足五个大箱子。

这礼送得也不心疼,主要是最近碰上了一个好机会,让他发了一笔......

李好古虽说收义女,可那几个都是宫女,这位一看就是冲嫔妃去的,他还怕自己招架不住,他还在犹豫不决,苏元枫已经抱拳恭喜道:

“哎呀,这真是天大的好事啊,在下恭喜李御使喜得贵女,都是一路北上,若您义女需要和我家女侍卫切磋舞艺,那倒也方便。”

杨丽娘大喜,听苏三公子这话,是同意让自己跟那女郎学舞了!她再次行了个大礼:

“义父在上,女儿爱舞成痴,您就成全女儿一片孝心吧。”

“这......女儿快快起来。”

李好古摸了摸身上,也没带什么值钱的东西,刚好碰到腰带上挂着的一个香囊,那是内侍省送来的防蚊虫的,圣上没看上,随手送给他了。

他解下香囊递给杨丽娘,笑道:

“这是圣上赐给义父的小玩意,就当是给你的见面礼吧。”

杨丽娘又惊又喜,诚惶诚恐的接到手里:

“多谢义父!”

元枫不动声色的回头望了一眼李奏,只见他脸上浮着神秘莫测的笑。

洛泱见已经尘埃落定,行了个礼,默默走出船庐。

没想到,刚跨出门,就被人一把抓住胳膊拖到一边,她正要大叫,抬头一看,一张似笑非笑的脸凑到她面前,她挤出一脸干笑:

“大、大兄!”

“同行两日,怎么不见你来叫我大兄?偷偷跑出来,阿爹阿娘担心怎么办?你是不是打算最后让大兄做你的替死鬼?”

“绝对没有!我给阿娘留了信的......是我自作主张......”洛阳嘻嘻笑着举手发誓。

元桢隔着面纱,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

“既然是亲兵,就要有个亲兵的样子。我叫人送你回船。”

“不用不用,邵春他们在船下等着我呢。”

“这两个暗卫等我回去再收拾他们!”

没等他说完,洛泱已经提着裙子跑了。下了船,并没看见邵春,不过沿河首尾相连的船上都点着火把,岸上也不算很黑。

洛泱决定不找他们,自己走回尾船。

忽然,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拽着她往暗处走。

洛泱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那人身上十年不洗澡的臭味已经让她意识到,这绝不是阿兄在和她闹着玩。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古人诚不我欺也!

神奇推荐位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小小小瓶子 / 著

    (正文以完结,放心食用)辅国公府倒了,在世子新婚之日,家中成年男丁皆锒铛入狱。 不到三天时间,老太爷和国公爷双双毙命,红喜变白丧。 沈易佳就穿成了那个倒霉的新娘子,她那便宜相公被送回来时身受重伤不说,双腿还被废了。 众人皆道曾经名贯京城的世子这回好不了了。 沈易佳身怀灵液,暗戳戳将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宋璟辰醒后劝其离开另行婚嫁,沈易佳看一眼他那张俊脸,摇头:“放心,我会养你的。” 回乡途中,不仅有土匪拦路,还有死士刺杀。 沈易佳拍着小胸脯对美相公保证:“别怕,我会保护好你的。” 可是总有自以为是的人在耳边念叨,为人妻子就要知书达理,贤良淑德?是不是还要主动为相公纳妾啊? 沈易佳表示不服,她一个精神病院出来的为什么要会这些。 为了养家,上山打猎,斗场虐渣,再收几个小弟,沈易佳将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 多年之后,重回京城。 世人皆以为宋璟辰看不上如此暴力的女子,定会休妻另娶。 众贵女摩拳擦掌只等沈易佳离开好取而代之。 她们等啊等啊,却看见那嫡仙般的公子捧起沈易佳刚打完人的手一脸关心的问:“疼吗?” (1v1甜宠,宠夫狂魔暴力女主vs柠檬精腹黑男主)

  • 重生特种女兵在种田

    重生特种女兵在种田

    周记的九命病猫 / 著

    新书已开,求收藏《穿越远古种田搞基建》 特警李虞救人牺牲后重生在大雍朝一个被未婚夫家虐待致死的小姑娘身上,特警李虞重生成古代的李虞后,报复了害死原主的张贵香,带着原主弟弟李青返回乡下老家,从前未婚夫家拿回了原主父亲留下的财产,粉碎了和反制了张家一次次谋害,上山打猎时救了隔壁村的秀才,秀才瞄准了李虞准备以身相许,日子过得风声水起时,忽如其来的蝗灾过后又是兵祸····

  • 春妆

    春妆

    姚霁珊 / 著

    新书《卫姝》已发,欢迎围观吃瓜。 别人重生,先打脸刷怪,再逆天改命;红药重生,先Ctrl+c,再Ctrl+v。 红药:改啥命啊?万一把命改没了,你赔啊? 某男:我陪,两辈子。 特别声明:本文架空,考据党请慎入,以及,本书又名《我老公的妈妈是史上最憋屈的穿越女》。

  •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温轻 / 著

    新书《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已开,可去隔壁看看。 顾淮之救驾遇刺,死里脱险后染上恶疾。梦中有女子的嗓音怯怯唤着淮郎。 此等魔怔之事愈发频繁。 顾淮之的脸也一天比一天黑。 直到花朝节上,阮家姑娘不慎将墨汁洒在他的外袍上,闯祸后小脸煞白,战战兢兢:“请世子安。” 轻软甜腻的嗓音,与梦境如出一辙。 他神色一怔,夜夜声音带来的烦躁在此刻终于找到突破口,他捏起女子白如玉的下巴,冷淡一笑:“阮姑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