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女将穿越到现代的璀璨人生

6.

书名:女将穿越到现代的璀璨人生|作者:桃酥洛洛|发布:2021-09-15 22:28:44|更新:2021-09-15 22:28:44| 字数:2540字

老爷子抱着苏怀谦在躺椅上坐着,苏怀谦还小,坐不住,没有安静几分钟,就闹着要下去,差点儿摔了,老爷子一把拉住他,心有余悸得说,“我的宝贝啊,你要坐好,这么高,摔下去了可怎么得了。”

他拍了拍苏怀谦的屁股,语气稍微严肃了一些,“坐好,你妈妈在厨房里做饭,马上就要出来了,可不要让她觉得你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

苏怀谦仿佛是听懂了,接下来果然安静了许多。

叶清圆做好饭菜,女佣帮忙端上餐桌,她洗干净手,过来找人,“爷爷,吃饭了。”

“好好。”老爷子爽朗得应答,然后站起来,叶清圆过去抱起苏怀谦,“爷爷,宝宝吃什么?”

问完,叶清圆也觉得有些尴尬,她作为孩子的妈妈,竟然不知道他吃什么?

不到一天的时间,叶清圆就完全把自己带入了妈妈的角色。

可是叶清圆真的很冤枉,从小到大,她身边的孩子都很少,大婚前夕,却被送到了这里。

从来没有照顾过孩子的她自然会手忙脚乱,更何况,这个时代还跟她以往的生活时空有着诸多的不同。

对这些,老爷子倒是没有说什么,“他这些都可以吃。”

叶清圆没有照顾过苏怀谦,他要是在这个上面发难,倒是有点儿鸡蛋里挑骨头了。

“只要不吃一些带刺或者很难嚼化的食物,其他的都可以。”老爷子拿起碗筷,“丫头,你把怀谦给小姜,让她给帮忙夹一下菜。”

“爷爷,我来吧。”叶清圆把苏怀谦放在自己身边的凳子上,她想跟苏怀谦多相处一下。

“宝宝,要不要妈妈喂你吃饭啊?”叶清圆软着声音问道。

她前世血缘淡薄,家里人口不多,到最后只剩下她一个人,所以这一世格外得珍惜,尤其是这个身体里流着跟她相同血液的孩子。

“要妈妈喂。”苏怀谦小小软软得说。

“好,妈妈喂。”叶清圆在苏怀谦的碗里夹了一些他能吃的菜,放在勺子里,吹冷以后喂到苏怀谦的嘴边,苏怀谦配合得长大了嘴巴,叶清圆很顺利得送进去,“宝宝很棒!”

苏怀谦听得出来这是在夸他,开心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吃完饭以后,叶清圆又切了水果,“爷爷,尝尝今天的水果,我吃着可甜了。”

叶清圆很喜欢跟老爷子相处,跟他在一起会给她一种家的归属感。

叶清圆给老爷子递了一颗草莓,“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得好吃?”叶清圆期待得看着老爷子。

“嗯,不错。”草莓跟往常一样,都是有机无添加纯绿色的,只不过是叶清圆洗过的,老爷子很给面子得多吃了几颗。

叶清圆很开心,草莓,这种水果很不错。

苏怀谦也抱着草莓啃得开心,叶清圆拿纸巾擦了擦下巴上的汁水,温柔得说道,“宝宝,汁水掉在衣服上了。”

苏怀谦懵懂得看看,然后伸手继续从盘子里抓了一颗草莓,往叶清圆嘴里喂,“妈妈,吃。”

“谢谢宝宝。”叶清圆拿在手里,准备把屁股上面的叶子揪掉,苏怀谦还以为她不想吃,从沙发上爬起来,一只手抓着叶清圆的衣服,“妈妈,吃草莓。”

“好,妈妈吃草莓。”叶清圆张嘴咬了一半,苏怀谦放心了,妈妈没有嫌弃他。

客厅里来来往往的佣人看到这一幕,默默得放轻了脚步,心里对叶清圆有了新的定位。

……

“爷爷,我们就先回去了,你放心,明天我就把宝宝送回来。”叶清圆在门口和老爷子告别。

“嗯。”老爷子点点头,对一旁候着的司机刘伟说,“把人安全送回去。”

“是。”司机恭敬得点点头,他是苏家的司机,也是苏老爷子曾经的卫士,拳脚功夫也不差。

老爷子把他派去送叶清圆,就是打着让他们先认识的目的,以后就把他送给叶清圆了。

不得不说,老爷子对叶清圆真的很用心。

到家以后,刘伟把人送到楼上,把东西放好以后才离开,这些都是女佣收拾的苏怀谦必须要用的。

叶清圆把苏怀谦放在沙发上,“宝宝,你先坐一会儿,妈妈收拾一下家里。”

“好。”苏怀谦奶声奶气得答应,乖乖得坐在沙发上,大眼睛咕噜咕噜得转,好奇得看着周围。

叶清圆利落得收拾了一下苏怀谦的物品,拿出睡衣,然后在卫生间里面放好了水,过来抱苏怀谦,“宝宝,我们先去洗澡澡好不好啊?”

“好。”苏怀谦笑得时候露出来两颗乳白色的牙齿,嫩白的小脸一股一股的,可爱得人心都要化了。

叶清圆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一口,“宝宝,你怎么这么可爱呢!”

“咯咯咯。”苏怀谦被逗得哈哈大笑。

叶清圆把苏怀谦放到浴缸里面,把水撩到他的身上,“宝宝,水温合不合适啊?”

问完叶清圆才觉得自己的问题对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有点儿不容易理解,她换了一种说法,“宝宝,你觉得身上凉不凉啊?”

“不凉。”苏怀谦玩着水,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叶清圆。

“那热不热呢?”叶清圆继续问。

“不热。”苏怀谦歪着头想了想,把水撩到了叶清圆的身上,自己笑得乐不可支。

叶清圆把水撩到苏怀谦的头上,笑着说,“宝宝,你怎么这么调皮啊?妈妈的衣服都要弄湿了。”

“不调皮。”苏怀谦摇着头一本正经得说。

他还记得今天太爷爷说过的话,他要是调皮的话妈妈就不喜欢他了。

他很喜欢妈妈,所以他要表现得很乖。

“小家伙!”叶清圆反应过来苏怀谦说的是他不调皮,刮了一下他的鼻头,慈爱得说。

给苏怀谦洗完以后,叶清圆把他塞到杯被子里,“宝宝,睡觉了,太晚了。”

叶清圆说完以后看到苏怀谦没有睡觉的意思,她愣了一下,然后想起来这个年纪的孩子都是要听故事的,“宝宝,妈妈给你讲一个故事然后你睡觉好不好?”

“好。”苏怀谦开心了,他只是想要多看看妈妈,没想到还能听故事,苏怀谦的眼睛亮亮得看着叶清圆,一眨都不眨。

叶清圆被他的表现给逗笑了,她绞尽脑汁想了想以前听过的故事,从记忆深处搜出了一个。

“从前,有个愚人到京城去参加考试。他所带的钱财就放在一个带锁的皮袋中。愚人十分担心他的财物会被人偷去,于是便将皮袋的钥匙系在自己的腰带上,从不离身。

他想只要钥匙还在,人家便开不了皮袋,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于是他对皮袋看得不那么严了。

果然有一天,愚人取钱的时候发现皮袋没有了,怎么也找不到,看来是让人给偷走了。

他的朋友很为愚人着急,劝他说:“快去报官吧,不然晚了,就是抓到小偷,只怕你的钱也追不回来了。”

愚人却现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我都不急,你急什么呢?告诉你吧,贼人虽然把我的皮袋偷去了,但他却没法用我里面的东西。”

看着朋友一脸惊奇的样子,愚人笑了。

他得意洋洋地掀开衣襟,从腰间解下钥匙在朋友眼前晃了晃说:“幸亏我想得周到,一天到晚都把皮袋的钥匙拴在腰带上,贼人没法偷走。既然他得不到我的钥匙,光偷了个皮袋去,他用什么来把我的皮袋打开呢?”

叶清圆看到怀里的小团子睡着了,才抽出胳膊,帮他掖了掖被角,去卫生间洗澡。

明天把小团子送回去以后,她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神奇推荐位
  • 合喜

    合喜

    青铜穗 / 著

    一个有点技能的拽巴女 × 一个总想证明自己不是只适合吃祖荫的凶巴男~ ****** 燕京苏家的大姑娘从田庄养完病回府后,似乎跟从前不一样了,她不仅令顽劣反叛的亲弟弟对其俯首贴耳,还使得京城赫赫有名的纨绔秦三爷甘心为其鞍前马后地跑腿。 与此同时在锁器一行具有霸主地位的苏家却正面临发家以来最严峻的考验:京城突然间冒出一位号称“鬼手”的制锁高手,传说制出的锁器比苏家的锁具更加复杂精密,已令城中大户不惜千金上门求锁,名气已经直逼当年苏家的开山祖师爷! 东林卫镇抚使韩陌有个从小与皇帝同吃同住的父亲,打小就在京城横着走,传说他插手的事情,说好要在三更办,就决不留人到五更,朝野上下莫不谈“韩”色变。 但韩大人最近也霉运缠身,自从被个丫头片子害得当街摔了个嘴啃泥,他丢脸丢大发了,还被反扣了一顶构陷朝臣的帽子。所以当再次遇上那臭丫头时,他怎么舍得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呢? 只是当他得偿所愿之后,前去拜请那位名噪京师、但经三请三顾才终于肯施舍一面的“鬼手”出山相助办案之时,面纱下露出来的那半张脸,看起来怎么有点眼熟??……

  • 陆总的氪金小甜妻

    陆总的氪金小甜妻

    鹦鹉晒月 / 著

    前生,古辞辞拒绝了北城太子爷陆之渊的追求。 事后被各种折磨,痛不欲生。 重生后,古辞辞仔细想想,可能是她太不识相、太把自己的当回事,才把自己弄成了陆家太子爷的白月光。 如果她一开始就拜金庸俗、贪得无厌、陆之渊早甩了她。 所以重活一世,古辞辞先抓住陆之渊表白。 第一件事,先发个朋友圈炫耀一下。 男朋友哦(男朋友手腕上百万手表低调出镜。) 第二件事:在奢华包厢拍个照。 配文:都说人家不会喝酒啦。旁边一瓶十几万的酒,炫的‘不着痕迹’。 平日里,无聊了就欺负欺负班上沉默寡言但学习很好的女生; 出去吃饭,泼漂亮女服务员一身酒,嘲讽对方穷酸无趣。 要珠宝、要包包、要房子,贪得无厌的让自己弟弟妹妹、表弟表妹都进陆氏集团,终于惹恼了这个日渐威严的太子爷! 五年后。 秘书同情的看着古小姐:“你伤了陆先生看中了人,我劝你最好拿钱走人!” “我不!我爱他,我只爱他!”誓死也要站好人设最后一班岗。 可,五年了,纪云轩可还在原地等她? 【温馨小提示】小甜饼文。 老规矩,评论区大家随便发意见,万事攻击作者,读者都是小可爱。

  • 未来兽世当萌宠

    未来兽世当萌宠

    白头梦 / 著

    白玥因为有特殊能力,从小被当做精神病,借用特殊能力穿越2000年后,以为从此高枕无忧,没想到,还得当个智障。 因为2000年后的世界,全是智障! 当智障就算了,竟然还被兽人买回家? "喂,蠢狼,你做什么?我只是个智障,只负责卖萌!" “乖。”某狼安抚地拍拍白玥的头,从此过上了没羞没臊的被宠上天的生活。

  • 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

    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

    温轻 / 著

    丰州沈氏绣坊之女沈婳,自幼娇纵,生的朱唇粉面,冰肌玉骨,可惜身子虚弱,走三步喘四声,命不久矣。 沈家逐渐没落,她的亲事也跟着一再耽搁。 侯府世子崔韫矜贵冷峻,受人所托照拂沈婳,他想,不若就娶了她吧。 重生后的沈婳一心扑在绣坊上,盼着起死回生,再回往日辉煌。 得知此事,吓得当场晕厥。 醒来后,她眸中含泪,委婉拒绝:“我这个短命鬼何必耽误表哥。” 崔韫自诩体贴:“区区小事,无需感动落泪,你既投靠崔家,不如彻底留在崔家,病猝后我还能大办丧事让你风风光光的走。” 沈婳绝望:……可我都是装的啊!!! —— 崔韫有诸多表妹。 花样百出表达爱意。 他统统冷漠回绝。 “夜已深,表妹自重。” 沈婳从未见过如此不解风情的男子。 直到那夜,她晚归,抄近路经过崔韫院子,被其喊住。 崔韫立在风口处,袖摆随风鼓起。 “外头凉,表妹可要进屋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