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娇娘发家录

第七十六话:唐老爷子

书名:娇娘发家录|作者:树洞里的秘密|发布:2021-09-09 11:04:11|更新:2021-09-18 11:07:18| 字数:2203字

宋秋本是突然想到了前世没事逛帖子的时候看到的一个帖子,说是从前没有手机没有夜生活,大家干什么呢。

这才突然发笑的。

秋天一过,大家就没什么事做了,晚上更是睡得早的,没有娱乐消遣,两口子能干啥?

可不就是每年中有生不完的孩子嘛。

她就是笑这个呢。

冷不丁听她奶说还要将接生的手艺传给她,她立时就打了个摆子。

别啊,给人接生?

她害怕啊。

自个都没有生过孩子的,她能给别人接生?

这手艺,她也不想学啊。

但看着她奶突然陷入回忆似的的表情,宋秋这会儿可不敢说不想学的话。

只打着哈哈,干干笑道:“我现在还小呢,奶你这么早跟我说这个作甚。”

果然,还是年纪小好说推口话。

有着二十几岁的灵魂的宋秋如今也能厚着脸皮的说自己年纪小了。

老袁氏回过神来,听得这话,就笑道:“是奶着急了,你还小呢,奶也还走得动,将来还要给你接生呢!等奶走不动了,你娃子也大了,到时候再教你不迟。”

听得她奶又扯到给她接生的事上了,宋秋几乎受不住,什么接生啊,她这还没想嫁人呢,她奶就想着她生孩子了。

便赶紧拿了话头茬了过去。

一个集过去,半背篓山菌也只将将卖了一半去,再不像往常那样,一来没多久就卖完了的。

至于带来的三个瓜,也只丝瓜卖完了,胡瓜和苦瓜都还剩了不少。

日头也升起来了,大集上也没有多少人了,没办法,老袁氏只好道:“阿秋,咱收摊了吧。”

虽说今儿没能卖完菜,但也不妨碍老袁氏要扯布的事,这是早就说好了的,本来就要扯的。

大集上也就一家卖布的铺子,里头布少,都是普通的粗布还有麻布,至于好一点的棉布,也就只有一两匹。

麻布贴身穿着不舒服,所以一般都是拿来做外裳的。

宋秋见她奶挑好了够做两身衣裳的粗布之后,就要去看那麻布了,猜到她要给自己扯麻布做衣裳,赶紧拦了她,“奶,都扯粗布吧,要不然,那就都扯麻布。”

老袁氏没办法,这才放弃了麻布,给自己也扯了一身做外裳的粗布。

三身衣裳的布扯好了,花了几十个大钱,祖孙俩就赶紧往家赶了,也没打算再买其他的。

进了村里的路,往村中其他人家去的口子上有一棵老榕树,就在缓坡对面,平常周五斤早起拉人都是在这里等的。

此刻快晌午了,这老榕树遮天蔽日的,晒不着太阳,村里没事做的人都喜欢在这里摆摆闲聚聚会的。

但多是不用做活的上了年纪的人。

整个村里的高寿的平常不用做什么只管等吃等喝的,也没有几个。

如村长的爹唐老爷子,现今已经八十高寿了,人还硬朗,每天都满村走动散步的,此刻就在这老榕树下坐着。

老袁氏经过,难得遇到一回,少不了要打招呼的,“大友叔乘凉呢?今儿有风,这树下可凉快。”

宋秋就也跟着喊人道:“太公好!”

唐老爷子年纪大了,但眼神还好使,当年也是跟着逃难到这里的,也是村里现如今为数不多的经历过那场大逃难见过不少死人的人,经过大事儿,一双眼睛亮堂得很。

“凉快,凉快,是孝全媳妇啊,还有阿秋丫子?这是卖菜回来了?路上累了吧,要不过来歇歇凉?”

尽管宋秋的爷爷宋孝全已经走了这么多年了,这老爷子,还记着名儿呢,也是记性好没错了。

老袁氏见有个没见过的陌生老头儿也坐在老爷子身边,先两人就在说闲呢,也就摆手道:“不了不了,家去烧饭去了,大友叔您慢慢乘凉啊。”

唐老爷子也不强求,摆摆手,就不管人了,转头和旁边的人说起话来。

老袁氏和宋秋就顺着缓坡上去了。

那看上去约摸六十不到的老头暼了两眼,收回视线来,看着老爷子笑呵呵道:“老大哥,你们村人少,这怎么还分开来住了?我看这边都挨着的,怎么就这两家单独在一边呢?”

唐老爷子也笑笑呵呵的,年纪大了,就爱跟人说东道西,消磨时间。

“这就要说祖上的事了,当初啊,咱们逃难到这儿安家,就这宋家和张家一路逃过来只剩个妇人带着孩子的,寡妇门前是非多,这不,选地儿的时候,就靠在一起了,免得和村里别家有汉子的挨得太近呗。”

“原来是这样啊。老大哥,我看你们村也都没有田地的,都靠这背后这座山了吧?平常肯定日日都有人上山去的对吧?”

“靠山吃山,不上山怎么行?如今正发着山菌,每日里上山捡山菌,打柴的,可不都是这些活?”

“呵呵,那是,那是。”

“对了,小老弟啊,你说你是对面石头村的人?”唐老爷子目光一转,笑呵呵的定在这老头的脸上,“说来也是巧,老朽家里那儿媳正给我家重孙女说亲事呢,听说你们村有个叫厚生的后生?种地那是一把好手,这娃子自个也不错,小老弟你可认得的吧?”

那老头不着痕迹的一怔,随即笑道:“认得认得,老大哥说的是厚生啊?那还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呢!是个好娃子,挑来做女婿绝对没错的!”

唐老爷子就点了点头,摸了一把长长挂着的胡子,“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不过听说他最近也在找媒婆说亲呢,不知可相到人家了?”

“……这个啊,我就不清楚了,要是老大哥想知道,小弟我回去就专门帮你打听打听?”

“那敢情好,就麻烦你了。”唐老爷子风湿有点厉害,颤着手抓住了一旁的拐杖,撑着站了起来,笑道:“老弟啊,这厢我也要回家去吃饭了,要不同我一道上家里吃饭去?”

那老头虚虚扶了一把,但见老爷子虽然手抖,但还利索,就收了手,闻言忙摆手,“不了不了,我也要家去了,要不然我那儿子可要找来了!老大哥你回家可慢点走哇!”

“那行,下回有空了还来找我说话啊。”唐老爷子笑了笑,拄着拐杖慢慢往村里去。

走了不一会儿,村长的大孙子出来寻人来了,找到人,连忙上来搀扶,“太爷爷,回家吃饭啦!”

“诶!这不就回来了吗。”

唐老爷子应了一声,由曾孙子扶着往家回。

不经意回头看了一眼,先前那老头已经不见了人,都是上年纪的人,竟是走得比他还利索呢。

唐老爷子眼中闪过什么,转瞬即逝。

神奇推荐位
  • 春云暖

    春云暖

    只今 / 著

    徐春君开局手握一把烂牌:家道中落、父亲流放,嫡母专横…… 偏偏主事的二哥被人陷害,家族又遭灭顶之灾。 为求得生机,她只身进京寻求门路。 诚毅侯夫人正为侄子的婚事发愁,这个万里挑一的败家子早已名列京城士族“不婚榜”之首,没有人家愿意与之结亲。 看到送上门来的徐春君,侯爷夫人眼前一亮,如意算盘敲得劈啪作响…… 殊不知徐春君的眼睛更亮,小账本笔笔精细…… 京城士族纷纷叫好,大赞这门亲事旗鼓相当。两个家族都气数将尽,正好手牵着手在破落的路上齐头并进。 只是……怎么好像哪里不对? 说好了请大伙儿吃瓜看热闹的,怎么一转眼刁奴就被扫地出门?还开起了偌大的商铺? 怎么出入郡王府如家常便饭?连驾前红人项内史都要奉她为座上宾? 更要命的是,花花公子郑大少居然洗心革面读起了书! 这小庶女究竟有多大本事?能让徐、郑两家起死回生,鲜花着锦。 徐春君微微一笑,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 家养锦鲤小医妻

    家养锦鲤小医妻

    墨雪千城 / 著

    某人:“我家媳妇心里眼里只有我,事事都以我为尊,风大了唯恐我受寒,雨大了唯恐我淋湿,就连吃个饭也唯恐我烫嘴,她得先尝尝,你们信不信,我吼一嗓子,她立马得下跪。” 狐朋狗友甲:“昨儿刮风下雨时,是谁跪在门外?” “……呃,我示范给她看的。” 狐朋狗友乙:“那前儿刮风下雨时,又是谁跪在门外?” “……呃,我家媳妇脑子不大灵光,示范一次不行,需得两次。” 狐朋狗友丙:“那大前儿刮风下雨时,你为什么还是跪在门外?” “……呃” 三人俱义愤填膺:“此等悍妻不休,天理难容!” “悍妻贼旺夫,我媳妇天生旺夫相,休了才天理难容!” 若干年后,当初不学无术,无恶不作的朽木成了学富五车,位高权重的内阁大首辅,门生向他讨教成功逆势之路。 某首辅略作沉思:“听媳妇话,有饭吃,有钱花,有官做。”

  • 女配自救靠美食

    女配自救靠美食

    弄雪天子 / 著

    顾湘濒死之际遭遇美食系统,一脚踏进大宋,很不幸地撞上了炮灰女配命。 她是辛辛苦苦供渣男读书,却在渣男功成名就娶新妇之日吐血身亡的可怜原配? 她是甜宠文里渣男的朱砂痣,白月光,是女主仇视怨恨的对象?是注定被打压致死的存在? 可她偏不肯认命,非要赚一个潇洒人生。 借着系统助力,从做大锅家常菜开始体验人间五味。

  • 重生之宁为穷人妻

    重生之宁为穷人妻

    璃知夏 / 著

    唐晏宁前世为渣男所骗,违背母亲遗愿自甘为妾,因着庶出不得宠身份,过门后受尽主母刁难,婆母冷眼,最后落得被渣男送给上司谄媚讨好,凭着一股怨气怒气她亲手杀死了渣相公 然后自刎。 许是上天怜惜,她竟然没死 ,一朝回到十四岁那年。 一切悲剧还未开始的时候…… 这一世,她宁为穷人妻,不为贵人妾,哪儿怕嫡母让她替大姐嫁给一个破落秀才。 她也不再推拒,只要堂堂正正的做个正妻,穷一点又何妨。 只是 ,这个传闻中江郎才尽家道中落的秀才好像有点不符合传闻啊! 等到她觉出不对的时候似乎有点晚了,不过也没事 ,她从未后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