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现言>柒爷你马甲捂不住了

第六十四章 柒姐:鬼门关走一遭你也可以

书名:柒爷你马甲捂不住了|作者:肖柒柒吖|发布:2021-09-01 14:33:52| 更新:2021-09-02 12:29:02 | 字数:2053字

  司景云眸光缀笑,低沉嗓音纵容宠溺。

  “,交给处理。”

  谢陵川抽嘴角,刚刚悲伤气氛,被景爷句话给打破,被强口狗粮。

  祁野乐呵呵,玩笑般打趣,“,果啊。”

  “祁野,清楚,果?”

  谢书瑶瞪眼,死死盯祁野。

  “果,”祁野含笑,本很毒,却突陆瑾柒正,话口边突转,“,很帅。”

  “柒柒通杀,”谢书瑶高兴嘴往翘,

  见状。

  祁野语,很假,书瑶竟真信,哪般?

  司景云挑眉,薄唇轻启“男通杀?”

  男瞳孔深邃似幽潭,眼尾处泛丝慵懒,语调味深长。

  “哥哥很?”陆瑾柒眼底浅笑,唇角微勾,玩味

  司景云轻笑,“喜欢阿瑾眼光,跟阿瑾相比,谁魅力边。”

  陆瑾柒眸光微顿,轻佻眉眼,

  ……

  “余,”谢书瑶向身边几口。

  肖尧嗤声,“堪比十万伏特闪电,亮眼余。”

  “,”温遇点头。

  祁野跟谢陵川两相视笑,认识景爷久,灯泡候。

  景爷遇陆瑾柒,落千丈,吃狗粮,吃狗粮带氛围感灯泡。

  陆瑾柒懒眼扫,漫,“确实太刺眼,走。”

  话落。

  抬将衣领往,惬转身。

  司景云双,懒散悠闲与并肩。

  “吃饭?”

  “。”

  “吃什?”

  “。”

  祁野几,望背影,话被风吹,听完,

  ,两,三五友,足矣。

  “啊!”

  快步跟

  背影被路灯照,温暖

  ……

  医院。

  张文清被送,眉久,

  “张医,病失血已经晕。”

  护士救护车,将

  “快送术室,”张文清沉声吩咐。

  “。”

  术室

  “敏,拿血袋,”张文清将仪器全部弄

  汪,嘲讽,“熊猫血再。”

  “话,赶紧拿,”张文清怒视,

  ,宋雅音责任救

  血袋很快被拿,汪愿递刚刚路夫妇,话,高兴咧嘴。

  “姐干,干漂亮。”

  汪敏忍口,言语间高兴。

  “真吗?”另护士求证。

  “,宋。”

  “,照,陆应该输血。”

  张文清容镇定将血袋挂却悲欢交集。

  抹欣慰,反抗

  术结束。

  “儿怎。”

  门刚被打,郑淑敏便满脸焦急问

  “幸,已经,休息段,”张文清取口罩,公公办

  很快,宋雅音被送病房。

  容苍白,郑淑敏咬紧牙关,眼底怨恨。

  陆瑾柒,宋氏绝

  ……

  “司少,您资料,”乔业脸色极差将查文件递

  祁野瞅乐,打趣,“乔业景爷满。”

  “文件内容,”乔业语气

  祁野被愣,胳膊碰谢陵川,“况。”

  谢陵川耸肩。

  司景云垂眼,翻资料,身冷气越,引侧目。

  刷。

  字,司景云将资料扔掉,眸底冰冷刺骨。

  阿瑾被领养,宋敢。

  谢陵川捡资料,跟祁野,才陆瑾柒经历。

  被领养抽血,宋雅音故受伤,频频输血,次甚至差点命。

  ,两怒火烧,顿明白乔业脸色何很差。

  “难怪,陆瑾柒瘦,”祁野低声感叹。

  谢陵川闻言,长吁声,确实太瘦。

  ……

  陆瑾柒洗完澡脸色难,其冷气快蔓延至整客厅,禁挑眉。

  拖步伐走近,扫资料,弯腰拿

  纤细指随,几秒轻笑,“哥哥查底啊,直接问。”

  接,肆拿火机烧掉东西。

  司景云目光凝几秒,查阿瑾法,永远

  见沉默,陆瑾柒唇微勾,随边,眉眼低慢。

  几气氛低压。

  祁野忍住打破沉默,率先口,“陆瑾柒,拒绝。”

  “候太蠢,”陆瑾柒散漫回

  确实,,原主极致。

  “反抗吗?”谢陵川继接口问。

  闻言。

  陆瑾柒眼皮轻掀,“反抗效?”

  谢陵川语塞,错,宋榕城算流,势力财力错,凭反抗

  “哥哥吗?”

  陆瑾柒目光直勾勾向男,眼底氤氲雾气。

  “便。”

  司景云低磁声线,眸底温柔掖。

  “问题,”祁野赶陆瑾柒,突兀,“?”

  话落。

  谢陵川顿悟。

  司景云则孩。

  “鬼门关走遭,。”

  ------题外话------

  ,编编告诉,首订柒姐挺重,喜欢支持

神奇推荐位
  • 旺门佳媳

    瑾瑜 / 著

    现代金牌培训师一朝穿越,竟成农家苦菜花儿前脚被卖糟老头子做妾,以死相逼,后脚又被卖将...

  • 早夭的边缘路人成仙了

    虎歌8嗷呜 / 著

    许艾夭是一本仙侠文的路人,在原书中她就是一个早夭的人物,甚至于她的一生在原书中也只是...

  • 夫人她是白切黑

    荢璇 / 著

    (本文1v1+宠文+软妹子真大佬)夏家是华裔大家族。夏家大小姐夏云姝坠楼成植物人5年...

  • 拈花一笑不负卿

    南酥青子 / 著

    大雨,她跪在殿前,做了她这一生最任性的一件事,一如当初她的父亲那样,只为一纸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