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妙笔计划:光明行

第九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书名:妙笔计划:光明行|作者:卖报小郎君|发布:2021-08-30 10:13:00|更新:2021-08-30 20:22:29| 字数:5055字

官道上,一名身穿布衣的汉子踉跄奔向长城,隔着数十米,声音嘶哑的喊道:

“救,救命.......”

他脚下猛的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再没起来。

守卫军们对视一眼,其中一人小跑着上前,俯身查看昏迷者,奋力把他摇醒,沉声道:

“你是何人,发生了什么事。”

那名布衣男人幽幽醒来,声音嘶哑,勾结滚动,虚弱的说:

“水,水........”

等守卫军摘下腰间水囊,喂了几口水后,布衣男子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我是长城守卫军杂役文汗........”

..........

“统领!”

黄昏,临近散值,李信正要离开办公堂,便见张副官匆忙走了进来。

李信坐在案后,没什么表情的看着他:

“何事!”

张副官神色并不好,沉声道:

“守卫刚才在城外救了一个百姓,他说他叫文汗。”

文汗,文小雨的父亲.......李信正色道:

“救?

“文汗不是跟着运输队去都护府了吗。”

张副官的脸色更难看了,“文汗说,运输对在返程的途中,遭遇了沙匪。运输队所有人都死了,只剩他一人。”

李信猛的站了起来,脸色变的和张副官一样难看。

“他在哪里?”

当李信赶到收容文汗的房间时,看见了同样闻讯而来的花木兰等将领,他们带着各自的队员,守在屋外。

“统领!”

众人脸色凝重的拱手问候。

李信点了点头,掠过众人,直径往内。

入屋后,他看见文汗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头发花白的军医正在为他把脉。

床边的架子上放着一盆热水,水呈淡红色,盆边丢着浸满鲜血的纱布。

“他怎么样?”李信扫过昏迷中的文汗,问道。

“背上中了一刀,但未伤及骨头,修养月余便能痊愈。”老军医说道:“只是受伤之后长途奔波,体力耗尽,流血过多,所以此时昏迷不醒。”

李信皱了皱眉:

“何时能醒来?”

老军医摇摇头:

“他身子骨颇为健壮,随时都会醒来,但也可能需要睡很久。”

正说着,文汗低吟一声,悠悠转醒。

他瞳孔涣散,茫然的看着屋顶,过了片刻,瞳孔才恢复焦距,环首四顾,愣愣道:

“我,我在哪?”

李信道:

“这里是守卫军营房。”

文汗被声音吸引,看见了床边站着一个面色冷峻的年轻男子,“守卫军营房........”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表情一下变的惊恐,惊叫道:

“有,有沙匪,有沙匪.......

“官爷,有沙匪,我们遭遇了沙匪的袭击。”

外头的将领们听到动静,纷纷冲了进来。

李信抬了抬手,示意众人安静,他不是个会安慰人的,静静望着文汗,等他平静下来,才说道:

“我是守卫军的统领,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我们。”

文汗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哭丧着脸:

“今日我们从都护府返回长城,途中遭遇了一伙沙匪,把我们的淄重都给抢了。”

李信说道:

“他们用什么兵器,长什么模样,坐骑是什么。”

文汗一边回忆,一边描述了沙匪的模样、兵器等细节。

“小人只记得这么多,当时场面混乱,小人心里恐惧,没,没顾忌这么多........”

花木兰脸色阴沉,“这群乌合之众,不但敢来长城附近撒野,还敢劫掠运输队伍,看来上次的围剿没有把他们打怕。”

不久前,守卫军曾围剿过附近的几支沙匪,杀的人头滚滚,血染黄沙。

只是没想到,这群沙匪竟如此坚韧,犹如斩不尽的野草,春风吹又生。

李信闻言,当即说道:

“张副官,你带两百人马出城,沿途寻找遇难的运输队。其余人与我去办公堂,商讨剿匪事宜。”

众人应诺。

张副官单手按刀柄,率先离去。

“统领........”

文汗突然开口,喊住了就要离去的李信。

李信回头望来。

文汗强忍着疼痛,坐起身,道:

“统,统领.......小人有个女儿,在家中独居数日。劳烦统领派人通知一声,就说我身在守卫军营中,叫她不必担心。

“也,也顺便告知小人,她近来可安好,小人好在此地安心养病。”

李信道:

“忘了告诉你,你女儿文小雨此刻便在营房中。稍后我会让人通知她,唤她过来看你。”

说完,带着一众将领离去。

最后走的花木兰笑了笑,他果然是个外冷内热的人。

...........

“司南星姐姐,你想到帮助统领大人的办法了吗。”

烛光里,文小雨坐在桌边,单手托腮,歪着脑袋。

少女眉目天真烂漫,有着最清澈的纯真。

司南星清清冷冷的说道:

“有一些想法了,只是未做确认,不敢肯定有没有用。”

文小雨欣喜道:

“那我们明日便去找李信统领,把你的办法告诉他,有用没用,总归要试试嘛。”

司南星微微点头。

这时,院门被敲响。

“我去开门。”

文小雨蹦蹦跳跳的奔出房间,来到院子,打开院门,看见一位守卫军站在院外。

“小雨姑娘,你父亲文汗回来了。”

守卫军道。

文小雨心里的喜悦刚刚爬到脸上,便听守卫军话锋一转,道:

“只是途中遭了沙匪,受了刀伤,如今正在营中修养,不过命是保住了。统领,准许你去见他一面。”

闻声出来的司南星见文小雨眼里蓄满了泪,小脸满是担忧和惶急,当即道:

“小雨,我随你一起去看看。”

于是,两人带着专门守护司南星的几名守卫军,一起前去探望文汗。

两地相隔不远,走了一盏茶的功夫,穿过一栋栋房屋,一行人抵达目的地。

“阿爹,阿爹.......”

文小雨迫不及待的奔了进去,见到脸色苍白,缠绕纱布的父亲躺在床上,大眼睛里立刻滚落泪珠。

“小雨,爹没事。”文汗艰难的坐起身,安抚了文小雨之后,好奇的问道:

“你怎么会在守卫军营房?”

文小雨抽了抽鼻子,扭头看向身后的司南星,说:

“这是司南星姐姐,阿爹,这事说起来可长了,你慢慢与你说.......”

当即就把自己如何在偶尔的情况下救了司南星,随后司南星被仇家找上门,不得不杀人灭口,并故意抛尸客栈引来守卫军关注,希望能牵制仇家。

但低估了守卫军的能力,被顺藤摸瓜的找到家里,最后被带回营房.........此中经过,大致的告知文汗。

她没说的太详细,因为觉得没有必要。

“抱歉,给你们家添麻烦了。”

司南星沉声道:

“我的仇家杀人不眨眼,你若此时回去,必遭报复,因此还请安心待在守卫军营房,这里非常安全。”

她说着,起身走到桌边,倒了一杯茶,打算奉茶致歉。

这也是她来此的原因,不但被人家女儿所救,还连累她遭遇危险,怎么也得见一见文汗,表达歉意和感谢。

文汗看着她的背影,一脸憨厚质朴的说道:

“小雨做了善事,我高兴还来不及,司南星姑娘可要护好宝贝,莫要让仇人抢了。”

.........

两百骑出城后,沿着驿路,朝都护府方向疾驰。

火光漫漫,在黑暗中移动,宛如一条夜里爬行火龙。

策马狂奔了一刻钟后,张副官嗅到了夜风中带来的血腥味,同时,火把的辉芒照出了模糊的轮廓,再近一些,才看清那是马车横翻在路上的场面。

一具具尸体或倒在马车边,或倒在路边,鲜血横流,早已干涸发黑。

两百名守卫军翻身下马,各自查看情况。

张副官没有立刻下马,先是移动火把大致扫了一眼,就这一眼,他意识到不对劲了。

守卫军携带的货物还在,倾翻在地面。

如果是沙匪劫掠,怎么可能只杀人不劫货?

“将军.......”

这时,他听见一位守卫军语气极为古怪的呼唤自己。

张副官策马过去,沉声道:

“何事!”

那名年轻的守卫军指着脚边的一具尸体,怔怔道:

“是他........”

张副官下移火把,照亮尸体的脸,他瞳孔剧烈收缩,脊背像是有冰冷的蛇爬过。

文汗!

死者是文汗,那守卫军营房里的是谁?!

司南星捧着茶碗的手陡然僵住,她的脸庞、身躯也随之僵硬。

文小雨刚才的讲述中,只说她遭到仇家的追踪、报复,只字未提“宝物”的事,文汗是怎么知道的?

李信或其他人告诉他的?

不可能,守卫军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一个杂役。

莫名的,司南星只觉室内温度陡然下降,浑身冒起了寒意,身后的仿佛不是文汗。

而是一个择人而噬的恶鬼。

她本想直接夺门而出,并高喊示警,通知院外的守卫军,但文小雨清脆如银铃的嗓音,让她放弃了最优选择。

因为这样一来,“文汗”很可能会拿文小雨做人质,而且小姑娘离两人太近,一旦交手,绝对会遭到波及。

司南星深吸一口气,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发现,转过身,面色如常道:

“有其父必有其女,小雨性格善良,助人为乐,是文大哥教导有方。”

说到最后半句时,她眉眼突然锐利,手里的茶碗猛的泼向文汗,浇了他一脸。

温热的茶水迅速结冰,冰壳蔓延,冻住了文汗的上半身。

做完这一切,司南星抱起目瞪口呆,表情呆滞的文小雨,朝房门狂奔而去,并大声呼喊:

“有刺........”

话音方落,斜地里一道黑影扫来,把她和文小雨扫飞出去,重重砸在墙上,制造出“嘭”的闷响。

文小雨当场昏迷,司南星“呕”的一声,喉中腥味翻涌,吐出大口大口鲜血。

五脏六腑疼的像是要裂开,牵扯到了旧伤。

“咔擦!”

冰壳破裂,床上的文汗双腿一弹,掠过几米距离,掐住司南星的脖颈,狞笑道:

“你以为我是不慎说漏了嘴?

“我是在告诉你,只要被猎知者盯上,就休想逃走,长城守卫军也保不住你。”

说话间,文汗的目光急剧变化,眼睛化作琥珀色的竖瞳,皮肤凸起一层层坚硬如铁的鳞片,锋利细密的獠牙取代了人类的牙齿,后背长出六根漆黑的骨刺。

而他身后,则是一条粗壮修长的尾巴。

眨眼功夫,文汗变成了一个蜥蜴人。

猎知者首领黑光。

黑光嘴上说着,手也没停下,很快从司南星怀里摸出了贤者之玉,它鸡蛋般大小,剔透的宛如琥珀,内部有数不清的微小的粒子游走。

“贤者之玉。”

黑光的竖瞳里倒映出玉石,露出了狂喜之色。

“咔擦!”

窗户突破破裂,一道雪亮的光芒飞旋着撞向黑光手里的贤者之玉。

叮!

黑光尾巴一扫,轻松的嗑飞利刃。

门窗相继被撞开,外头值守的守卫军听到动静,冲了进来,为首的一位脸色冷峻的白发青年,他一边收回回旋短刃,一边抽出腰间长刀,狠狠砸向黑光。

黑光单手拎起文小雨,朝着铠狠狠砸去。

铠不得不停止冲锋,探手抱住文小雨,卸去她身上的力道。

黑光反手把贤者之玉塞入嘴中,喉结猛的滚动,咕噜一声,把它吞了下去,接着,他双膝微屈,在瓦片碎裂、梁木折断的声音里,冲破屋顶。

“贤者之玉被他抢走了!”

司南星声音尖锐的叫道。

铠放下文小雨,夺门而出,追击黑光而去,司南星顾不得查看文小雨的状况,咬着牙,咽下口中的鲜血,也追了出去。

咚咚咚!

鼓声瞬间响起,号角长鸣,巡逻的守卫军纷纷汇聚过来,睡梦中的守卫军则抓起兵器,奔出军舍。

整个守卫军营房瞬间活了过来。

黑光首领在屋顶间腾跃,一刻不停的朝着营房外逃去。

“砰!”

远处枪声响起,而在枪声响起前,黑光便提前做出应对,狂奔途中的他猛的一个低头,与那颗射来的子弹擦头而过,接着继续狂奔。

不断有守卫军跃上房顶,试图阻截黑光,但后者实力强大,守卫军一触即溃,不是死就是伤。

砰砰砰.......这个过程中,枪声不断响起,封堵黑光的前路。

有一枪是预判,险些射中黑光。

让这位猎知者首领意识到开枪之人枪法精湛。

狂奔中,他目光扫视,看见北边的屋子高低不平,且分部杂乱,是天然的屏障,能增加抢手的瞄准难度,当即一个折转方向,朝着北边屋顶跃起。

可就在这时,北边的一间屋顶“轰”的炸开,一只机关人冲天而起,凭借庞大的身躯撞向黑光。

远处,百里守约透过瞄准镜看到这一幕,嘴角一挑。

他不断开枪封堵敌人的前路,为的就是在适当的时机,把对方逼向北边,那里不是守卫军的军舍,而是厨房、澡堂等均应附属建筑物。

因此相对比较“杂”,房屋高矮不齐。

为了躲避他的子弹,对方肯定会借助那片“地利”,而盾山就在厨房里。

区区机关人也敢挡我的路........黑光心里冷哼一声,手臂肌肉霍然膨胀,充斥着可怕的力量,双爪冒气寒光,狠狠罩向体型庞大的机关人。

以他的力量,利爪能轻易撕裂精钢打造的机关人。

盾山宛如岩石的身躯亮起莹蓝色的阵路,莹蓝色的能量在阵路游走,汇聚掌心,撑起一道方形能量盾。

嗡!

黑光的利爪挠在能量盾上,发出沉闷的气波声,他凭借狂暴的力量成功打退机关人,让它种种砸塌屋顶,落回地面。

但是,黑光也被能量盾挡了下来。

“呼!”

凄厉的破空声传来,铠抓住机会,朝黑光投掷出短刃。

黑光刚挥刀嗑飞回旋短刃,就看见那个穿蓝色铠甲,头发霜白的年轻守卫军在“噔噔噔”的脚步声里,朝他斩出了一道。

叮!

黑光横刀格挡,岂料这一刀对方用的是巧劲,力道透过刀身灌入他的体内,震的他手臂发麻,踉跄后退。

而斩出一刀的铠,以违背力学原理的速度,无视惯性,再次斩出第二刀。

叮!

这一刀势大力沉,威力强到超乎黑光的想象,他手里的宽背长刀应声折断,而铠的那把蓝色战刀斩破鳞片,斩出一道不深,但也不浅的伤痕。

好强.......随后赶来的司南星见到这一幕,瞳孔微缩。

黑光是猎知者首领,混血魔种,身上的鳞片比最坚固的铠甲还要坚硬,寻常刀刃根本别想伤到他。

司南星自问绝对无法一击打破黑光的鳞片防御。

她惊讶,铠更惊讶,他的疾刃风暴第二斩,除了盾山和花木兰队长能硬抗,在守卫军营房里可谓无人能挡。

黑光低吼一声,左爪握住嵌入肩膀血肉的战刀,右爪握拳,狠狠砸在铠的腰侧,砸的他肋骨折断,破皮球般的飞了出去,轰隆隆的撞塌两面墙。

“杀!”

人影闪动,赶来的守卫军们或从房顶跃下,或从屋边冲出,挥舞着兵刃扑向黑光。

守卫军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奈何碰到一个刀枪不入且力大无穷的对手,被打的节节败退。

司南星有伤在身,只能操纵火焰珠偷袭黑光,但也收效甚微。

这时,清亮中带着躁意的声音传来:

“所有人退开!”

伴随着这道声音,一枚黑晶炸弹呼啸而来,砸中黑光。

“轰!”

冲击波卷着火光朝四面八方肆虐,瞬间飞沙走石,尘埃扬起。

神奇推荐位
  • 寒门大俗人

    寒门大俗人

    画笔敲敲 / 著

      对于生于末世的双系强者时柳来说,没什么比好好活下去更重要了,所以,当被雷劈到古代边关,成了寒门军户之女李五丫时,她适应良好,很快就入乡随俗当起了古代人。   活着嘛,就得有点追求。   衣:绫罗绸缎、珠宝首饰都要有,不过分吧。   食:每天来点燕窝鱼翅、海参鲍鱼,不过分吧。   住:亭台楼阁、轩榭廊舫,竹林幽幽、鸟语花香,自家就是风景区,不过分吧。   行:香车宝马不可少,不过分吧。   银子花不完,工作不用上,老公孩子热炕头,这日子......完美!   生活不易,必须好好爱自己,时柳决心要将在末世没经历、没享受过的一切都体验一遍。      可惜,现实狠狠给了她一巴掌。   边关苦寒,连年战乱,别说山珍海味,想要吃饱饭都不容易,生命还时常遭受威胁。   得,撸起袖子奋斗吧!   时柳奉行一句话:只要不挡我的路,你好我好大家好,否则!!!!   想要地位稳,做人就得豪横点,人生得意需尽欢,做个肤浅又快乐的俗人吧。

  • 半星

    半星

    丁墨 / 著

    宇宙浩瀚,弹指光年。唯有一人,星河难阻,至今不忘。 又美又丧大魔王vs硬汉忠犬捉妖师。这是一个都市幻想爱情童话文。尽量日更,如不能更新会请假。

  • 佛系少女不修仙

    佛系少女不修仙

    穆丹枫 / 著

    【淡定佛系小术师VS腹黑妖孽尊主】  仙界至尊君绯色有个无伤大雅的爱好,她喜欢收聪明颜值高的徒弟,徒弟们个个貌美如花,看着就赏心悦目啊。然而有一天,她被自己的徒弟宰了…… 重来这个世界,已经是数百年后,徒弟们个个成了大能,有修仙门派的尊主,有夜界夜皇,还有妖界之王……而她,却成为一枚人人能踩一脚的菜鸟。 这一世的君绯色只有一个愿望,摘掉菜鸟帽子,佛性修个仙,在山水间逍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个徒弟。 结果,徒弟们陆续找上了门……    被大佬们围着叫师父是什么感觉? 君绯色曰:“个个目的不单纯,表示压力山大!"  本文1V1,非np,不要误会撒。 ” 

  • 新唐遗玉

    新唐遗玉

    三月果 / 著

    没有爹,还有娘,日子照样过,长安任我行! (穿越架空,不可考据。) 指路新坑《和亲公主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