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仙侠>未来太子妃是救世主

第八十三章:

书名:未来太子妃是救世主|作者:叶语纭|发布:2021-08-09 15:00:32| 更新:2021-08-16 18:04:17 | 字数:6470字

  崔府离,风双卿早空门,黑才身,满满东西。

  费解,特别云柒,懂,月老,怎表嫂百思其解,风双卿,云柒打搅,因钟离修跟打扰。

  昨兄长书信,让赶紧回,今正打算离,本跟风双卿打招呼便离风双卿身影,云柒罢,让表哥钟离修声,嘱咐完便离

  等风双卿回,已夜半。

  屁股刚坐听见屋外脚步声,紧接便敲门声。

  打瞧,钟离修。

  崔锦姑娘,风双卿似乎忽略

  哦,忽略夫君呀,未见,风双卿顿反应,掰指数数

  见风双卿脸,钟离修明白忽视,倍感欣慰,暗媳妇忘记

  头往屋,倒稀奇玩铜镜,胭脂水粉未打包袱,风双卿引进门,风双卿继续忙,“卿儿,......”

  话问完,风双卿伸食指放钟离修唇,“殿儿,给惊喜。”

  “?”

  钟离修满头疑问,被推房门外。

  今晚夜色很,夜空星星月亮相伴左右,月光渲染,钟离修仿佛月光场景,,嘴角扬幸福笑容。

  待回神,月打扮风双卿,两眼楞直,特别月光,似刚洒落风双卿四周,似刚胜收,风双卿低头嗤笑,钟离修竟神。

  声笑,钟离修才象,风双卿,顿及,刚刚态。

  荆枢殿,活至今胜数,,唯妃,风双卿。

  间,咱殿风双卿名字,愣愣站原处。

  见钟离修依旧依山,风双卿便坐,朝钟离修招招

  打扮,让钟离修晚归,打听打扮便习。

  崔锦姑娘,慢慢给钟离修,本钟离修反应很平,努力白白付

  “殿,怎?今夜?”钟离修反应,风双卿早欣喜已,听钟离修亲口,

  “。”钟离修暇思索回答。

  风双卿含羞低头虽快,窦初欣喜。

  刻,明白直单身,缺乏跟表白缺少喜欢

  眼万,原真爱。

  借月光照耀,风双卿含脉脉钟离修,深表白,“殿喜欢。”

  ~

  早,钟离修早早床,等风双卿早膳。

  早膳,风双卿点儿九九始正式启

  打听崔锦今路程,今崔锦约司空云河边茶楼见

  组织崔锦河边茶楼,阻止司空云

  简单早膳,再跟钟离修扭扭捏捏儿,匆忙离

  离钟离修脸口,丫鬟头。

  钟离修更直直愣住,左食指指落刚刚被风双卿亲处,烫烫,似乎感受风双卿软软唇。

  另边尉迟诩收封信,封信势汹汹,吓尉迟府阵临警惕。

  封信内容简单句“崔锦姑娘河边茶楼”。

  尉迟诩左顾右盼,影。

  懂,封信

  崔锦二字让

  ~

  司空云等待许久,终司空云门,风双卿伺机

  故繁华街

  见司空云身,加速朝司空云走,宛低头,假见司空云。

  力撞向

  紧接风双卿摔倒声。

  矫揉造膝盖,受伤

  司空云见状,紧,姑娘吗?

  风双卿,司空云休息遇见风双卿回徘徊,希望再见风双卿。

  几,司空云依失落,崔锦约才转喜。

  思夜位姑娘。

  “姑娘,吧?”司空云扶风双卿,仔细打量,且轻声问候。

  风双卿摆摆头,“谢公。”

  礼表示感谢,预几眼司空云,微微笑:“公请公吃饭感谢公。”

  语气完话,风双卿直接打哕。

  果适合呀,话。

  司空云犹豫片刻,崔锦约,犹豫决,见风双卿主邀请,久,先试探翻,若继续邀请便,“哪劳烦姑娘,该做。”

  风双卿白眼翻,爱拉倒,倒眼瞎,转换语气:“公推脱,?”

  “敢。”司空云随否认,思,仔细打量,风双卿真邀请,“既姑娘邀请,恭敬命。”

  哼,狗男

  风双卿礼,“。”

  司空云早崔锦茶楼,脑遇见风双卿

  咦,依稀记风双卿身旁位气质,怎见身影。

  风双卿余光瞧见司空云左顾右盼,便猜寻找钟离修身影。

  让钟离修直跟,钟离修身旁话,实施计划,很难

  莫计划司空云站身旁,很难

  今早故亲钟离修

  “公找什?”

  司空云回神,声音真诱饵,“哦,气甚,街十分热闹。”

  风双卿环顾四周,,挺适合殿

  十分念钟离修才离辰,怎呢?

  钟离修脸庞脑海,今早钟离修爱。

  欣喜表

  司空云见失神,便轻声问候,“姑娘?”

  “啊?”风双卿反应,“儿。”

  司空云风双卿神,何偏偏撞

  忌惮笑,难喜欢

  处,司空云陡胸口,仰头,傲气。

  愿。

  风双卿司空云,仔细打量司空云脸,确长赖,资格,难怪青睐。

  ~

  毕月刚趟,回城身影特别眼熟。

  钟离修。

  风双卿吗?

  四周趟,风双卿见身影,纳闷候,灵感闪,难吵架

  ,刚被主臭骂郁闷瞬间拨云见

  丝毫见掩饰钟离修,“殿。”

  钟离修毕月,估计

  瞧见毕月,直接略毕月。

  毕月知钟离修惊讶,随,“殿,您怎呢?”

  钟离修理,毕月继续询问,“呢?往形影,今殿孤苦伶仃怜。”

  “果殿考虑呀,貌嘛,殿恢复原。”

  毕月摸脸。

  “卿儿愿马,善良,今马,次孤绝软。”

  钟离修语气冷箭般,根射入毕月胸口。

  原本高兴毕月立马闭嘴,语气嬉戏,“殿夺走东西,身份,爹娘,凭什维护做错?”

  钟离修,四周瞬间片灰白,仿佛瞬间九艽城

  四周际,灰白,让毕月倒紧,紧接听见钟离修声音。

  “洛千依,风双卿,孤将军府,洛千依,孤猜错话,将军府应该喜欢卿儿洛千依,。”

  “怎?”毕月立即反驳。

  “回荆枢城。”

  话音落,场景恢复九艽城,钟离修身影,够明显感受钟离修厌恶,厌恶。

  咬牙切齿,命令,因风双卿必须死,且必须

  ~

  快,风双卿才挑选吃饭儿,司空云走。

  饿办法吃饭儿,否则司空云累死,被饿死

  早知早膳应该吃点,应该

  ,风双卿准备倒水,结果司空云,吓赶紧收

  晦气东西敢碰,待洗洗

  司空云眼底露笑,此娇羞。

  给风双卿倒茶水,“杂活理应姑娘做才,姑娘,请喝茶。”

  风双卿简单附句,真21世纪,典型渣男。

  冷漠待,话题,“公读书准备考取功名?”

  “姑娘真眼力,此打算。”司空云倒水停滞半秒,嘴角微微扬。

  风双卿露崇拜眼神,露骨夸赞,“公翩翩公厉害。”

  此夸赞,正司空云崔锦嘴,崔锦除赶紧读书。却

  考,谓,明明

  ,崔锦闺秀,眼光

  “考,定。”

  风双卿暗白眼,呀?永远

  “公谦虚,公才华横溢,。”

  话间。二将菜

  二吃饭

  很快饭局散场,分,风双卿司空云眼舍,慌加恶,赶紧提步离

  进入巷口,偷偷向司空云方向,见身影,才,朝司空云方向吐槽,“谁呀。”

  “咋?”

  熟悉声音,风双卿很,转身,“殿?”

  “嗯嗯。”

  钟离修紧站风双卿身旁,刚刚见风双卿与司空云吃饭爽。

  吻,司空云已经副尸体感谢风双卿救

  风双卿钟离修钟离修身,很高兴。

  “殿呀。”

  句话,让郁闷钟离修顿拨云见

  原卿儿撒娇

  钟离修强忍欣喜,“吧。”

  风双卿钟离修耳边,两司空云消失方向走

  ~

  此崔锦茶楼等司空云,依旧见身影。

  司空云,让先回府。

  崔锦听,知责怪司空云,替司空云解释,耽搁

  等辰左右,尉迟诩茶楼,果真纸条,崔锦

  打招呼,崔锦容易位置坐

  崔锦副模副卑微疼。

  突风双卿戴红绳,怀红绳取,重新

  希望位姑娘,真灵验。

  红绳风双卿给回府,放怀东西太愿

  崔锦,宁愿相信,信红绳真风双卿灵。

  直,崔锦依旧坐儿,视线紧紧盯茶楼外。

  尉迟诩憋,本,假碰巧崔锦,聊,送崔锦回府。

  见崔锦慢慢站,本崔锦回府眼神像。

  眼神紧紧随处,尉迟诩视线。

  原司空云。

  司空云茶楼,脸笑,路茶楼。

  崔锦方才升愉悦瞬间瓦嘣。

  青差点儿扶住崔锦。

  挨千刀,怎姐,耽搁吗,

  崔锦眼及安慰,姑娘坐,本口驱赶,姑娘眼熟,甚至

  “姑娘,何眼底带悲伤?否与吐槽翻。”风双卿柜台壶酒拿,放,倒杯,慢慢推给崔锦。

  “醉解千愁,姑娘何试试?”

  崔锦估计头,加推,股脑喝杯酒。

  身尉迟诩气恼预,被突钟离修给堵住。

  钟离修句话,尉迟诩晚见钟离修眼,简单。

  慢慢,抱怨:“锦儿未喝酒。”

  “分寸。”钟离修倒

  风双卿,风双卿见崔锦狠,口酒直接闷,赶紧

  给崔锦倒碗水,给润润喉。

  “姑娘,刺辣喉咙感觉清醒?”

  崔锦连咳嗽止,原,真难喝

  等青反应,直接给风双卿白眼,怎姐喝酒呢。

  风双卿直接忽视白眼。

  右两根频率敲打,左鄂,等崔锦缓

  “醉解千愁,像姑娘越伤,别,虽知姑娘何伤三,别活卑微,儿,该活骄阳信。”

  风双卿丢段话,潇洒转身离酒带走,钟离修肩轻轻拍,“殿。”

  临走,风双卿尉迟诩:“公,记字,默默陪。”

  ~

  “红绳?”

  “感觉机未。”风双卿握紧红绳。

  “边进展何?真帮忙,。”钟离修语气逐渐变,特别毕月,怕毕月

  “分寸。”

  司空云进展错,很快结果

  “吧。”

  ~

  崔锦被尉迟诩送回崔府,崔夫尉迟诩儿。

  尉迟诩培养培养感

  尉迟诩留,青嘱咐几句。

  做。

  茶楼,风双卿句殿,让尉迟诩很

  殿?哪殿

  将军府,书房找东西,查钟离修身份。

  “翻什?”尉迟厚,正尉迟诩父亲,镇守边疆将军。

  “爹,您怎?”尉迟诩嘴,“九艽,皇让宫画师画您画像。”

  “书房呀,怎?爹,您放哪儿?”尉迟诩才停,询问

  尉迟厚书房翻乱糟糟,“让找它干什?”

  “。”

  尉迟厚移,敲暗格,尉迟诩愣住,难怪,竟

  尉迟厚取,打,取画卷,“,听拒绝姑娘。”

  “喜欢位姑娘,姑娘挺辜负。”

  “唉。”

  尉迟诩喜欢谁,将军府知,崔府,“随吧。”

  尉迟诩打幅画,,找熟悉脸庞,画已经

  画再怎

  左边位皇,问尉迟厚:“爹,位皇谁呀?”

  尉迟厚,“,太久,记。”

  阵,尉迟厚突,“应该三皇钟离修,今荆枢殿。”

  “位太殿少?”

  尉迟厚屋外逐渐黑,“传闻位太殿荆枢城。”

  尉迟诩思考片刻,明白画卷,放进盒,“爹,您休息,先走。”

神奇推荐位
  • 早夭的边缘路人成仙了

    虎歌8嗷呜 / 著

    许艾夭是一本仙侠文的路人,在原书中她就是一个早夭的人物,甚至于她的一生在原书中也只是...

  • 旺门佳媳

    瑾瑜 / 著

    现代金牌培训师一朝穿越,竟成农家苦菜花儿前脚被卖糟老头子做妾,以死相逼,后脚又被卖将...

  • 夫人她是白切黑

    荢璇 / 著

    (本文1v1+宠文+软妹子真大佬)夏家是华裔大家族。夏家大小姐夏云姝坠楼成植物人5年...

  • 山河盛宴

    天下归元 / 著

    【一句话简介】:山河为宴兮锅在我手,出嫁三次兮老公你走!【潇湘版简介】:黑芝麻馅雪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