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徐医生的私藏黑月亮

第五十九章:挺渣的,不可靠

书名:徐医生的私藏黑月亮|作者:炑狇|发布:2021-08-02 13:03:20|更新:2021-08-02 13:03:21| 字数:2026字

看上去没什么事情,徐屏安把她放在病床上,给她检查了一番身体。

没什么事情,徐屏安看了秦蔷一眼,乔宁有些不敢抬头看秦蔷,也不知是愧疚还是心虚。

秦蔷坐在床边,看了看乔宁有些垮着的小脸,回头对旁边站着的一群人说,“我有些事情想单独问一下乔宁,方便吗?”

当然方便,徐屏安带头走了出去,两个警察也退了出来。

乔宁抬眼看了看,房间里只剩下她和秦蔷了。

秦蔷沉默了会,忽然笑了,晃了晃乔宁的小手,“你今天跑出去的原因,我不问你,不用紧张。”

其实即便是她问乔宁也回答不上来,她现在还只会点头和摇头罢了。

秦蔷当年像她现在这么大的时候已经背着个书包跟在秦朗身后上学去了。

跟屁虫一样秦朗走到哪她跟到哪。

“我找人给你看了个福利院。”这种孩子早熟,秦蔷知道她肯定能听得懂,就没瞒她,“那里面有很多像你一样的小朋友,还会有老师教你们读书,写字,你愿意去吗?”

乔宁睫毛轻颤两下,有些瑟缩的抬起眼看秦蔷。

秦蔷继续说,“你现在还小,遇见的人太少,爸爸妈妈不爱没关系,往后你还会遇到很多人,朋友,恋人,总会遇到爱你的那一个,或者,等你成长到足够强大的时候,你会觉得,有没有人爱你其实无所谓,你完全可以自己爱自己。”

她说的话对于乔宁来说还是太深奥了,乔宁有些迷茫的看着她,圆溜溜的眼睛像是汪着水。

摸了摸她的脑袋,秦蔷叹口气,“算了,你只要知道,到了福利院,爸爸妈妈就再也打不到你了就行了。”

乔宁眼睛亮了亮,但事实上,秦蔷之前的话,在她幼小的心灵里还是起了那么点作用的。

她还没记事起就开始被母亲打骂,本以为生存就是这样的,所有人都是要挨打的,但后来见到了楼下的小朋友,和她差不多的年龄,穿着粉色的公主裙,扎着公主头,上面还别这个精致的小皇冠,手里还拿着漂亮的小玩具。

乔宁羡慕极了,她小小的脑袋里还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的生活和别人的不一样,母亲的每一句打骂都停在她幼小的心里,小小年纪就知道如何讨好母亲,所以,她的记忆力天生就比一般的孩子要好很多。

或许现在这一刻她还不能完全理解秦蔷的话,但将来的某一天,这些话或许会给她一些小小的引导。

她伸手去抓秦蔷的指尖,像是握了根救命稻草一样,紧紧的抓着。

秦蔷心口有些发涩,用手指帮乔宁把凌乱的发丝梳了个小马尾,从自己的衣服口袋上取下个闲来无事夹在那里当装饰的玩偶小熊发夹,“你想去福利院吗?”

乔宁点了点头。

秦蔷说:“好,我会经常去看你的。”

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了好几眼,乔宁悄悄的伸出小拇指,和秦蔷的小拇指轻勾了一下。

秦蔷笑了,“我保证。”

其实对于乔宁来说,福利院是个很好的归宿,她托梁宁修找的,想必不会不靠谱,福利院里的孩子多,她也能有个伴。

除了福利院之后,她真的没有更好的归宿了。

外公外婆早已经去世,母亲要坐牢,即便是不坐牢乔宁跟着她绝对也是免不了挨打的,父亲又是那样一个德行,至于爷爷奶奶,因为乔宁是女孩的原因,老两口支持儿子的想法,养个赔钱货没什么用。

至于秦蔷收养她,更是不太现实了。

秦蔷一年有大半年的时间不在家,乔宁这么小,自己一个人在家里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况且,秦蔷也不至于见个可怜人就往家里领,她那里又不是收容所。

相较而言,福利院确实是乔宁最好的归宿。

推开门出去的时候,外面的警察还有徐屏安一群人都站在外面,秦蔷把自己的想法和警察说了说,那边没什么意见,警察都是临时赶来的,人已经找到了,现在天色也那么晚了,就先离开了。

林昶熙站在一边越看越觉得这个女人很够味,正想开口要个微信的时候不提防忽然被徐屏安挡住了视线。

这就很不够朋友了,林昶熙嘿一声,徐屏安又不喜欢这女人,还不让他追,岂不是暴殄天物?

于是他往前凑了凑,把一张笑眯眯的俊脸凑到秦蔷面前,“美人,留个联系方式呗。”

很少有人不被他这一张俊脸打动的。

秦蔷猝不及防往后退了退,险些没站稳,手臂被人扶了一下,她顺势跌进一个坚硬的怀抱里。

徐屏安把她扶稳之后就把她退开了,秦蔷饶有趣味了看了林昶熙一眼,然后回头媚眼如丝的给徐屏安抛了个眼神,“徐医生,你这朋友可靠吗?我要不要把联系方式给他?”

徐屏安面色不变,像是压根没看到她抛过来的眼神一般,一脸坦然道:“挺渣的,不可靠。”

林昶熙:“???”

他眼睛猛然瞪大,不敢置信的看着徐屏安。

秦蔷扑哧笑了,点点头,“行吧,我最讨厌渣男了。”

她朝两人摆摆手,“你们先走吧,我去陪乔宁一会。”

她一进病房林昶熙就跳了起来,“卧槽徐屏安!你丫的未免太不仗义了点,你这就是典型的占着茅坑不拉屎——”

这话实在过于粗俗了,徐屏安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一脸嫌弃的离林昶熙远了点。

林昶熙:“——”

妈的,有病!

林昶熙气的想直接离开,奈何自己没开车,瓮声瓮气的开口,“走啊。”

徐屏安:“你先回去,我写会病例。”

“写什么病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

徐屏安睨他一眼,“我干什么需要跟你报备吗?”

不需要。

林昶熙磨了磨牙,气冲冲的走了。

秦蔷在病房里陪了乔宁一会,看她有些困了,就稍稍等了会,等她睡着之后她才起身,摸了摸口袋,最后摸出两个棒棒糖来,一个青苹果味的,一个橙子味的。

放在乔宁的枕头边上,转身出了病房。

神奇推荐位
  • 闪婚后,首富老公抱着我不撒手

    闪婚后,首富老公抱着我不撒手

    槿郗 / 著

    【占有欲爆棚暴躁霸总VS清冷美飒电视台女主持,1v1,玄学】 苏家大小姐出嫁了,极尽奢华的婚礼上却没有新郎的身影。 * 传闻容家太子爷,性格冷戾,手段狠毒,脾气暴躁,薄情高傲,又因身患隐疾,会三不五时昏迷,很可能活不过三十岁。 重生后的苏漾却头也不回的嫁进了容家。 新婚当夜,昏迷半月有余的容家太子爷竟真的醒了过来。 看着男人周身稀薄到几乎看不见的紫色气运,苏漾不禁感叹:自己真是任重而道远啊...... 婚后,有记者问:“请问容总在未来公司或者生活上有什么大致规划吗?” 男人眉头轻挑,若有所思:“先定个小目标,生个孩子吧。” 粉丝A:“又是吃狗粮吃到撑的一天。” 粉丝B:“举报,这里有人屠狗,屠我这只单身狗。” 粉丝C:“@苏漾,你管管你男人,让他做个人吧!” 此后,帝都再次有传言传出,惹谁都不能惹苏家那个私生女,她是容家太子爷放在心尖上,不容任何人染指的朱砂痣和白月光。

  • 顶流他贪图我的美貌

    顶流他贪图我的美貌

    北风未眠 / 著

    【破镜重圆小甜文,男女主互相在感情里成长,想看追妻火葬场请绕道。】 顶流男星X当红爱豆 好友问姜寻为什么分手,姜寻的回答很落寞:“我原本以为他是一个需要靠自己双手打拼勤勤恳恳为了生活奋斗的三好青年…” 好友:“实际呢?他这些都是装出来的?” “也不全是。” “那为什么分手?” 姜寻气愤:“有一天我发现他家里是在南非开采钻石的!他根本就不是靠自己努力,也不用靠着自己双手打拼,这个骗子!” 好友:“?” “我兢兢业业的,任何酒局都不去,就是怕惹得一身骚,他倒好,竟然还想养我,幸好我发现得早,脱离了那泥潭之中。” * 浮华三千,众人吻你裙摆。 * 男主之前文物修复师,为了女主转行

  • 好甜一块生姜

    好甜一块生姜

    小拾肆 / 著

    沈老板第一次是被强迫去开家长会的,开完了跟着姜老师去办公室,递了一张卡:沈云杪还得让老师多费心,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沈老板第二次主动去开家长会了,开完了把姜老师堵在办公室门口:沈云杪最近乖一些了,老师费心了,我请你吃个饭吧? 沈老板第三次去家长会,沈云杪屁颠屁颠跟着他问:哥,你最近对我很上心啊!沈老板表示,我只是来接我媳妇儿下班,你算什么南北啊? 沈云杪:虾仁猪心!

  • 锦衣玉令

    锦衣玉令

    姒锦 / 著

      【双强互宠+锦衣探案+热血悬疑】 时雍上辈子为了男人肝脑涂地,最后得了个“女魔头”的恶名惨死诏狱,这才明白穿越必有爱情是个笑话。   重生到阿拾身上,她决定做个平平无奇的女差役混吃等死。   可从此以后,   锦衣卫大都督靠她续命。   东厂大太监叫她姑姑。   太子爷是她看着长大的。   一桩桩诡案奇案逼她出手。   这该死的人设,到底是玛丽苏,还是修罗场?   ————   【深藏不露女魔头VS高贵冷艳活阎王】   【一个掌尽天下权,一个醉卧美人膝,边谈恋爱边解谜,边看江山边说案,强强对决、强强联手。】   ————   【小剧场】   时雍露胳膊露小脚丫,人说:不守妇道!   时雍当街扒地痞衣服,人说:不知廉耻!   时雍把床摇得嘎吱响,人说:不堪入耳!   时雍能文能武能破案,人说:不伦不类!   某人想:既然阻止不了她兴风作浪,不如留在身边为己所用。   用过之后,某人开始头痛。   “你怎么越发胡作非为?”   “你惯的。”   “唉,你就仗着本座喜欢你。”   ……   (架空一对一,千万别考据)   (群:361389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