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被休后我成了侯府真千金

第五十六章 早与庸王有了苟且

书名:被休后我成了侯府真千金|作者:五月柚|发布:2021-07-30 21:30:40|更新:2021-07-30 23:57:39| 字数:2649字

屋内,侯夫人脸色极其地难看:“弟妹,什么侧妃之位?”

二夫人没好气地道:“我亲眼看到锦娘在街上和那庸王纠缠,如今侯爷可是太子殿下的太傅。可锦娘如今却还想要去做庸王侧妃!

果真不是侯府之中长大的,毫无眼力见,这怕是锦娘眼红庶妹可以得到太子殿下的高看,她也巴巴的跑去勾引了庸王!”

侯夫人气恼地一个巴掌甩在了二夫人的脸上,“我的锦娘绝非如此短视无规矩之人!”

乔二夫人不敢置信地望着侯夫人,“你竟然打我?”

丫鬟们连连去请了老夫人过来。

……

乔锦娘出了侯府,便直奔东宫而去,到了东宫门口,她才意识到自己根本就进不去。

门口浩浩荡荡穿着铠甲的侍卫十分得肃穆威严,比之侯府门前的侍卫更令人胆颤。

“乔二小姐。”门口一个内侍匆匆过来,“参见乔二小姐,殿下请你进去。”

陆宸在书房之中,听到暗卫的禀报乔锦娘来了,便连忙命心腹去请乔锦娘进东宫。

他想,或许是乔锦娘也知晓了李赟的不可靠,如今后悔了就过来寻他了……

陆宸正了正衣冠,去了主殿宫门外迎接着乔锦娘。

乔锦娘过来时,便见到了穿着一袭紫色绣着金蟒圆领袍的陆宸,他打着一把伞,伞下的容颜端的是俊朗初尘,如日月般耀眼。

只可惜,却是一个衣冠禽兽。

陆宸给乔锦娘撑着伞,解下身上的一枚玉佩,唇角含笑道:“你将这枚玉佩拿着,日后若是要进东宫,出示这枚玉佩就是了。”

乔锦娘接过陆宸的玉佩,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玉佩碎裂成两半,陆宸不禁皱眉,“乔锦娘,你做什么呢?”

乔锦娘目光带着恨意地望着陆宸道:“你还说如玉不是你安排的,如今如玉已经全然招供了,就是受了宫中贵人的指示!”

乔锦娘眼中含着泪,她用帕子拭去泪水之后,继续道:“我究竟是做错了什么?你何必要对我如此赶尽杀绝呢?早知道我当初就不该救你的,就该眼睁睁地看着你去死!”

陆宸深呼吸一口气,“锦娘,你我同床共枕三年,你连这都不愿意信我吗?我当真没有指使如玉。

我若是要毁了你和李赟的亲事,我大可和李赟父亲,他的两个兄长说出你和我之前的关系,我就不信李赟不介意,李家上下也会不介意?

我何必去找一个小丫鬟,还让你失了名声呢?此事对我有什么好处?”

乔锦娘道:“对啊,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要这么来折磨我!”

陆宸知道乔锦娘如今对他是一点信任都没有了,他只道:“外边雨大,你先进来,团哥儿也许久没有见你了,此事我现在就命人去查,还我一个清白,也给你一个交代,你先和团哥儿玩一会儿。”

乔锦娘总算也是冷静了下来,她倒要看看,陆宸到底还想如何狡辩。

她先去了团哥儿的寝殿内。

团哥儿一见到乔锦娘,便急急忙忙地小跑着过来要乔锦娘抱。

乔锦娘蹲下身子抱起了团哥儿,“团哥儿,想不想娘亲呐?”

团哥儿点点头道:“想娘亲,天天想。”

乔锦娘低头在团哥儿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团哥儿可真够可怜的,好在谢蕴是一个男人,到底不会亏待她的团哥儿。

与团哥儿解了一个九连环的功夫,陆宸身边的公公便来寻她。

乔锦娘对着团哥儿道:“你先慢慢玩,娘亲下次再来找你玩。”

团哥儿抱着乔锦娘的小腿道:“不要,娘亲陪着团哥儿玩,团哥儿不要娘亲离开。”

乔锦娘无奈地抱起团哥儿一道去了主殿,想着还是等他午间睡着了之后再离开为好。

陆宸不愧是最受帝王宠爱的皇子,这东宫的主殿宏伟至极尽现奢侈。

乔锦娘入了主殿之后,便见如玉跪在大殿之上。

她瑟瑟发抖地道:“太子殿下,奴婢,奴婢只是一个小小的丫鬟,哪里敢来诬陷于你呢!”

坐在主位之上的陆宸放下了手中的茶盏道:“你说,去知味阁之中找乔二小姐是受了宫中贵人的所托?是哪个贵人?”

如玉道:“殿下饶命呐,我若是说了那人定是不会放过我的!”

陆宸声音极冷,“你若是不说,孤这会儿便能够要了你的性命!”

如玉连连下跪磕头道:“是庸王爷,庸王爷命我去找的乔二小姐,我怕我家三少爷会得罪了庸王,所以才听了庸王的嘱咐的!”

陆宸摆摆手道:“来人,将她拖下去,杖责十大板再送回李府之中去!”

乔锦娘出来道:“不必了,她也是个可怜人,就让她走吧。”

陆宸挥挥手,显然是同意了乔锦娘的话,轻饶了如玉。

陆宸走到了乔锦娘跟前道:“这会儿你亲口听到了,是庸王所为。”

乔锦娘嗯了一声,若是庸王,倒也说的通。

陆宸略有疑惑:“你不好奇他为何要这么做?他应当不知道你我之间的关系……”

乔锦娘放下了团哥儿,道:“我的生辰之时,庸王送了我一块羊脂白玉的如意,后边在街上相遇时,他又来找我寒暄……”

陆宸听到乔锦娘这话,便明白了,没好气道:

“都快四年了,庸王的脑子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本来还以为他找了乔若枫拉拢候府就已经够蠢了,竟然如今还把主意打到了你的身上。”

“乔若枫?”乔锦娘问着陆宸,“这和若枫有什么关系?”

陆宸缓缓道:“庸王想要拉拢侯府,早就在边境的时候就与乔若枫通信,数月前,乔若枫在洛阳给外祖母贺寿时,与庸王相见,且定下了终身,此事暗卫早已过来禀报。”

乔锦娘摇着扇子道:“你这么说,不会是故意针对庸王的吧?”

陆宸道:“他?我从未将他放在眼里,一个蠢笨至极的货色,也就骗骗一些愚昧文人与闺中的千金罢了!”

乔锦娘见着陆宸这般嚣张,道:“可是当年,害你失忆之人也是他吧?你都能中了他的圈套……可见你更愚蠢!”

陆宸不悦道:“三年前,我不是中了他的圈套,而是不忍心百姓受苦,也不曾想到他竟然会枉顾一县百姓的性命,你这般说,可是在关心我?”

乔锦娘道:“谁关心你了?我只是在关心团哥儿,皇室斗争凶险,别牵连到我的团哥儿就行。”

陆宸道:“这是自然,我一定会护好你们娘俩的!”

乔锦娘轻嗤道:“我马上就要嫁给李赟,用不着你护,你还是护好团哥儿吧!”

陆宸咬牙道:“有了如玉,你还要嫁给李赟?”

这时,糯米紧张地在外边望着,乔锦娘便让着糯米进来道:“怎么了?”

“小姐,荣王府的人来说,府中老夫人命刘小姐与管家去了王府之中寻您,让您快快回去。”

乔锦娘不舍得看了一眼团哥儿,不顾他的哭喊,便狠下心离开了东宫。

匆忙回到了侯府老夫人的院落里,她老远就听到了乔若枫的哭哭啼啼的声音:

“祖母,今日孙女儿去荣王府找福安郡主时,郡主说了,她从未见过二姐姐。

那二姐姐时常去荣王府是去做什么的?那些宫中才有的金首饰又是何人给的?”

“说不定她老早就和庸王殿下有了苟且!

可是如今大伯母却为了维护她的名声,打了我娘一巴掌!

祖母您一定要为我娘讨回一个公道呐!”

乔老夫人这么多孙女之中最疼爱的便是乔若枫这个孙女,听到她这般委屈,老夫人心中也不好受……

乔若水还不忘在一旁煽风点火道:“孙女早就说了,一个乡下来的,即便是流着侯府的血脉,也定是一副穷酸样!

想必嫌弃母亲找的亲事太差了,自己眼巴巴地去勾引庸王做侧妃去了!”

侯夫人闻言恼的不行:“都闭嘴,我相信锦娘绝对不会是这样的人!”

神奇推荐位
  • 重生年代:胖厨娘的红火小日子

    重生年代:胖厨娘的红火小日子

    单单爱吃呀 / 著

    新书《年代小娇妻,糙汉老公宠溺溺》即将发布~ 一朝重生,被胖死的柯百佳带着奇遇回到六十年代退亲前。 退亲对象有工资有工作还注定会暴富,衣食无忧,所以柯百佳果断的决定,继续退亲! 她是要成为冷·柯百佳·酷事业女强人的靓仔。 本以为这辈子搞搞事业,吃吃喝喝无心情爱,却被那个铁塔般的汉子用爱和守护,硬生生撬光了抵抗的心墙。 文案二 重生后,柯百佳以为自己是回来补偿为她付出的家人的,却被家人捧在手心明里暗里维护关怀;她以为自己是回来报复极品渣贱的,可还没怎么出手,他们自己就把自己玩坏了,再来一回的人生顺风顺水,还有个高大的身影一直挡在前面为她遮风挡雨。 柯百佳:我怀疑你就是馋我做的美食才这么努力。 铁塔汉:我馋的,可不只是吃的。 排雷指南: 1.双洁,女主上辈子被骗婚,但是没有和渣男共枕,男主上辈子没有对象。 2.道德洁癖的也放心入,本文不存在见谁好了就扑上去,爱情属于细水长流。 3.男主不是霸总型,属于爹系男友,匪徒外表事儿妈心,介意的慎入。 4.错字,建议,称呼上的错误都欢迎指教,但是杠精、考究党、上升到作者层面的恶意评论只有禁言,望君自重。 5.节奏慢热,九百多章才亲一下,介意的也可悄悄离开,书城好书千千万,不要来跟单单互伤害!

  •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

    乖乖文文 / 著

    作为一名敬业的急诊科大夫,路恬终于把自己‘熬’死了!   一朝穿越,竟成了被父母抛弃的野孩子。   虽然有个相依为命的哥哥,但哥哥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   而且,娃娃亲未婚夫还翻脸不认人,打了哥哥,搂着寡妇逼她跳河。   TMD!一个二愣子也敢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   老虎不发威,当她是病猫啊!   虐渣男,斗极品,挣银子,上京城。   哥哥考试,她挣钱,兄妹齐心把家富。   幸福的小日子刚刚开启,竟找到了深陷泥潭的亲生父母!   什么?!官家小姐!?   二皇子求亲?!还是侧妃!   确定说的是她?   我去!她怎么可能给别人当小妾!   为难之际,某个时不时出现的冷峻男人站了出来,“嫁我,许你正妃。”   路恬看着,拍拍小心肝,深表感激,“多谢解围!”   某人邪魅一笑,“客气。”解围?不尽然!   

  •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公子无奇 / 著

      【丧萌团宠穿越女主vs伪善团惧重生男主】   段音离穿越了。   从一个医术精湛的“小中医”变成了太医府的大小姐,看似妖里妖气,实则又丧又萌。   平生所爱一是医、二是肉。   后来她遇到了一个人,成为了她生命中第三个特例。   傅云墨重生了。   从一个弑父杀君的大反派变回了人见人怜的谪仙皇子,表面无欲无求,实则狼子野心。   从满级号再回新手村,他只想逍遥度日,可遇到段音离之后,却为她再次拿起了屠刀。   *   【小剧场】   某日,下人于荷花池旁忙碌,将破败的荷叶尽数除去。   段音离眸光淡淡,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嘟囔了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可惜了……”   翌日天阴,她穿廊而过,意外发现池中荷花未尽。   雨打荷叶,音色清脆。   她自言自语道,“这荷叶怎地还在?”   身后男子长身玉立,将手中披风披在了她的身上,薄唇轻启,“静听雨声。”   半晌后又道,“与你一起。”   她回眸,一脸真挚道,“听说,下雨天和鸡腿更配哦。”   他垂眸,唇边漾起涟涟笑意,一脸宠溺的递上了鸡腿。   *   这是一个小病娇找妈妈,找完妈妈找爸爸,顺路捡个大病娇夫君谋朝篡位的故事。   还是一个大漂亮领着小漂亮收拾一群丑八怪的故事。   更是一个大面瘫和小面瘫互宠,把彼此宠的不再面瘫的故事。  

  • 姜爷心尖宠她从乡下来

    姜爷心尖宠她从乡下来

    荢璇 / 著

    【本文1v1,宠文】 海城大世家姜家来了个19岁的小姑娘,听说早年在乡下救过姜家老太太,考上海城大学后,在开学前被姜老太太接到姜家暂住,说是提前熟悉海城环境。 都说小姑娘是个在乡下长大的孤儿,她一身气质看着却比真正的名门闺秀还要像个闺秀; 都说小姑娘没见过世面上不得台面,她站在各界大人物面前却依旧能维持淡然,始终保持得体微笑,令人侧目; 都说小姑娘被姜老太太接回家是打算给姜家大少当媳妇的; 都说小姑娘出身低微,不配入姜家大门; 都说小姑娘对姜家大少一见钟情,姜家大少却对她不屑一顾。 * 初见。 她坐在姜家大宅的荷花池旁看书。 不过白T恤配黑布裤的简单打扮,却让他看出了仕女的韵味来。 她的闺秀气质是由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初见。 她的书掉了,他叫住她。 闻声回头。 那一刻她突然懂了何为“公子如玉”。 他是皎皎君子,温润如玉;她是卓姿闺秀,内敛端方。 如果有人问她,此来海城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她会毫不犹豫的回答:遇到了他。 如果有人问他,待在海城最大的收获是什么,他会毫不犹豫的回答:遇到了她。 【留点悬念,所以简介比较隐晦,具体看文,入股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