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四时食语

夏篇:绿槐高柳咽新蝉(四)

书名:四时食语|作者:白瓷琳琅|发布:2021-07-19 22:56:39| 更新:2021-07-20 12:56:19 | 字数:1911字

  (四)碧纱窗水沉烟,棋声惊昼眠

  睁眼已繁星满空。屋内茶桌副碗筷,圆盅猪骨汤煨余温白粥,另碟蒸凉拌少许切细佐粥酸豆角。

  碧纱窗香炉点水沉香,升袅袅白色轻烟。碧色纱窗相衬,显格外悠闲雅静。

  余温喝完粥,初醒迷蒙感散。忽觉庭月色朦胧,花香四溢。闲庭信步、月观花,实妙。今夜,余温方才静环顾番。四方,庭两棵树,株洋槐、株拂柳。树放置方木桌,周围各色品花。春迎春、月季;夏至绣球、茉莉;秋迎野菊、牵牛;冬玉兰、山茶……正盛围栏丛山栀

  栀花香浓郁,高新植,觉它香气招摇,雅。遂雍容华贵、香味清郁花植。

  余温却很喜欢栀。幼盛放候,母亲高氏喜欢花穿串挂腰间。绿叶白花,格外清丽爱。

  连父亲,“栀做茶香料,果实消炎祛热。优良芳香花卉。”

  像父亲拘泥世俗,才放任全高新唯植栀宅院吧。

  余温,若特别喜欢什东西,便满世间洒满东西。夏蝉特别喜欢东西。

  夏蝉门口问,“阿蝉姑娘,特别喜欢东西啊?”

  夏蝉穿件纯白衣,外罩件白纱轻衫。像瞧傻门口兴致勃勃余温打量番,“特别喜欢,黄瓜茄算?挺喜欢吃。”

  余温已经脑海满世界洒黄瓜籽

  “算,怎算。黄瓜茄很爱吃特别喜欢紫色,喜欢颜色紫色!”

  “喜欢紫色跟爱吃黄瓜茄关系?”

  “因紫色啊,茄紫色。”

  夏蝉静静听话。,外罩白纱轻衫未痕迹,显未曾睡

  余温嘴角咧笑,“晚,阿蝉姑娘?”

  “午午睡儿,棋解解闷。”

  余温双拍,“哎呀,书院经常思啊,刚陪阿蝉姑娘两盘何?”

  夏蝉:“……”婉拒口,余温已先步跨进房门。

  见屋挂满水晶般剔透珠帘,淡黄色床帐掩绣榻两侧。绘槐花图案屏风放置盥洗盆架等物。临窗长塌张梨花木制几案,几案方布棋局棋盘正燃水沉香香炉。

  余温其实并未见闺房。虽吊儿郎秉承优良传统洁身,克复礼。夏蝉因初见余温早将龌龊法。今夜贸进入夏蝉闺房,实鲁莽

  回头,夏蝉立门口果已经羞红耳赤。余温觉失礼,磕磕巴巴憋半晌憋句,“啊,阿蝉姑娘闺房清丽雅致。”借此挽回尴尬氛围。

  话,夏蝉脸色刷。余温咬咬牙,恨巴掌,怎呢!耍流氓嘛!

  正懊悔已,却听见夏蝉平淡,“屋太闷,今夜月色正木桌棋吧。”

  “此甚。嘿嘿。甚。”

  夜风清凉,送阵阵花香。玻璃盏烛火摇曳,余温斟酌半晌,终棋盘外围落颗玄

  夏蝉娥眉挑,“……经常棋?”

  余温抬头真,“啊……吗?”

  夏蝉:“既此,规矩吧。”

  迅速粒玄夏蝉外围,抬头依旧真,“该。”

  夏蝉:“……”

  盘棋局,余温颠三倒四,胡夏蝉便候余温耍赖思让夏蝉给讲故听。

  夏蝉倒,“听什呢?”

  余温双托腮乖巧模,“讲讲母亲吧。”

  纤长浓密睫毛微微颤,夏蝉顿顿,,“母亲,曾槐柳村善良。十九岁嫁给父亲,温柔娴淑,将物打理井井条。父亲却喜欢。”

  微风吹头顶槐叶沙沙响,串洁白洋槐落棋盘。玻璃盏烛火晃

  “十六岁病逝。父亲便位新娘,却未问。”

  “候,母亲便门亲闺阁姐妹,约定将姐妹,若便夫妻。位姨娘曾给母亲玉镯信物。阿温,其实……”

  洁白洋槐被风卷棋盘。琉璃盏烛火惺忪,洁白月华倾泻,趴郎已经熟睡很久

神奇推荐位
  • 拈花一笑不负卿

    南酥青子 / 著

    大雨,她跪在殿前,做了她这一生最任性的一件事,一如当初她的父亲那样,只为一纸婚书。“...

  • 早夭的边缘路人成仙了

    虎歌8嗷呜 / 著

    许艾夭是一本仙侠文的路人,在原书中她就是一个早夭的人物,甚至于她的一生在原书中也只是...

  • 旺门佳媳

    瑾瑜 / 著

    现代金牌培训师一朝穿越,竟成农家苦菜花儿前脚被卖糟老头子做妾,以死相逼,后脚又被卖将...

  • 山河盛宴

    天下归元 / 著

    【一句话简介】:山河为宴兮锅在我手,出嫁三次兮老公你走!【潇湘版简介】:黑芝麻馅雪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