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玄幻>烟华引

第十六章 当背后的真相揭露

书名:烟华引|作者:天舞云殇|发布:2021-06-23 13:06:38| 字数:4040字

  风挽裳轻笑,银烛依旧淡:“朕母亲本相逢恨晚友,父亲,朕恨相逢未嫁。”

  “冰水忌妒。朕知薛薛令晚辈名字轻,朕轻。”

  “薛威势庞,连朕忌惮,朕让许平伪造罪证。举铲除。”

  禁军侍卫制住血轻染,风挽裳继续:“朕杀,藏花若颜,结果……。”

  血轻染:“……饶恕!”

  风挽裳轻笑:“做刺客,辜,给钱杀,难饶恕?”

  血轻染:“!”

  风轻烟怔

  刀刃逼近,风挽裳笑:“真,与朕抗衡?”

  眼被抹,风挽裳腰间玉佩突光***退血轻染,风轻烟朝丝鲜血嘴角溢

  “算,狗皇帝。”血轻染迅速

  风挽裳向风轻烟,者感觉额角滴汗珠。

  “今,轻烟,言吧?”

  风轻烟明思,微低头:“。”

  风挽裳儿眼欣慰:“朕,怕法修正果,风期望,,莫失望才。”

  “轻烟谨记。”

  风轻烟转身,眼

  转眼间,风轻烟与夜倾城。风轻烟与白玄邪间愫与俱增。

  风轻烟假温顺,敷衍风挽裳,察觉风轻袅风轻漫段,相斗,终二

  晨曦云层间透,金碧辉煌殿,风轻烟风挽裳、风清夙、血轻染、卫施琅、温玉站,风挽裳、卫施琅两与其余峙。

  “姊二姊已死,母亲病重,朝堂交与轻烟吧。”

  风挽裳摔袖:“孽!”

  “母亲教导。”风轻烟温温淡淡。颇

  “轻烟,姊二姊何必此呢……”

  “呵,何必此?报应呢!此?”血轻染双眼布满红丝。

  风挽裳满殿知今气数已尽,垫背。遂笑:“哈哈哈哈哈,……朕便驾鹤西归,便宜!若颜血脉……带走!”

  风挽裳抚指间白色玉质指环,指尖划棱角条红痕,指环倏血红。

  “魔皇,朕今血相祭,愿与君伍,借君魔力辰……”

  整殿突颤抖,片刻,风挽裳身阳光金黄突暗夜黑色,魔印额角,表示已堕魔。

  士兵涌,卫施琅拔长剑,风挽裳挡,挡杀,掠向血轻染,几连忙使法诀,却抵挡住魔皇势汹汹。

  血轻染突指间红色扳指,头黑红相间,像挑染,额间抹玄色印记。

  血轻染本修魔,平全靠法宝掩藏魔息,且伪装仙修。古离深锁修仙法力法宝才效。

  身背负深仇血恨,血轻染魔已久,难修仙。

  “魔皇曾立誓,此类,除非类曾屠杀类。狗皇帝,魔皇。”

  风挽裳惊异,突:“身,却堕蒙羞吗?”

  “令风皇室蒙羞?”

  风挽裳:“风确令蒙羞,,血轻染,?”

  血轻染跳,转身朝风轻烟扑,风挽裳却快步,掠走风轻烟。

  风挽裳纤风轻烟颈间,血轻染:“死,杀。”

  禁军,战渐消,卫施琅觉风挽裳阴险残酷很陌:“陛!”

  血轻染良久,:“希望话算数。”

  银烛刀晃寒光,风轻烟刀慌次却

  血溅三尺。

  风轻烟怔敢置信,口唤:“血轻染……”

  雪落,走近。

  风挽裳却风轻烟:“哈哈哈哈哈,真蠢,被放?”

  “……怎?”颈间消失,风轻烟落入怀抱,目光却血轻染倒方向移

  炎夏六月,雪却簌簌落,耳边声音阳春白雪,流风回雪:“风轻烟……”

  风轻烟讷木偶,睫毛微

  白玄邪念串口诀:“串口诀,试运转血灵火。”

  风轻烟照做,血灵火飞,变朵曼珠沙华,朝血轻染飞,血轻染丝尽数变墨色,额间玄色印记变红色,血轻染睁双眼。

  血轻染风轻烟,笑,竟婴儿纯良邪,眼底神祇清澈。已被净化,并神。

  ,血轻染改造风雨阁,带改邪归正,除暴安良。

  风轻烟继位称帝晚,风清夙抬酒壶杯,酒至半酣。

  “初背谁?”

  “……”

  “风轻漫。”

  “登基。带宛儿,涯海角。”

  “少喝酒,伤身,让亲者痛。”

  “。”

  卫施琅臣,见局已定,异议,登基,山呼万岁。

  登基,风轻烟废婚约,册封白玄邪

  夜,夜倾城求见,进眼二相执,笑:“臣曾关系,公主必顾及臣。公主果臣……补偿,公主否给臣皇贵妃做做?”

  风轻烟瞥向白玄邪,者冒幽幽冷气,淡笑:“孤尽力让公主,。”

  风轻烟何,弯双唇。

  夜倾城告退,站花园,方怔愣;“,争教两处销魂?”

  久,皇贵妃殁

  白夕玦眼含泪花:“烟儿,,怪……父亲,累……”

  清竹四公主斗四败具伤,透明五公主白扶苏,其与白玄邪见廖廖数,印象甚登位称帝。新帝登基,轻徭役,减赋税,清正,朝野评。

  黎二公主古璃月斗败并暗害黎唯二公主,,皇帝病逝。古璃月登基称帝。带黎四处挑衅,欲吞并两霸业。

  登基,古璃月兵,命古离深军师,却遇玄与清竹联合抵抗。

  夜晚,古离深使者玄军营,折扇挥,掩笑:“公主……,陛与清竹联姻,故联盟,臣公主宫,公主与黎结盟,舍清竹,何?”

  白玄邪坐旁执盏清茶,淡淡抿口,云淡风轻。

  风轻烟思索,认真回答:“何。”

  古离深咯咯咯笑:“臣视物件,随,您收,回收。臣今,该怎办?”

  风轻烟:“收留,做军师。”

  古离深风轻烟,幽黑眼眸白光,白,亮:“谢公主收留。”

  三,黎败落,被玄,清竹分吞。此呈两分势。

  殿外,夜倾城,血轻染,风长歌,古离深,白玄邪站等候

  突吱呀声,殿门

  风长歌口询问:“三姊……”

  句话未完,四身侧闪进,留风长歌头顶黑鸦哇哇叫,留串六黑点。

  殿内,风轻烟躺旁侍婴儿。

  夜倾城朝婴儿:“乖,叫爹爹。”

  古离深伸:“爹爹抱抱。”

  白玄邪快速婴儿抱,声音清清淡淡,忙:“两位奇怪,,与干系?”

  血轻染:“干爹吗?”

  风长歌缓缓,伸摸两婴儿脸颊:“?”

  侍躬身:“恭喜皇龙凤胎。”

  风轻烟双眼,白玄邪淡淡微笑。

  夜倾城始乱告状:“陛,臣等干爹,皇殿。”

  白玄邪回视风轻烟,淡淡瞌目。

  风轻烟轻咳声:“。”

  清竹白玄涟拉二公白玄衣走进:“恭喜陛,喜双龙儿。”

  两白玄衣,硬皇宫,正巧刚进风轻烟风轻烟殿

  古离深笑:“恭喜?嫉妒。”

  白玄衣别扭:“吗?”

  白玄涟二弟:“二弟……瞎实话。”

  血轻染拦住古离深指间指环biu光,夜倾城劝:“冷静啊,冷静。”

  古离深兀问题:“呵呵呵呵呵……”

  ,风轻烟坐清风,喂锦鲤,锦鲤亲昵蹭蹭孩童粉雕玉琢身边

  血轻染令牌,入宫。血轻染走池边,:“陛?”

  风轻烟轻笑:“蒹葭,未晞,父亲玩。”

  男孩风蒹葭:“父亲给母亲画画呢。”

  孩风未晞:“母亲吾等玩吧。”

  风轻烟笑愈深:“父亲画画,等画完,让教教。”

  两,风轻烟与血轻染:“血脉,应枝散叶,候找。”

  “枝散叶长久,需继承血脉。神,。”

  风轻烟:“随吧。”

  血轻染:“风轻烟,五百寿命,因机缘,神,何其幸。需凑合找枝散叶;直等。”

  风轻烟低头言半晌,:“,该走。”

  二十

  风未晞坐殿,风蒹葭跑进:“阿姊,快登基准备。”

  风未晞空,:“母亲父亲。”

  风蒹葭:“分别才,。”

  风未晞点点头,眼安慰:“嗯。夜叔叔,血叔叔,古叔叔,亲二叔。”

  风蒹葭:“哎呀,父亲母亲呢,。”

  “让母亲血灵火烧烧,直接飞升。”

  “唉,努力吧……”

  :“陛。”

  风蒹葭:“,什?”

  “先帝兄……”

  “伯!快请进快请进。”风蒹葭风未晞跳

  男,身瘦削,气质明月清风:“见。”

  风未晞蹦跳:“伯快快请。”

  风蒹葭:“见伯。”

  “吧……臣外,眨眼间,陛。”

  风蒹葭:“伯定风华依旧。”

  风清夙黯:“借陛吉言。”

  新帝登基,宴群臣。

  风清夙抬酒杯,半未沾滴。水袖突,风清夙跳:“宛流!”

  转目向风清夙:“公怎知臣含玉将军义,温宛流。”

  新

神奇推荐位
  • 庶庶得正

    姚霁珊 / 著

    新文《论演员的自我修仙》已发,欢迎围观。微表情能破案,但,能宅斗么?傅珺有些无所适从...

  • 嫁皇叔

    暗香 / 著

    顾清仪糟心的高光时刻说来就来。未婚夫高调退婚踩着她的脸高抬心上人才女之名不说,还给她...

  • 安缘

    玲珑秀 / 著

    季安宁在季家生活十多年,看戏了十多年。在适婚的年纪,一样要登台演人生大戏。她想要媒妁...

  • 长姐穿越啦

    天麻虫草花 / 著

    一朝穿越,家徒四壁,呃,家徒一壁都没有。原本以为是穿越到种种田,养养狗,逗逗鸟,养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