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仙侠>未来太子妃是救世主

第八十二章:

书名:未来太子妃是救世主|作者:叶语纭|发布:2021-06-21 11:09:29| 更新:2021-08-17 17:10:43 | 字数:10000字

  今正值热闹佳节,皓月空,广艽城伴随夜幕降临,繁华热闹,车水马龙。

  位景阳街,灯火通明,四周洋溢欢声笑语。

  绿瓦红墙间,轻快管弦乐声响盛装,烟花璀璨夺目,吃喝玩乐带欢乐。

  酒楼包房喝酒关,视线偶尔落孤男寡

  切,送红绳嘛,肯定难倒

  风双卿,跟怪老头赌气,竟老头赌约,头脑热。

  荷包两根红绳,白胡老头跟两根根红绳功戴老头江湖骗术毁修风双卿并,才已,怎呢?话本

  刚简单晃荡条红绳,恰巧今热闹非凡,正机,断定今条。

  “。”姗姗钟离修,指饭菜,“今请客哟,殿。”

  “喝酒?”钟离修旁摆放空酒壶,惊讶:“喝少。”

  “喝酒消愁赛,愁怎红绳送。”次喝次酒,风双卿觉错,眉间满满惆怅,任何法月老,怎牵红线,住叹声气。

  “今夜目标?”钟离修望酒楼群,酒杯倒满酒,风双卿酒。

  托住左腮,“,再吧,早。”

  壶酒再次被喝空,将酒壶放,“结账。”

  “。”掌柜拿算盘儿,掌柜:“客官,共八两银。”

  风双卿指钟离修,:“给。”

  钟离修钱袋八两银,掌管将银:“二位公请慢走。”

  河边处高台,灯笼,灯笼,等揭谜底,聚集热闹,风双卿热闹。

  凑猜谜底热闹,间萌东西,借此送根红绳。

  钟离修翻灯笼,嘴唇微,“南望孤星眉月升,打字,风双卿,字?”

  “。”风双卿猜谜底,视线四处张望。

  “庄。”

  庄?句话,庄字?风双卿兴趣,问:“何?”

  钟离修莞尔笑,很乐解释:“‘南,左西右东,‘南望’指‘望’字部分‘王’字,‘孤星’指点,‘眉月’指月初月亮,像撇。‘撇’加‘王’字左边,‘点’‘王’字边,三部分组合便‘庄’字。”

  本等风双卿夸奖,风双卿边却吭,转首,风双卿正比划,按照写,写庄字,风双卿惊呼:“耶。”

  风双卿拉钟离修灯笼:“蓬莱客,呢。”

  “山字。”

  “玄昭,此聪明。”风双卿由衷夸奖,钟离修十分回应风双卿,听见声音响:“四山溪虾戏水,字?”

  听,钟离修已经知谜底,打算口,反:“猜。”

  风双卿蹙眉,苦恼抿嘴,回旋,字,“殿……”

  快告诉谜底吧。

  风双卿句完整身旁突打断,男紧握位姑娘:“谜底法。”

  姑娘身穿身斗篷遮住眼,却瞧见脸蛋附红晕,像樱桃红唇,虽姑娘声,风双卿句“”。

  俩蜂蜜,胶似漆,让旁恩爱夫妻。

  ……

  风双卿,直觉告诉恩爱疑,反果真夫妻,幸福,位公位姑娘良夫。

  何,法。

  “姐。”

  声呐喊打断风双卿款款视,男姑娘跑,风双卿寻声望姑娘姑娘处,问:“请问公高,长瘦瘦姑娘?”

  姑娘边比划,风双卿抬方向指:“边。”

  风双卿姑娘朝方向跑赶紧追才走台,钟离修将拉住:“干什?”

  “根红绳瞧。”钟离修,急忙追

  钟离修郁色沉沉,告诉,刚刚灯谜谜底“思”字。

  “四山溪”“山”字组合“田”字;“虾”形状像卧钩,“戏水”表示卧钩周围几点水,经组合便“思”字。

  姑娘寻找,桥底河水流莲花灯,姑娘:“云郎,放莲花灯吧。”

  被叫云郎脸,,姑娘察觉绪,声音更加柔:“云郎,?”

  声音听柔软,沐春风,猜测姑娘百分百姑娘。

  司空云甩姑娘紧紧抱臂,朝走几步,望圆月:“锦儿,偷偷摸摸?”

  偷偷摸摸?躲暗处风双卿暗:难悄悄秋佳节私

  崔锦脱斗篷连帽,露貌,凝脂,鹅蛋脸庞,再配袅娜身姿,活脱脱

  再司空云,长错,算身衣裳与崔锦姑娘差十万八千

  风双卿位姑娘,法设法拆散

  “云郎,努力读书,考取功名,阻止光明正。”崔锦捏住司空云衣角,声音变软软糯糯,风双卿蹙眉,语气几分低声气,攥紧敢凶位姑娘,暴打

  司空云耐烦厌烦,忽呵斥:“爱读书,考取功名,?”

  “考取功名,或者参军,稳定,。”崔锦低头咬紧嘴唇,拉住司空云走。

  害怕司空云离太爱

  “崔锦!!!”

  声呵斥仅吓崔锦身躯震,连暗处风双卿双眼,敢吼位姑娘,老娘非打死

  风双卿挽衣袖,刚英雄救,突冷静扮男装,让姑娘被误,算,静观其变吧。

  崔锦本,听司空云吼眼泪珍珠快速掉落,风双卿口隐隐疼,应该万分疼爱

  司空云崔锦异常,丢句,:“回府吧。”

  风双卿已经冲冠,代入感特别强,司空云往死顿,姑娘,

  崔锦慢慢蹲抱紧双膝,始哭泣,风双卿本身安慰,忽股凉风身边略身姿高挑替崔锦将斗篷帽,安慰:“哭吧,诩哥哥永远。”

  听熟悉声音,崔锦哭声,哭忌惮,哭声何,风双卿听疼。

  风双卿轻轻擦掉眼角泪,转首,入目张泪流满脸,吓差点元神窍,“哎呀妈呀,吓死。”

  刚刚找姑娘,风双卿赶紧安抚被吓脏。

  姑娘哭声吵鸳鸯独处,姑娘方,姑娘名叫青,崔府千金崔锦贴身丫鬟。

  崔府广艽崔府广艽及其受欢迎,广艽半功劳

  跟丢姐,四处寻找敢让崔老爷知奈何将军府找尉迟尉迟诩。

  告诉,刚刚让崔锦哭城西司空云,卖豆腐崔锦见钟

  风双卿搞懂,“何偏偏司空云刚刚尉迟诩(xǔ)公错呢,跟姐蛮般配。”

  “公吧。”青失,“其实很般配,尉迟公倾慕加,喜欢位司公。”

  几眼,位身穿水墨色衣,头乌黑亮丽被套白玉持金玉丝线攒坠、青色玉纱铺扇折扇,清秀像跟姐很般配呢。

  “原?”钟离修声音袭,“找。”

  青视线落钟离修身,钟离修肤白雪,鄂棱角分明,俊俦,位公十分般配呢。

  “够轻易找吗?装呢。”风双卿吐槽。

  钟离修抿嘴微微笑

  青眼眸清亮,注力被两位公吸引走,两眼迷离,嘴角挂似落口水,副傻笑。

  全姐崔锦尉迟诩,全程尉迟诩崔锦。

  风双卿尉迟诩钟离修耳边:“位尉迟公何?”

  钟离修语。

  尉迟诩崔锦,尉迟诩风双卿抱拳:“谢公相救。”

  风双卿:“????”

  “干什吧,何相助?”风双卿纳闷,钟离修背处伸脑袋,钟离修突拉入

  尉迟诩摇头:“方才见公考虑锦儿。”

  风双卿吃惊,嘴角扬,决定红绳尉迟诩,“尉迟公思,知明尉迟公空?东西。”

  “,明将军府找。”尉迟诩崔锦离,崔锦已经话,风双卿与眼,眼神告诉,崔锦很伤

  尉迟诩居点儿流氓求,沾沾:“根红绳。”

  “万尉迟公呢?”钟离修问

  风双卿嘟嘴,笨:“才提东西呀,。”

  “三?”

  风双卿点头:“尉迟诩,崔锦,司空云。”

  钟离修嘴角很浅,眼充满欣慰,“话,月老神君位置挺适合。”

  风双卿疯狂摇头,完全适合。

  河莲花灯越,方才桥底黑黝黝方,登明亮,风双卿提议:“殿放莲花灯吧。”

  “。”

  买莲花灯,风双卿始苦闷应该写什祝福,赶紧回界,遇崔锦,便始纠结

  苦恼许久笔写:愿眷属。

  莲花灯幽幽闪闪,飘荡,载愿望祝福漂向星辰海,慢悠悠:“殿内容?”

  字:谅。

  钟离修口,回答,怕问缘由,莲花灯越飘越远,“。”

  风双卿歪头,随钟离修脚步,今夜

  *

  等满城灯火熄灭,进入梦乡,风双卿偷偷溜进将军府,费劲千辛万苦东院已熟睡尉迟诩,并让陷入深度睡眠,将株桂花放尉迟诩枕边。

  卧山仙徒弟,灵力方修炼百花放、衰败、颜色、香味、各类百花相关宜,被风双卿拿研究灵力,百花花香风双卿探索处。

  三界鬼怪,风双卿将株花放枕边,世今

  剑指株桂花施法,门外钟离修放风,,并闻淡淡桂花香,便知已经

  此等法术,风双卿刻,施,施,谁琢磨透,缺点世今初风双卿将它探索飞升记忆。

  半晌,桂花香淡,风双卿,钟离修:“何?”

  风双卿浅浅笑,“收获错,回休息吧。”

  “吗?”钟离修疑问。

  风双卿目光扫,慢慢:“记忆,其必再探,明应该结果。”

  尉迟诩至深,崔姑娘八辈福气,

  尉迟诩象崔锦若

  钟离修刨根问底,偷偷风双卿眼,见风双卿脸眉头紧锁,脸色阴沉沉。

  

  “吧。”钟离修

  ……

  翌清晨,风双卿早,本赶忙将军府,改变法,先司空云附近逛逛。

  城西路打听,尽头找司空云般,平常

  跟钟离修进院肯定比性。

  四处张望,住方,改善活呢。

  :“方干净,干净。”

  句话,脸讥笑,歧视住嘲笑思进取,

  门被打老者,推摊车,明布盖,风双卿眼钟离修,“殿,今喝豆腐汤,何?”

  “。”钟离修应,掏位老者买块豆腐,风双卿觉豆腐错,错。

  久,门再次打,司空云,顿足,世

  眼身穿身纯白齐腰襦加藏青色百褶裙,外搭雪纺袖衫,衣领处释放风双卿优脖颈线条,袖衫裙摆精细烫金法修印花。

  步摇,长长株饰颤颤垂鬓间摇曳,脸未施粉黛,却依旧迷纤纤细腰白色腰带系腰带垂吊

  司空云毫掩饰注视,让钟离修十分爽,暗暗将风双卿拉目光落风双卿身

  司空云本千金崔锦已目光短浅,般绝色。

  连风双卿将头步摇取,入口,风双卿故吸引城西俊俏

  风双卿吸引步摇倒喜头东西晃荡,便步摇取

  “卿儿,干什?”钟离修问

  “证明,证明昨夜尉迟诩脑真实性。”风双卿钟离修俏皮眨眼,司空云眼调戏窃喜。

  钟离修本愉悦,见司空云恋模,倒怒气,:“问题。”

  “。”风双卿才将视线扫司空云,抬脚慢悠悠向继续走,才细细:“比踩死蚂蚁简单,放吧,。”

  钟离修

  司空云见欲走,便跟,今打算府找崔锦竟丢愧疚。

  回丝担忧,万崔锦万分责任,轻易绕

  听见广艽城崔锦应该崔锦歉,崔锦定软原谅

  距离跟风双卿二,见钟离修恶狠狠回头瞪眼,目光凶戾,被吓住,双腿颤抖站,顿屏住呼吸。

  昨晚风双卿司空云崔尚书府段远距离,回若花费半辰,司空云崔姑娘相识呢?

  ……

  尉迟诩醒,已亮,昨夜睡沉,今晚。

  何睡很沉,匆忙更衣,母亲处请安,辰父亲已经朝。

  枕边株桂花,枕边放株桂花,桂花香气扑鼻,闻舒适。

  满福堂,满福堂坐尉迟将军几位夫首便尉迟将军正妻尉迟诩母亲,礼:“儿给母亲请安。”

  二夫、三夫向尉迟诩,二夫三夫各育今纷纷嫁剩尉迟诩未娶妻。

  嘴角噙,“诩儿,今别忘千金约辰。”

  三夫屑,:“辰,话柄,将军府姑娘等。”

  目光犀利,默吭声盯三夫,“怕死,叶珪,。”

  三夫叶珪,与:“叶珪?”

  二夫眼珠转,掩嘴轻笑,瞪二夫眼,二夫立即坐端正,怒斥:“闭嘴。”

  三夫丫鬟低身身旁叨唠几句,听脸色骤变,便闭嘴,叶珪因话被打死调侃话

  尉迟诩,“此及,今气色错,千金。”

  尉迟诩暗叹口气,便罢,千金清楚

  将军府门口踩脚蹬马,听见句:“尉迟公气色,昨夜睡错。”

  寻声望昨夜将军府找耽搁,“二位,实抱歉,……”

  “吧?吧,茶摊便。”风双卿打断尉迟诩话,指远处挂喝茶二字旗摊。

  尉迟诩抱拳致谢,风双卿飘飘依背影消失视线内,脸坏坏笑入钟离修眼。

  掩嘴轻咳两,给倒满茶水,“株桂花放枕边,?”

  接住钟离修给茶,喝口,:“法术向师兄物身,虽毕竟尝试,昨夜觉位尉迟公品应错,测试,法术效。”

  “真?”

  “真做甚?”

  既风双卿信,更,“师兄愿试?”

  “,谁叫师妹呢。”,指尖分,脸放腕处,“。”

  *

  位尉迟公底厚实,权力至男丁,精进休,确实广艽城姑娘见哪千金,风双卿若,定争取

  崔姑娘呀崔姑娘呀,郎君万错失,错失挽救

  *

  风双卿经历番,明白月老神君何愁眉苦脸或者恨铁钢,明明眼观四方。

  等儿,风双卿反耐烦,昨尉迟诩感受崔姑娘独钟。

  期间曾瞧姑娘,默默守护崔姑娘身危险,

  风双卿倒尉迟诩放弃崔锦,尉迟诩崔锦般配,若般错肯定

  “殿。”

  钟离修拉住风双卿腕,阻止,似乎思,劝:“急,。”

  听钟离修坚信语气,风双卿:“确定?万呢?”

  钟离修摇头,:“因理解。”

  “哦?怎知崔姑娘?”风双卿慢慢坐

  “眼神,昨夜眼神。”钟离修

  昨虽未与尉迟诩句话,尉迟诩眼睛温柔温柔崔锦

  风双卿本再询问,刚刚钟离修话让劲,细细琢磨,钟离修理解尉迟诩,理解?视线慢慢落钟离修身,扶颚,嘴角浅笑,“殿已经步?”

  钟离修刚听见马蹄声,转首瞧,竟尉迟诩回

  将军府府见尉迟诩马,马牵走,风双卿朝尉迟诩走

  “思,二位等久。”尉迟诩深感歉

  风双卿摆摆妨,放弃崔锦

  尉迟诩做请,让进将军府详谈,风双卿婉拒,进将军府倒麻烦,“东西尉迟公。”

  ,风双卿半红绳荷包,递尉迟诩,“红绳尉迟公,它归,娶。”

  红绳,尉迟诩脸几分犹豫,风双卿则二,:“吉利,很灵月老庙求。”

  额,风双卿虽,尉迟诩倒接住,东西,昨夜送崔锦回,随口答应

  ,眼位公何与缘便提东西?东西,诡计,该收

  谢绝风双卿红绳已经绑

  风双卿回首钟离修伸拇指夸赞红绳,原感受,很豪。

  尉迟诩本给风双卿,风双卿怨恨注视让默默收,若很灵,倒错。

  风双卿笑言:“很灵爹娘红绳相识相知相爱错。”

  忽,身声轻笑,钟离修佩服风双卿谎丝毫

  尉迟诩:“请问公?”

  “远处,尉迟公,希望次请将军府喜酒,红绳。”风双卿背挥挥消失尉迟诩视线

  尉迟诩怔。

  随红绳,两位公谁?

  *

  钟离修跟欣喜风双卿身,“卿儿红绳吗?怎真?”

  “谁知它真真,图吉利呗,算跟红绳关系,撮合俩。”

  钟离修,随风双卿吧,安全

  ……

  秋风萧瑟,草木摇落,与肆虐闷热季节更,秋高气爽,广艽城

  司空云灵,,撞倒

  早遇

  等崔锦已处等口,听见抱怨:“司公,昨夜惹哭姐,今姐认错,,让姐等姐平养尊处优,少官架。”

  司空云知脸色,般话厌恶外散,毫掩饰。

  底何青,刚厌恶间久习惯,反正姐喜欢

  “青姑娘,……”

  “哼,癞蛤蟆鹅肉。”青翻白眼,司空云除,哪姐。

  “青。”崔锦呵斥,语气柔柔拉住司空云,“云郎,别怪青,嘴豆腐思,。”

  崔锦今气色错,已经,司空云眼,:“锦儿,昨夜错,太冲。”

  青见状赶忙转身,,狗,哦,法跟狗比,狗给摇头晃脑,

  崔锦仰头靠司空云肩蹭,股忧伤已经慢慢散,司空云尽力崔锦抱更紧,:“读书考取功名。”

  “真?”崔锦听司空云,眼洋溢欣喜吃惊。

  司空云点头,脸色略丝难,崔锦赶紧问:“云郎,?”

  “唉……”司空云吸气口长气,纠结,十分苦恼:“功名,书院读书,……”

  完,叹气,崔锦明白,每进京赶考胜数,进书院读书,书院,广艽城书院便雅阁书院,它很难进。

  崔锦:“云郎,爹与雅阁书院院长,与。”

  ,司空云连忙摇头叹气,“锦儿,崔老爷关系苦恼呀。”

  完,怕崔锦明白,便补充:“进书院读书需花银,买书需刚刚书院。”

  “何?。”崔锦赶忙荷包

  司空云赶忙拒绝,“锦儿,司空云堂堂男儿岂刻苦习,书院,考取功名。”

  脸坚定深深打崔锦,崔锦掰司空云,将银硬塞给

  远处房顶,风双卿壶酒,打酒壶,股清香酒香溢,浅浅口,沁脾。

  “吗?”

  “已经收。”钟离修

  果真,司空云将崔锦神态慌张几句,青拉走,风双卿随处望,门停辆马车,马车脸严肃,崔老爷。

  “吗?”风双卿眨眼。

  钟离修再:“何必问。”

  风双卿咧嘴笑,钟离修回府,明城西,猜错话,明司空云遇。

  打算准备番,给惊喜。

  ------题外话------

  文莲花灯荷花灯,法荷花别称莲花。

  另:文猜灯谜谜底皆?网页搜索

  文叶珪历史借鉴,历史名叫韩令珪,《唐语林》《朝野佥载》《太平广记》记录。

  《太平广记》段记载:败,朝堂决杖。遥呼河内王曰:哥何相救?懿宗目曰:识汝。催杖苦鞭,杖取死。

神奇推荐位
  • 山里人家

    竹篱清茶 / 著

    顾水秀穿越到一个贫穷的山旮沓里,阴差阳错嫁给了猎户董成虎,夫妻相濡以沫,把日子过成诗...

  • 把云娇

    青丝霓裳 / 著

    新书《小神仙,请留步》已开,请多支持!自外祖家归来,云娇一直活的谨小慎微,她只想自己...

  • 侯门弃女之妖孽丞相赖上门

    偏方方 / 著

    新文《首辅娇娘》已开,欢迎跳坑。一觉醒来,穿越到一个历史上没有的朝代,乔薇无语望天,...

  • 太子妃她命中带煞

    年小华 / 著

    没人告诉谢桥,胎穿后劲这么大,竟然成个病秧子。好在亲和力MAX,养的动物能打架,她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