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弃女归来狠倾城

第五十六回请主子责罚

书名:弃女归来狠倾城|作者:红糖·冰粉|发布:2021-06-1415:37:47|更新:2021-06-1819:12:27| 字数:1264字

谙宁拉着墨老到了后院,一口气灌了几杯茶,才终于缓了过来。

坐在椅子上,想着那白衣少年嘴角的笑,都让谙宁觉得不自在。

谙宁歇够了,跟墨老打了声招呼后,换回了本来的样子。

原本不想换的,但她怕那两暗处还有人,以防万一,她还是将刚才那身给换了。

这次没像往常一般走后门,在银楼拿了一个首饰匣子,大摇大摆的走出了银楼。

一路回来都未发现异常,谙宁还不放心,进门以后,躲在门后看了半晌,确定并无可疑的人,才放心的回了芳草院。

谙宁进门,点翠正在院里做针线活儿。

见谙宁回来,不是早上出门时的模样,赶忙将针线放下。

“小姐,你怎么这样回来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您没事吧?”

拉着谙宁一边问,一边看,围谙宁转了一圈,确定小姐无事,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几个丫头都习惯了,自家主子惯常冷冽的样子,也不害怕。

因为她们都知道,自家主子是面冷心热的人,对她好的,她会豁出命去珍惜,不像那些,人前人后两张面孔的人。

人前谦和有礼,人后心思歹毒的人更可怕。

谙宁面有无奈的站着,让点翠围着自己转,“当然没事,不是好好站在的吗,只是路上发生了点意外,就这样了。”

点翠没有再问,作为一个在老夫人服侍过的人,知道身为下人起码的本分。

主子没说的,就是你不用知道的。

“小姐没事,奴婢就放心了,刚才可是把我奴婢吓坏了。”

谙宁进了屋,点翠跟在身后,“小姐,您不能一个人出门了,要是有什么事,连个送消息的人都没有。

影又不在,这段时间您还是尽量不要出门比较好。”

谙宁来到她常坐的摇椅上躺下,点翠给她上了茶,谙宁刚想说,带着她们更不安全。

影从门外进来,走到谙宁,颔首低眉行礼:“主子,刚才的事,不必担心,尾巴都处理好了。”

“今天的事,你怎会知道?”

这段时间,影一直留在荣华院,看曹氏会有什么新的动作。

影,单膝跪地行礼,“回主子,冥楼主走得时候,留在两人在主子身边,奴才擅自做主将人留下,请主子责罚。”

谙宁喝水的动作一顿,抬头看着影,“你俩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影头低得更低,“不熟,他说您曾救过他的命,他说我不在,没人保护您,奴才就同意了。”

“是他不让你告诉我的吧?”

影低着头抱拳,“是奴才擅自做主,请主子责罚!”

谙宁看着跪在地上的影,叹了口气:“算了,起来吧,下不为例。”

谙宁之所以不追究这事,影是外公培养的人,衷心自不必说,还有冥夜的另一身份,“郁离”郁离是谙宁心里为数不多的,能完全信任的人。

“他们人呢?”

“在,主子要见吗?明楼主说他们随你差遣。”

“算了,你安排就好。”

站在暗处的两人,互看看了对方一眼,都是松了口气。

他俩刚才可是,看过谙宁的流云步,那是比他俩自如多了。

他主子讲过,小姐可是十岁以后才习武的,这天赋,可不是他们能比的。

“是,谢主子”

影起身,才说起这段时间,荣华院的事。

将谙翎醒来,对荣华院做的事,一件不纳的都告诉了谙宁。

谙翎醒了以后,闷声干大事这点,颇为出乎意料。

不过对于曹氏来说,到算是因果循环,恶有恶报。

“今天勺子的事,已经引起曹氏的警觉,你注意谙翎一下,必要时提醒下,前提不能暴露自己。”

谙宁思索了一下,提笔写了几个字,递给影,把这个给她,看看她是否能看懂。

影,得吩咐就退了。

神奇推荐位
  • 逃荒路上的小可怜,她凶的不像话

    逃荒路上的小可怜,她凶的不像话

    淮月朦胧 / 著

    荒路上,磕到头的赵大丫被自己的亲爹狠心抛弃,再睁眼她已经是来自二十一世纪古武世家的传人王青柚,娘亲饿的啃树皮,妹妹瘦的像个大头娃娃,好在原身一身神力,再加上她的古武打遍天下无敌手。 歹徒不怀好意的靠近,秒了。 不少人看他们弱小便要下手,不好意思,以一打百是我的常态。 王青柚看着拦路的山匪,用拳头教他们做人,个个嗷嗷哭着要痛改前非。 后来,娘亲想吃什么就吃什么,都是闺女孝敬的,妹妹白白嫩嫩,高挑耀眼,哪里看得出当初那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王青柚不过想开个拳馆,哪里想到自己竟然成为了第一武师。

  • 春闺杀

    春闺杀

    攻玉1129 / 著

    衣冠楚楚,然,禽兽不如。 对于沈珏,沈江骊如是评价。 * 白日里,他温和疏离唤她“骊妹妹。” 夜里,他似要将她嚼碎了吞入腹。恶趣味的逼她喊'二哥哥'。 见她死不吭声,他一边循循善诱,一边下死手,非要逼她出声。 * 沈珏:“你白日里往外跑,是醋了?” 她笑笑,“我哪配?” 沈珏摸了摸她的头,洒出来的呼吸几乎要把她酌伤,“好阿骊,等玉姝过门,抬你做妾。” 沈江骊艰难的扭过头,盯着他,清凌凌的眸子没有半分含糊,“我不做妾。” 他笑了,恶劣的摁住她的腰,“死和做妾?” “死。” * 再遇见,她已嫁作他人妇。 不过,沈珏才不在乎。 故技重施,几番纠缠,威逼利诱。 她的厌恶毫不掩饰:“沈珏,你也配?” 沈珏才不在乎她恶劣的态度。 直到她扑在亡夫的身上,满目通红,凄厉质问,“沈珏,死的为什么不是你啊?” 沈珏后知后觉,自己在她心里真的半点分量也无,就连当初在国公府,她也不过是逢场作戏、另有图谋。 他有顶好的家世绝好的皮囊,加上自幼慧敏过人,凡他所求不过招手即得,从未吃过败仗,唯在她这儿,一败再败,惨不忍睹。 * (双洁➕he,只是一个追妻火葬场破镜重圆文。女主没有做妾,男主没有娶妻。)

  • 诱捕玫瑰

    诱捕玫瑰

    火辣大母猴 / 著

    五年前,温棉被人戳着脊梁骨,背上爬养兄床的骂名。 所有人都说她是个白眼狼,不懂得感激裴家赐她新生,反而恩将仇报。 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所谓的恩赐,只是一场深不见底的人间炼狱。 五年的磋磨,温棉险些死在国外。 重新回来时,她焕然一新,发誓要让裴家的所有人付出代价。 本以为这是一场孤注一掷的死局。 却没想到,这个将她送到国外的养兄,却跟个甩不掉的牛皮糖一样跟在身后。 她杀人,他递刀,她报仇,他灭口。 终于,温棉忍不住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 而那隐忍多年的男人终于露出了尾巴:“看不出来吗?我都是为了你。”

  • 嫡谋凤鸣

    嫡谋凤鸣

    泉宝珠 / 著

    【重生复仇+女强+宅斗】 扬州城最擅琴的名伶-常月,是那最清冷的主儿。 与擅舞的常念亲如姐妹,一时双璧。 不成想,两人一个被那昭华公主逼得投缳自尽,另一个被她踩在脚下,如烂泥般凌辱致死。 再睁眼,常月回到了认亲前,这次的将军嫡女由她来当。 前世的仇,今生的恨她都要一一还回来。 替自己,替常念。 伪善后母,骄纵公主,狠毒姐妹一个都别想逃! 皇帝拎不清?她也不介意搅乱朝堂,换个人当这皇帝! 瑾王爷:“不是,你嫁给我不会是为了更好把控这江山吧!” 常月:“有这么明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