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仙侠>僵尸世界,开局邪术满级系统

第二十五章 法事

书名:僵尸世界,开局邪术满级系统|作者:八剎大人|发布:2021-05-29 23:54:13| 更新:2021-06-05 15:02:55 | 字数:2572字

  高墙院,白砖铁门,绕此刻深更半夜,任宅邸片灯火通明。

  数十身穿蜡黄色保安制服卫兵,身背火枪,单两排。

  央,伫立方红木棺材,周遭摆放花圈冥字惹眼目。

  远处,座佛台,披金丝袈裟圆明闭目盘坐,口吟唱咒庄严肃穆,淡淡金光,预示尚并非普通僧侣,真本

  旁背站立阿威,脸色,由暗点头,枉费连夜数十泰安庙请回

  虽九叔已经应场法,头七肯定回久,若死讯被任旁系知,阿威什

  免夜长梦,仗众保安队卫兵,连夜举超度,硬娶任婷婷,入赘任此直系身份接受任财,名正言顺?

  被困床榻,等洞房宠幸表妹,阿威由淫笑声,止住,装模咳嗽两声,冲吩咐

  “儿法做完,花圈白帘,将准备红布挂红灯笼,,整喜庆点。”

  “完告诉兄弟,明早领红包,红包!”

  听拿,卫兵躬笑呵呵点头称

  “队长,九叔徒弟咋办?”

  卫兵指角落,已经昏厥

  “毕竟九叔徒弟,别给整死儿法做完,义庄门口。”

  阿威话,圆明老吟唱声却猛停,双目睁,摄微弱金光

  褶皱脸庞菊花堆簇,圆明像嗅,慈悲态顿金刚怒目,喉头佛力送,犹似震雷喝声传

  “何方邪祟敢搅乱本座法场,快快显化!”

  单掐佛印,金色光轮骤升腾,朝院门外轰,声势浩,让院内保安队全脸露惊讶,暗高僧

  圆明眼股突阴气,已经消散影,周围保安队脸崇拜,很

  此阿威队长任老爷邪气入体,加老体弱,世,并且拿百块报酬。

  邪气需百块驱除?圆明厉害鬼物,,哼,此,倒

  原本愧疚插足茅山将任百姓其表茅山,庇护佛慈悲

  圆明正话,顺便弘扬佛法威

  “砰!”

  方铁制门被猛身黑袍满脸冰霜,踏步走

  张义初!

  刚进门,张义初角落,遍体鳞伤已经昏厥,顿头怒气腾,初晋假丹浑厚气息识爆,裹挟透体阴寒,狂涛席卷让坠冰窟。

  林师兄待堪比亲兄弟,感激尽,报。

  ,师兄脚刚走,徒弟被打半死,让张义初堪?

  众卫兵被阴寒气息打愣场,张义初竟

  张义初径直走向秋,将

  圆明尚率先反应脸羞赧,满身阴邪邪修唬住,顿身佛力,准备将降服。

  “阴兵给!”

  张义初此刻正气头,直接唤皮幡,汹涌阴冷煞气众阴兵携带堂皇威压踏步

  本欲将铜甲尸威慑阴司冥将正位未彻底封僵煞体,被瞧见怕惹诟病。

  “倩,将秋带回义庄,顺便拦住路文才,叫给秋医治。”

  查怀伤势,皮外伤,并碍,头微微松口气,将秋递给倩,转头向正欲施法尚圆明。

  “賊秃驴,识阴司,敢欲,简直珠!”

  “阴兵何?给!”

  眼尚,身修通窍,根本张义初亲欠奉,思。

  “尔敢!”

  圆明惊怒交加,听黑袍青话,再正朝阴兵,纵阴气滔却蕴含丝丝神性,哪被阴曹封正鬼物。

  ,圆明佛力停,更尽全力,四周虚空传低声佛唱,褶皱脸庞披层金沙,金刚掌悍

  丈许长宽虚幻掌印直扑阴兵,激阵烟尘,阴兵觉金芒刺眼,掌印未近身,被周遭浓郁阴气侵蚀殆尽。

  “?!”

  眼阴兵受任何影响,依旧减,圆明肝胆俱裂,转身夺路逃。

  门,众凶神恶煞阴兵扑倒弹。

  “哼,冲撞阴司官,插足师兄场法,两罪并罚,剥身修示正听!”

  董玉听见张义初定论,直接射火红衣带,羁押阴兵赶忙散,衣带转瞬即至,正圆明腹丹田。

  圆明口老血狂喷,脸色骤白,圆瞪双眼满懊恼甘,竟直挺挺晕死

  保安队长阿威,包括卫兵,诡异霸幕震两腿软,更甚者直接瘫软,裤腿湿热,股骚气直冒。

  张义初丑相毫双眼横,慢慢扫视院内众,突轻笑声。

  “尚坏规矩,弟代师兄林九略施惩戒,至阴兵,诸位害怕,茅山古与阴曹牵扯,掌管阴兵司命,捉鬼除魔,已。”

  话间,众阴兵已经重归皮幡,被张义初收

  虽听闻辞,场众依旧噤若寒蝉,

  “阿威队长,既已经将任老爷交托给师兄,尔反尔呢?”

  脸笑容,阿威感觉汗毛耸立,哆哆嗦嗦。

  “!”

  张义初旋即转身走府邸,原本笑脸瞬间消失,若冰霜,阴沉似鬼。

  茅山名声轻毁,纵怒火烧,杀孽,更何况切始俑者阿威。

  

神奇推荐位
  • 全能千金燃翻天

    德音不忘 / 著

    【本文爽爽爽,强强强!男主妻管严,女主第一美,虐渣+宠文】异世界科技大佬叶灼重生了。...

  • 空间农女之十二生肖来种田

    雏田的白眼 / 著

    特工穿越农女小丫头获取随身空间,有一天从空间中蹦出来一只老鼠,说像它这样厉害的还有十...

  • 一品仵作

    凤今 / 著

    开棺验尸、查内情、慰亡灵、让死人开口说话——这是仵作该干的事。暮青干了。西北从军、救...

  • 林家娇女种田忙

    夜寒梓 / 著

    从小奶奶就说思其命里有劫,本以为是母亲早死,谁知道却是遭雷劈,思其命苦……被雷劈到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