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嫡枝为上

第二十一章家法

书名:嫡枝为上|作者:顾婉音|发布:2018-01-2117:07:54|更新:2018-04-2011:07:57| 字数:2045字

苏酒卿这么豁出去的样子,落在苏景峰眼里,只觉得气得更加厉害。

苏景峰张口就训:“孽障!孽障!”

苏酒卿跪在地上,一动不动,认打认罚的样子。

苏景峰只觉得一口气冲到了脑门上,一下子连理智都是没了。扬声怒喝道:“来人,给我请家法!”

苏景峰这么一嗓子,顿时就让所有人都是呆住了。

苏景峰还真的从来没有对哪一个子女动过家法。

今天还真是开天辟地的头一回。

小厮在外头应一声,看一眼就站在门边的苏博雅,迟疑着苦笑一下,做了个告罪的手势,然后匆匆去请家法了。

苏博雅此时却是根本没有留意到。

事实上,这会儿他只觉得满心都是震撼,根本……半点心思也分不出来。

苏酒卿说的那些话,他都听见了。本来只是还没来得及进去,可是苏酒卿声音太大,苏景峰声音更大,所以,他就算不想偷听,还是听了个十成。

没想到苏酒卿会这样和苏博雅说。

他没想到,苏酒卿会这么维护他。

他从来都不知道。

他以前只觉得苏酒卿这个大姐冷漠自私,又不好相处,加上从来也没什么交集,就连血缘亲情似乎都是淡薄了下去。

可没想到……

就在苏博雅还在恍惚的时候,小厮已经是去而复返,然后托着发法回来了。

家法是一根藤条。

不软不硬,抽在身上却是能让人跳起来的那种疼。

苏家也自诩书香门第,一般不会轻易动用家法。

反正自从苏博雅有记忆一来,就没有动用过。哪怕每次苏景峰骂他是孽障,也没见苏景峰用过家法。最多就是罚他抄书或是罚跪背诵。

苏博雅还在愣神,小厮已经推门进去了。

苏景峰早已经等得不耐烦,小厮一进去,他立刻就起身将藤条抄在手里,然后一脚踹在了小厮身上:“把门关上,不许任何人进出!”

看样子是要动真格的了。

而且,还是不许人来求情。更不许苏酒卿逃跑的架势。

小厮被踹得心惊肉跳,只觉得这一次苏景峰的确震怒非常,不过还是怕闹出事情来,就抖着声音提醒了一句:“老爷,到底大姑娘是女儿家——”

而且已经是个姑娘家了。

这样打,恐怕也不合适。

不过这话压根就没机会说完。苏景峰就又是一脚踹过来:“多嘴!”

小厮连滚带爬的跑了。

不敢多耽搁。

横竖爹打闺女,也不怕真打出什么毛病来。总归还是心疼的吧?

苏酒卿看见藤条的时候,多少还是有些紧绷了起来。

上辈子加这辈子,到目前为止还真没挨打过。

就算上辈子不那么风光的嫁过去蒋家,可到底也是正妻,是侯夫人,就算日子过得不顺心,就算蒋容一个接一个的小妾。那也是锦衣玉食的日子。皮肉之苦是从来没有过的。

倒是没想到,今天要破例了。

但苏酒卿觉得莫名的有一股快意。

打了又如何?那些话,总归是说出口了。

苏酒卿一动不动,丝毫没有求饶的迹象,更将苏景峰气得不轻。

“你若认错,还来得及。”苏景峰冷声说这么一句。

苏酒卿摇摇头:“那些话,都是我想说的。一句也没有想反悔的。”

话音刚落,苏景峰就已经一藤条抽了过来:“孽障!不知悔改!”

藤条带起破风声,一下子落在苏酒卿的背上。

苏酒卿本来不想喊叫,可那疼痛太尖锐太可怕,像火辣辣的抽在了骨头上,皮肉都灼烧起来。

于是她一个没忍住,就是一声尖叫。

虽然后半段被她强行忍住,可那发出来的声音,还是叫人听了心里一颤。

而苏酒卿背上,此时已经迅速起了一条红色的印记。只是衣服遮着,看不见而已。

苏酒卿冷汗也冒了出来。

苏景峰又问:“知错了不曾?”

苏酒卿疼得说不出话来,事实上也没必要说话。她就这么的沉默相对就可以。

此时的沉默,自然也代表了她的态度。

苏景峰气得又是一声冷哼。

然后扬起手来,再度骂道:“不知悔改!”

就在藤条要再度落下的时候,苏博雅一把推开了门,大声喝道:“住手!”

少年声音还很稚嫩。

可里面的怒气掩盖不住。

而其中的轻颤更无从遮掩。

苏博雅从来没有这么大声的对人说过话。

这两个字,从腹腔往上,穿过喉咙,最终从口中蓦然而出,几乎是耗费了他所有的力气。

苏博雅攥着拳头,如同初生的幼兽。带着颤抖,带着怯懦,却又拼命的表现出自己的勇敢来。

苏酒卿回过头来,看住苏博雅。

本来那一藤条抽下去,疼成那样她也是没哭。

可现在,眼泪珠子却是怎么也止不住的,扑簌簌的往下落。

苏酒卿甚至只能抬起手来,捂住自己嘴。

这一刻的感受,和她被囚禁时候,苏博雅想尽办法的来见了她一面时候,是一模一样的。

那一刻,她无比清楚的感受到了血脉亲情之间那些东西,那些东西温暖得比太阳更炽热,却又不会伤到人。

那一刻,她才清楚的意识到了自己错过了什么东西,丢失了多重要的东西。

然后悔不当初。却已经没有回转余地。

可现在则是不同。

一切都重新来过了。

她没有嫁给蒋容,也没有沦为阶下囚,更不会因为莫须有的原因殒命。

苏博雅双目有些发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心中酸楚的缘故。

但是这个时候,苏博雅对着苏景峰凌厉威严的目光,带着一点颤抖怯懦,却偏偏坚定无比的说了一句:“住手。”

苏景峰已经错愕在当场,仿佛不认得眼前这个自己的儿子。

苏博雅是怯懦的,也是孝顺乖巧的,即便是被训得抬不起头来,也没有反驳过一句。

可是现在,这个乖巧的儿子,冲进来,用这样的目光看着他,让他住手。

一切都恍然如梦。

苏景峰有点醒不过来。

而苏博雅说完这句话之后,再度沉默下来。站在原地片刻之后,他忽然就又跪下去,原本高昂着的头颅,也是低下去。

仿佛一切,都又回到了原样。

神奇推荐位
  • 如意事

    如意事

    非10 / 著

    许明意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回到了十六岁身患怪病的那一年。 这时,她那老当益壮的祖父正值凯旋——“路上救下的这位年轻人长得颇好,带回家给孙女冲喜再合宜不过。” 于是,昏迷中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定南王世孙就这么被拐回了京城…… ——————

  • 帝色撩人

    帝色撩人

    梁清墨 / 著

    十四年情深似海,痴心交付,换来的是他江山稳固,她家破人亡。 当她踏着鲜血步步重生,回归血债的开端…… “狠毒?你可知亲眼看着双亲被野狗分食,是何等痛不欲生?” 在这个世家与皇族共天下的浮华乱世,她是华陵凤家最尊贵的嫡女。 一手折扇,半面浅笑,藏住满腹阴谋。 一袭红裳,七弦着墨,结交天下名流。 当她智斗族男,颠覆祖制,成为有史以来唯一一位女少主; 当她跻身清流,被名士推崇,成为一代领袖; 凤举:“灼郎,我心悦你,你呢?” 慕容灼:“她足下的尺寸之地,便是本王要守护的江山!” 巍巍帝阙,谁将兴举盛世风骨? (读者q群:232886807)

  • 冠上珠华

    冠上珠华

    秦兮 / 著

    分明是真千金却死的落魄的苏邀重生了。 上辈子她忍气吞声,再重来她手狠心黑。 谁也别想吸着她的血还嫌腥膻了。 重来一次,她要做那天上月,冠上珠,光芒万丈。 某人跟在她身后一面替她挖坑,一面苦心孤诣的劝她: 不用这么费力的,瞧见我头上的冠冕了吗? 你就是上面最华丽的那颗。

  • 软玉生香

    软玉生香

    月下无美人 / 著

    新书《喜时归》已开 …… 苏阮的一生过的跌宕起伏。 她一生听得最多的话,就是蛇蝎狠毒。 咒她怨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荆南。 重回年少,苏阮想了想。 合该使坏的人,总不能轻饶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