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病娇大佬又在卖萌

第056章哥哥,我想跟你……

书名:病娇大佬又在卖萌|作者:孙爱学|发布:1619823600| 更新:1619854331 | 字数:2190字

  -

  “哥哥,你是不是生气了?”他蹭了蹭顾简的脖子,声音也是软软的。

  揪着衣领的手指松开,纤细的手腕向上,微微勾住他的脖子。

  耳尖悄悄的染上一层绯红。

  “我就是生气了,你知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想要害你?你就这样跑出去,连声招呼都不打,你简直……唔”

  语气很凶,但却一点责怪的意思都没有,从里到外都是担心。

  话没说完,全被陆修屿堵在口中,也是毫无章法的吻,含在齿间来回厮磨,就像是小奶猫舔舐零嘴。

  顾简被他逗弄撒娇式的吻折磨的发软,腰身后仰,被他宽大温热的手掌托住,完全丢了主动权。

  怪了!

  明明她是攻!

  怎么这傻白甜现在能如此反客为主!

  “哥哥”他贴着她的唇,勾起嘴角,问她:“甜不甜?”声音像是下了蛊的酥媚。

  顾简的心跳很快,嘴里都是他的味道,有清冽的烟草味,还有馨甜的水蜜桃味。

  “抽烟了是不是?”她微微拉开距离,接着月光看他,灯光昏暗,看不清他的表情,依稀能感觉到他在笑。

  笑的两眼弯弯,像挂在空中的月。

  “哥哥,我吃糖了,你没尝到吗?”他凑上前,用温软的唇瓣抵在她的嘴角,把甜甜腻腻的水蜜桃味传达给顾简。

  完了,心软成泥。

  “嗯,尝到了”刚刚的质问消失殆尽,取而代之是无限的温柔。

  “哥哥”陆修屿环紧她的腰,手指沿着她腰间的弧作祟:“你的腰好软,小白白喜欢。”

  顾简的耳根连着全身滚烫起来,尤其是他抚摸过的地方,灼热麻酥。

  昨天刚做禽兽的顾某人,觉得幸亏这陆修屿是个傻子,要不然,他一定更禽兽。

  按住他作乱的手,顾简的呼吸有些乱:“别闹。”

  “哥哥,我想跟你……”

  顾简捂住他的嘴,不用想都知道他要说什么:“不知羞!”

  细细的低笑声从她的掌心流出:“哥哥,什么是羞?”

  他是个智力只有七岁的傻子,他本就不知羞。

  顾简无奈,这一次,算是栽在他手里了。

  -

  盛辞回到家时,已经是深夜十点半,他推开门,放轻脚步。这个点,那小孩儿应该睡着了吧。

  身上的外套沾了香水的味道,他闻着头晕,脱下来随手丢到沙发上,没开灯,所以他不知道沙发上竟然有人。

  “草,什么东西?”

  一个男人从沙发上坐起,盛辞脚步一顿,转身打开灯。

  两人猝不及防地对上视线,一个温润如玉,一个生野刚硬。

  “你谁啊,怎么进来的?”刚硬的那个提着砸在身上的外套,不耐烦地丢到一边。

  满身女人香,又长得这般好看,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搞不好就是什么不正经的采花大盗。

  盛大盗双手插在口袋里,好整以暇地看着他,语气悠然闲散,没有敌意:“这是我家。”

  见他疑惑,盛辞又补充一句:“我叫盛辞,是时温念的……”他顿了一下,“家长。”

  楼上卧房的灯被打开,时温念穿着睡衣出来,看到盛辞的时候,双眼满是惊喜,她小步跑下楼。

  到了他面前,却又拘谨的很,只乖巧地叫他一声盛总。

  原来这就是盛辞。

  全帝都最温柔的男人。

  “我叫顾迟,是这小丫头的……助理。”助理两个字他说的不情不愿,看盛辞的眼神也没有友好到哪儿去。

  盛辞嘴角微弯,细细看眼前的人:“你叫顾迟?哪个顾,哪个迟?”

  时温念立在旁边,双手自然下垂,交叠在一起,压住睡裙的衣摆,有些生怯地开口:“他是西池城顾家的少爷,他不是助理,是朋友。”

  西池城顾家,顾迟。

  还真是巧,原来是顾简假身份的正主。

  顾迟表情不奈,浓眉星眼,看起来有点凶:“谁跟你是朋友?说是做助理就是助理,别跟我在这儿乱攀关系,我可是有女朋友的。”

  时温念有些羞窘,低头,一张小脸红扑扑的,像是恰到成熟的苹果。

  盛辞眉眼稍挑,漫不经意地把小孩儿拉到身后,用身子挡住:“不是朋友就好,我家教严,不准小孩儿乱交朋友。”

  家教严,不能跟看起来就不像好人的人,尤其是异性做朋友。

  “既然是助理,那就应该有一个助理的样子,这么大呼小叫,吓到我家小孩儿,是不是不太合适?”

  盛辞的眼里神总是平而温和,语调也软,但护短的意思不要太明显。

  时温念红着耳朵悄悄的笑。这种被人袒护的感觉,真好。

  顾迟理亏,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头:“懒得和你废话。时温念,既然你家长回来,我就不留了,回去了,家里还有一只羊驼要喂。”

  他捞起自己的外套出去,走到盛辞的外套前,还刻意装作没看见踩了一脚,然后哼了一声离开。

  时温念有些不满他的行为,但又不敢开口,只是走过去把外套捡起来,拍拍灰。

  “脏了”她抬起头,一双鹿眼很亮。

  时温念刚满十八,是一个小明星,因为盛辞的身份,被几个大导演挑中当了女一号,因为长相甜美清纯,所以圈了一大波粉。

  她胆子小,尤其是怕盛辞。

  “无妨,脏了洗洗就是,早点休息,太晚了。”

  盛辞松了松领口,在沙发上坐下,拿出手机给陆修屿发消息。

  “盛总,你不问问我换助理的事吗?”时温念小心翼翼地开口,抱着衣服在他腿边蹲下。

  七分清纯,三分娇媚的长相,很容易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你要想说,自然会说”盛辞没有抬头,目光始终落在手机上,手指纤长地敲着键盘。

  时温念有些失落地哦了一声,继续蹲着,盯着他的手指发呆。

  她有很严重的恋手癖,盛辞的手很好看,像一件难得的工艺品,她很喜欢,但从来都不敢摸。

  消息发送成功,盛辞熄了手机屏,才将目光移到她脸上。

  “小孩儿,你在看什么?”

  突然被抓包的时温念有些羞涩,连忙低下头,小声地回答没看什么。

  低头之后,她才闻到怀里的衣服有很浓的香水味,而且是女士香水。

  “早点去睡觉,别耽误长身体。”盛辞温柔一笑,看她的眼神跟其他人无异。

  “盛总”她抬起红扑扑的脸,很认真地看着他:“我已经成年了,是女人,不是小孩儿,也不需要……再长身体。”

  盛辞失笑,目光儒雅清淡地往她领口移去,只一秒就挪开眼,哦了一声。

  时温念的感觉耳边好像烟花炸裂的声音,一下子震得脑袋嗡嗡的。

  

神奇推荐位
  • 老祖宗她是真的狂

    燕小陌 / 著

    作为一个演技在线,却死活红不起来的三四线小明星,宋慈在去试镜的路上摔了一跤。再醒来时...

  • 神医弃女

    MS芙子 / 著

    叶家傻女一朝重生!坐拥万能神鼎,身怀灵植空间,她不再是人见人欺的废材弃女!药毒无双,...

  • 侯门医妃有点毒

    我吃元宝 / 著

    皇孙刘诏选妻,提笔一挥,圈下顾玖的名字,坚定地说道:“我要娶她!”皇上下旨赐婚。众人...

  • 玉无香

    冬天的柳叶 / 著

    温二姑娘美貌无双,人们提起却要道一声叹息,只因她生来是个哑子。谁知有一日,从墙头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