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黑莲花庶女被迫精分

第19章 叛乱

书名:黑莲花庶女被迫精分|作者:青山羡有思|发布:2021-04-22 07:00:00| 更新:2021-04-22 07:00:22 | 字数:3309字

  初夏清晨特别早,朝阳片橘色朝霞缓缓露弯倒扣芽儿。

  墨瓦迎明艳朝霞反射层濛濛光晕,河岸两边柳树依依,鲜花初绽,空气夹带朝露湿润,似瀑布倾泻烟波浩渺水雾,抚慰世间切柔软命。

  随朝阳脱离平线拖拽,霞色渐渐散,露疏散云条蔚蓝空。

  夏沉细,带荼蘼温软香味,伴鸟儿啼呖,轻柔穿梭亭台楼阁间,拂重重轻纱幔帐,漾阵阵湖水涟漪。

  繁漪坐琰华官舍屋檐台阶琰华练剑,紫色宽袖直裰间更显身姿挺拔,瞧清瘦,使潇洒力。

  剑气刷刷,梨树红蕊梨花颤颤

  朝露未被晒,耀点晶莹坠树梢欲落落。剑尖挑颗石梨树树干,晃朝露纷纷洒洒落,便股清新至极

  难怪喜欢早,享受晨光,此刻佳。

  慕边姚氏死,几姐姐妹妹嫁,迎进几位嫂嫂,却认识,捉弄知找谁。

  繁漪觉趣,便琰华

  话慕文湘牌位虽已经被迎回高门宗祠,琰华却少住,倒月两回给慕老夫慕孤松请安勤快。

  三琰华工部边便给门亲将军李朝嫡幼宗室血脉呢!

  谁知刚定月,镇将军夫病逝容易熬姑娘孝,两正热火朝议亲呢,李姑娘夜深琴艺先远走

  高门千金与才先,鸿雁楼书先唾沫横飞三夜。

  

  

  繁漪观察观察很久,真半点伤感。双沉幽眼睛汪蔚蓝深海。

  若姑娘长,便感觉。二十几岁纪,正式春候,难已经破红尘

  掩饰

  性格很适合

  太阳掠屋檐打落台阶,繁漪被烫赶紧穿墙进屋。

  儿琰华,唤长春打水沐浴。

  管春夏秋冬,衙,寅正刻钟书醒神,若雨便练儿剑,更衣衙。

  活轨迹与睡姿刻板。

  繁漪,若做丈夫,活虽比较寡淡,定很靠很安吧。至少养外室什

  李姑娘爱与私奔,浪漫甜言蜜语浇灌。若与琰华做夫妻,估计……

  哀愁丈夫莫名其妙妻伤春悲秋

  感莫名强啊!

  琰华换身纯白衣衫净房,窗外风进,拂水底落衣服,留浅灰清淡添丝疏懒随性,浅青色带垂耳侧,衬白皙圆润耳垂格外清秀爱。

  繁漪忍捏,脖颈间鸡皮疙瘩刷

  琰华微微叹,似乎理解莫名其妙觉阵阴恻恻。

  繁漪抚掌笑,“太。”

  “琰华。”南苍外头进,额角薄薄汗水,神色轻快:“许慕氏死。”

  繁漪正窗台盆石榴花,拨弄明艳花朵摇摇曳般,闻言挑挑眉稍,“快,再热闹呢!”

  算罗氏敲慕文渝,繁漪已经很久给慕文渝送“钱”

  反正罗氏刻薄精明轻易放,叫慕文渝受银钱折磨,慢慢熬干神,再被丈夫厌弃抱怨,倒惩罚。

  琰华淡淡“恩”声,书房,拿本书慢慢翻阅

  南苍眼书桌砚台,感慨:“算计别性命,结果掉进算计,赔光私,报应。”

  “倒许慕氏儿竟,咱‘弃卒保车’戏码,便‘车’,毫犹豫许慕氏杀害姑娘四姑娘信亲。”

  讽刺!

  琰华垂垂眸,淡声:“谁?”

  南苍:“楚。”默默,“姑娘留,方才被姚乔装带走,送泉州方向。”

  琰华微微抬抬眉:“。”

  南苍点头:“留被教养。”倒杯水放琰华边,沉声:“初咱许慕氏害死姑娘透露给罗氏,等,终让罗氏找证。今,给四姑娘报。”

  琰华清水,清澈丝杂质,低低声线易察觉悲:“,报。活切,原弥补遗憾已。”

  南苍长吁声,语调丝春细雨断续难接伤感:“姨母原本相互依靠寄居,万掣肘牵绊,处境。侯府,更似刀光剑影深沉难测。”

  南苍慕文渝养姨母。

  “明枪暗箭血缘关系点点关怀倒越显。若今咱……”

  或许点支撑

  琰华眉,却澹声:“。”

  繁漪微微怔。

  原慕文渝被晋元伯府分送给、给许亲友“钱”缘故,门、候,琰华竟未放弃帮报仇。

  嫡母,尤其许汉杰罗氏继承,慕文渝媳妇更厉害

  老法再摆嫡母威风,罗氏弄死

  晓慕文渝致命柄,肯定谋划

  证,便重掌,让慕文渝亏空填补

  “钱”,倒歪打正罗氏

  繁漪坐长窗缕清光落边,烫,收回绝望相比呢?

  血缘亲害死

  被血缘亲算计

  ,难至真义竟

  悲,幸运

  夏炎炎正眠,午间便歇午觉,长春打哈欠正打算院门儿否关,却听外头阵喧闹嘈杂便瞧。

  哪晓副见鬼,跌跌撞撞,七八脚“碰”关院门门栓,急急忙忙奔进

  圆脸刷白:“公!公!外头忽准外,街禁军做驱赶。方才门王厮与禁军回几句嘴,竟被禁军街砍脑袋!”

  琰华微微拧拧眉,声音依平静波:“厨房陈妈妈声。”

  长春应声,两条腿打便

  南苍听外头铁蹄嗒嗒,沉声:“听十几先帝回病重员府邸皆被神机营禁军持住。今新帝登基足两,位未坐稳,恐怕……”

  恐怕初执念位置肯放

  “员,离繁华街远,应该。”琰华放书册,望眼窗外,“外头静,若隔壁帮忙便。”

  琰华皇城西侧官舍,离衙门骑马辰,住低品官儿,底儿买宅院,甚至背景差,轮安排官舍,租住百姓房屋。

  官儿身边厮伺候已经很,哪护院卫护,若被闯门,

  南苍点头,“。”

  眼望满城灯火通明,街马蹄声曾停歇。

  繁漪眼,立马吓回

  街被砍百姓实少,身首分离收尸,虽场景实怖。

  受香火,吃饭~

  早,隔壁犹豫衙,结果刚被禁军角踹

  正打算门探查琰华慢条斯理收回脚,回屋,拿始练剑!

  繁漪:“……”

  长春:“……”

  南苍:“……”

  陈妈妈:“……”

  淡定!

神奇推荐位
  • 纨绔天医

    连玦 / 著

    新书《全京城都盼着我被休》已开!【双强双宠、小红娘萌宝、热血、苏爽甜文,满级大佬vs...

  • 掌家小萌媳

    茶暖 / 著

    种田新书《长姐她富甲一方》求支持~-----现代精英女一朝穿越成恩将仇报的逼婚女一手...

  • 老公今天又吃醋了

    流萤烛影 / 著

    上一世的迟姝颜活的憋屈,明明是个大富大贵的命格,却被人‘借运’,福气变霉气,一手好牌...

  • 豪门重生盛世闲女

    一路烦花 / 著

    她是N市顾家的私生女,亦是众人眼里阴郁怯懦的草包一个。她是金融界的旷世奇才,素手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