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簪头凤

第四十八章 心动

书名:簪头凤|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发布:1618527600| 更新:1618527629 | 字数:2045字

  陆明芳好笑不已,伸手拍了拍陆轩的头:“不得乱说。”

  其实,她也没怎么为四妹担心。

  “大姐三姐,快些瞧,新科进士们来了。”陆明月探着头张望,一双大眼里满是兴奋雀跃。

  陆明芳立刻放目看向窗外。

  温柔内向有几分腼腆的陆明华,也羞答答地看了过去。

  礼部官员捧着圣旨,鸣锣开道。

  三百新科进士,各自穿着红袍帽插宫花,骑着高大神骏的白马。御街两侧挤满了看热闹的百姓。

  “快些瞧瞧状元公长什么模样?”

  “状元郎一把年岁,少说也有四十余岁了,脸上的褶子能夹死苍蝇。有什么好看的。”

  “榜眼倒是年轻些,看着三旬模样。不过,肤色略黑,相貌平平无奇。”

  “还是探花郎最英俊。”

  “可不是么?这么多新科进士,其中也有几个年轻的,相貌都不错。可和探花郎一比,就如烛火和皓月争辉……”

  美人走在路上,众人少不得要多看几眼。

  男子相貌生得好,也一样引人瞩目。

  三百新科进士,今日最曜目最出众的,非探花郎莫属。

  那熠熠生辉的红袍,那眼角眉梢间的春风自得,还有那张俊美得似会发光的脸孔,几乎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陆明华秀丽的脸孔微微泛红,身体不自觉地往窗边靠。

  陆明月这个机灵鬼,笑嘻嘻地让出了位置:“三姐,你坐得近些,也能看得清楚点。”

  陆明华没有拒绝,坐到了离窗边最近的椅子上。

  进士们骑着骏马,在百姓们的嘈杂呼喊声中缓缓前进。众目所瞩的探花郎,嘴角含着笑意,目光随意地掠过。

  偶尔,有胆大的闺秀坐在二楼雅间,推开窗子,将手中的鲜花扔出去。有的扔到了路面上,被马蹄踏碎。还有的,扔到了别人身上。

  唯有一朵,不偏不巧地扔到了探花郎的身上。

  探花郎反应颇快,将那朵花拈在手中,然后抬起头,目光一掠,落在一间茶楼的二楼窗口。

  一个妙龄少女临窗而坐,面容美丽,眉眼温柔。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遥遥相触。

  那个美丽少女脸颊红通通的,有些娇羞,却舍不得移开目光。

  探花郎心中一漾,拿起手中鲜花,冲那个少女挥了一挥。那少女愈发羞涩,很快将头缩了回去。

  探花郎陡然有些悔意。刚才的动作,确实略显轻浮了些。

  一同骑马夸街的榜眼,冲探花郎笑道:“今日周探花真是风光赫赫,无人能及啊!”

  状元公都是做祖父的人了,也不在意自己被抢了风头,一同笑着打趣:“今日不知多少京城闺秀,一颗芳心寄到了周探花的身上。对了,周探花尚未娶妻吧!说不定,过了今日,就有人来提亲了。”

  周探花微微一笑,口中虚应几句:“我一直埋头读书,未曾娶亲。今科得中,实属万幸。”

  十八岁还没定亲的少年郎,确实不多见。

  周家小门小户,举全家之力供他读书。他自小苦读,心无旁骛。

  家中在两年前有意为他操持亲事,被他劝阻:“等我考中了进士,再议亲事也不迟。否则,眼下能娶的姑娘,也不过是秀才家的女儿,或是商户家中的姑娘。”

  父母很快被说服。

  今年他一举高中,还是一甲探花。只可惜家境寻常,真正的高门闺秀他攀不上,普通官员家的千金,倒是有些机会。

  骏马未停,很快到了茶楼的下方。

  周探花抬起头,一直盯着二楼的窗户,心中默数三声。

  果然,那个羞怯温柔的美丽少女,又悄悄探出了头,和他四目相对。

  今日能定下二楼雅间的,定然不是普通人家。

  周探花冲少女笑了一笑。

  他在冲她笑。

  他知道,她在看他。

  他也在看她。

  陆明华心跳得飞快,脸颊如火烧。骏马走出老远了,陆明华才收回目光。

  一转头,三双眼睛笑嘻嘻地看着她。

  陆明华故作镇定:“大姐,五妹,六弟,你们这样看着我做什么?”陆明玉被宣进宫,陆非去了军营。今日一同来茶楼的是姐弟四人。

  陆轩眼珠骨碌一转,挤眉弄眼地笑道:“三姐,今科探花郎生得真俊啊!”

  陆明月以帕子遮着脸,轻笑不已:“是啊,三姐刚才一直盯着探花郎,眼睛都舍不得眨眼一下。”

  陆明华的俏脸成了大红布,期期艾艾:“乱说什么。我就是随意看两眼,哪里舍不得眨眼了。”

  陆明芳忍着笑:“五妹六弟,不得胡说。行了,看也看了,我们这就回去吧!”

  回去之后,得将三妹相中了新科探花郎的事告诉义父。先私下打听探花郎是否成亲家境如何,再筹谋下一步。

  ……

  此时的陆明玉,正不疾不徐地迈步进东华门。

  昨日,椒房殿里的宫女彩兰去了陆府传乔皇后口谕,宣召她进宫觐见。

  忽然来了这么一道口谕,陆明玉颇为惊诧。陆临已经表明要招婿,宫中几位皇子选妃,和她无关。

  乔皇后为何忽然要见她?

  莫非是李昊私下去求了乔皇后,想令她改变心意?

  可是,以乔皇后为人,怎么肯为庶子出这等力气?

  还有苏昭容,见她就如见恶鬼差不多。只会从中百般阻拦。有苏昭容“从中作梗”,李昊根本没机会去椒房殿才对……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缘故?

  陆明玉并未寝食难安。照旧吃得好睡得香,早晨起来打了一趟拳练了半个时辰的剑,然后沐浴更衣进宫,觐见乔皇后。

  “请陆四小姐在此稍候片刻,”彩兰引着陆明玉进了一处偏殿,十分客气:“奴婢这就去通传。”

  这处偏殿,位于椒房殿后方,平日用得不多,颇为幽静。

  陆明玉略一点头:“有劳。”

  彩兰退下后,偏殿里恢复了安静。原本守在殿内的宫女,不知何时退了出去。

  陆明玉不动声色地扫了空荡荡的偏殿一眼,嘴角略一勾起。

  进宫不能携利器。以陆明玉的神力,也无需兵刃。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谁敢惹她,一拳揍趴下。

  等了片刻,偏殿门口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神奇推荐位
  • 老祖宗她是真的狂

    燕小陌 / 著

    作为一个演技在线,却死活红不起来的三四线小明星,宋慈在去试镜的路上摔了一跤。再醒来时...

  • 神医弃女

    MS芙子 / 著

    叶家傻女一朝重生!坐拥万能神鼎,身怀灵植空间,她不再是人见人欺的废材弃女!药毒无双,...

  • 侯门医妃有点毒

    我吃元宝 / 著

    皇孙刘诏选妻,提笔一挥,圈下顾玖的名字,坚定地说道:“我要娶她!”皇上下旨赐婚。众人...

  • 玉无香

    冬天的柳叶 / 著

    温二姑娘美貌无双,人们提起却要道一声叹息,只因她生来是个哑子。谁知有一日,从墙头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