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帝宠之撩心皇夫

新文《女帝无情求放过》

书名:帝宠之撩心皇夫|作者:妖姒仙|发布:2021-03-22 19:04:07| 更新:2021-03-22 19:29:49 | 字数:6737字

  温文澜周墨淮~~~

  ——

  南朝皇帝猝驾崩,留儿仓促登基,众臣议论,温卿瑶白捡帝位。

  先帝灵柩文武百官,温卿瑶轻松解决执剑向叛臣,众臣惊喜,南朝基业

  登基,温卿瑶圣旨,选四名各怀本入宫伴驾,众臣叹惋,惜陛歪路。

  *

  清冷专贵公:瑶瑶,永远站

  腹黑沉稳仙:陛助力。

  文艺少怜:光。

  傲娇别扭铁直板:其实,辛苦。

  新晋帝温卿瑶:嗯?等朕完奏本再

  *

  (南朝凰卫指挥使友提示:本文名《业》,非尊,宫斗,切规则遵照南朝空(架空)。)

  ——

  三章试读:

  1.文武百官挑衅

  南朝兴庆宫安魂殿,片缟素哀哭,才登基三皇帝突暴病驭龙宾

  唯儿温卿瑶,身素衣,抬香案三根线香,点燃,双执香静立灵柩旁边宣旨许公公。

  刻钟旨,指定温卿瑶继任帝,南朝三位帝。

  殿内跪倒臣,声,,太皇居将皇位传给姑娘,左右,皇亲弟弟端亲王踪。

  “瑶华公主,端亲王敬香,论辈分,!”宗正寺少卿孟朗步迈入殿,腰间长剑,很明显善。

  殿内跪伏惊,纷纷侧头悄眼打量胆,太皇旨已达,温卿瑶新任帝,孟朗居瑶华公主,简直藐视圣

  温卿瑶举线香,双眼轻闭,全视身威吓,平静见半点波澜,静默片刻,灵柩缓缓鞠躬。

  接孟朗话,孟朗咬咬牙,握紧拳头冷哼声,“瑶华公主,装聋,害怕赶紧站边等端亲王驾临,否则,别怪臣君分忧。”

  ,孟朗将右剑柄,随准备拔剑。

  臣眼观鼻鼻观帮腔,毕竟孟朗番话新帝敬,更直接忤逆太思。

  温卿瑶帝位哪,圣旨

  圣旨谁,太皇亲笔书。

  今孟朗持佩剑瑶华公主,新帝扇巴掌,至端亲王论端亲王,孟朗场。

  藐视圣、持剑威胁,罪谋逆,诛九族,谁敢

  戏,谁

  孟朗新帝砍死,哪另外节骨眼,谁明哲保身,按兵

  三鞠躬,温卿瑶敬香毕,身,双背负,双冷眸死死锁住站安魂殿孟朗,“方才唤朕什!”

  低缓沉稳嗓音,裹挟森森冷,跪臣忽觉脊背凉,身鸡皮疙瘩。

  孟朗觉抖抖。

  眼眸微眯,厉害气势。

  重新审视站温卿瑶。

  温卿瑶才驾崩皇帝儿,嗣,温卿瑶便先帝续弦纳妾,亲弟弟端亲王,正妻妾室。

  印象,温卿瑶宫宴五岁便被接皇祖母、太皇太身边抚养。

  温卿瑶,甚至连记忆模糊。

  温卿瑶,吧。

  孟朗重重哼声,猛抬高声音,“胆,谁竟敢冒充瑶华公主!瑶华公主温良礼,怎般恬知耻徒!”

  长剑直直冲向温卿瑶。

  跪苏仪染见状,身冲温卿瑶,被父亲苏承安按回

  双眉紧蹙,冲苏仪染摇头,眼神指温卿瑶方向。

  苏仪染赶紧抬头,孟朗离温卿瑶遥,剑锋直指咽喉,温卿瑶依旧背负双岿,坚定冷眸半丝波澜。

  “孟朗唱哪?”温卿瑶声音平缓,半点慌张色,“欺君?弑君!”

  雷点敲打头,闷闷巨石压气,,温卿瑶姑娘居此气势。

  确定,眼温卿瑶,绝错。

  孟朗昂巴,稳剑,“哼,别耍花招,冒充瑶华公主,逼迫太皇写圣旨传位何居,企图篡夺南朝江山!”

  吼声震,安魂殿内臣皆沉默语,太皇写传位圣旨候,几位重臣场,丞相杨伯典礼部尚书苏承安

  温卿瑶冷哼声,“谋朝篡位?孟朗吧!”

  孟朗愣,“别胡!”

  “,先帝灵持剑擅闯,妄图制造血腥,仁!”

  “未经端亲王授,身逊,败坏主清誉,义!”

  “太皇亲旨,诸位臣亲见,再忤逆太皇本,口狂言,图弑君谋逆,忠!”

  “徒,阴曹何脸南朝臣!”

  温卿瑶步步往,完全惧泛寒光利剑,逼孟朗连连退。

  孟朗喉咙滚滴冷汗滑落,挥长剑,“别端亲王藏哪,端亲王请质!瑶华公主,臣言相劝,识抬举。”

  温卿瑶冷笑,嘴角勾,“知端亲王何处?”

  孟朗抿抿唇,嘴硬,“端亲王藏。”

  端亲王失踪,具体清楚。

  温卿瑶眼神斜,冷声,“杨丞相,告诉端亲王。”

  突被叫杨伯典站身,拱弓腰,脑袋低垂,仪态极尽谦卑,“回陛,端亲王殿,与太谈。”

  称呼,已经表明站队。

  温卿瑶向孟朗,“听吗?”

  孟朗皱皱眉,仍旧理直气壮,“何,谁知端亲王愿,再者尚未登基礼,何资格帝王身份居,登基,请太皇收回命,改立端亲王,依旧瑶华公主。”

  番话彻底暴露孟朗思,何,拥立端亲王帝,服温卿瑶!

  温卿瑶太阳穴突突,太聒噪,烦,“呢?”

  仍旧波澜惊,轻轻反问,彻底激怒处边缘孟朗。

  2.君臣

  “!”孟朗被气停,长剑轻颤,“凭什资格站!”

  孟朗突,抓长剑胡乱挥舞。

  围观胆颤惊,孟朗两眼通红跟犯,新帝吗,站被砍吗?

  孟朗真温卿瑶给砍死吧。

  若真恐怕见证五内送走两位帝王历史,见证比野史荒诞历史。

  泛寒光剑尖温卿瑶鼻尖背负双,微微眯,仔细打量孟朗。

  孟朗双瞳涣散,眼白部分分布许红血丝,表狰狞,肌肉略显抽搐,控制住,孟朗底盘略稳,,长剑划,温卿瑶清晰感受凌厉剑风。

  “孟朗,做什吗!”

  反应。

  孟朗仍旧胡乱挥舞长剑,若方才挥剑砍温卿瑶话,剩毫目标乱劈,长剑,凡往步,或者臂往点,长剑温卿瑶

  

  挥剑吓唬温卿瑶更,谁见臣持剑帝王挥舞恐吓

  架势,孟朗

  温卿瑶肯定判断,孟朗已经丧失识,被控制

  继续细细打量孟朗知孟朗蛊,间刚刚,刚孟朗与候。

  主谋谁!

  突,孟朗脚软,挥舞长剑直直冲温卿瑶

  整安魂殿内鸦雀声,众臣眼睁睁锋利长剑刺向新帝王。

  剑致命。

  见证历史

  咻——

  “啊——”

  残影破风,惨叫伴金属砸落声音,血腥味安魂殿四散

  孟朗捂被利箭洞穿右肩痛直跳脚,惨叫声摔倒

  “凰卫指挥使许护驾!”

  修长身影迈安魂殿门槛,众臣逆脸,弯弓昭示众,方才

  弓箭!

  众才回,赶紧转头盯打滚孟朗,半边官服被鲜血浸透,鼻息间血腥味愈浓郁。

  箭法,若支箭偏点,或者晚,温卿瑶性命

  方才

  丞相杨伯典眯紧盯悔,斩魂剑,墨玉令,黑披风,金边纹,告诉众身份。

  凰卫指挥使,帝王身边贴身伺候奴才,历朝帝王信任近臣。

  凰卫帝王信任亲卫,辖焰司、风司、水司三司,监察百官百姓,拱卫皇权。

  许温卿瑶身边伺候奴才,凰卫指挥使位置已落明温卿瑶皇位,稳

  杨伯典赶紧身,跨百官队列,尚未弄清楚,冲殿外吼,“护驾!刺驾,侍卫何!”

  队侍卫冲进安魂殿,外外围水泄通,清楚,进侍卫身披黑色披风,圈火红色花纹。

  焰司

  原焰司门外待命,温卿瑶命令

  “将孟朗带吧。”温卿瑶冰凉嗓音落,“冲撞先帝灵柩,忤逆太皇旨图弑君谋逆,凌迟处死!”

  嘶——

  殿内众倒吸口凉气,位新真狠。

  焰司,拽孟朗两条腿将,长长条血路染红众眼,萦绕耳畔惨叫声似乎警告,收思,否则场。

  温卿瑶始至终站,背负双,冷眼扫安魂殿内每张脸,脚边长剑

  冷笑声。

  

  跪苏仪染实视父亲劝阻,直接冲温卿瑶

  “瑶……”话嘴边,即改口,“陛吧……”

  若温卿瑶受伤,今,温卿瑶本未婚妻,万民景仰帝王。

  君臣身份别。

  温卿瑶,“朕。”

  苏仪染松口气,方才吓坏平常语气跟温卿瑶话,“方才躲呀,若……”

  “陛龙气护体,需畏惧跳。”杨伯典截断苏仪染话,眼神睨,“请苏公身份,方才语气跟陛话。”

  苏仪染抿抿唇,压口气,弯腰拱向温卿瑶赔礼歉,“臣粗疏礼数,望陛见谅。”

  温卿瑶丢给杨伯典味深长眼神,“诸位臣受惊吓,杨丞相身百官首,理替朕安抚。”

  冰冰凉凉声音激杨伯典脊背寒,赶紧垂脑袋拱,“陛,臣定竭尽全力分忧,誓死效忠陛。”

  温卿瑶视杨伯典番表忠,“悔,命焰司严密搜查安魂殿及周围,仔细盘问,等绝!半殿见朕!”

  苏仪染杨伯典留眼瞪眼。

  杨伯典直腰,收敛方才谦卑讨,斜眼打量苏仪染。

  苏仪染礼部尚书苏承安芝兰玉树、丰神俊朗,五官挺立俊双明眸清澈含波,比画十倍。

  才华横溢,公认“帝”,即便丧服,难掩尊贵儒雅气质。

  比,顿截。

  苏仪染与温卿瑶定婚约,若先帝赫驾崩,明春温卿瑶登基帝,再与婚,等十数,眼尊贵”,飞

  “苏公,陛早走远。”杨伯典甩句话,“安抚”百官

  3.温卿瑶旨选侍

  温卿瑶狠厉果断腕处置存异臣,孟朗场被判凌迟,孟朗满门抄斩,十三岁,流放流放、充奴充奴,产尽数充公。

  帝凰卫尽数,将与孟朗关系低掉,帝惊胆战许久,乱。

  先帝灵柩久便新帝登基典,宁静波,连丝涟漪

  臣被温卿瑶驯服服帖帖,眼巴巴将新帝圣旨盼,傻眼

  “选夫侍!”

  陛旨,南朝各达官显赫、高门贵族选侍入宫伴驾。

  三省六部锅,难继续与苏仪染完婚并立皇夫吗,选夫侍。

  止选位夫侍!

  杨伯典捧圣旨,终相信眼睛字,“陛选侍!”

  围杨伯典周围疾首,,居沉迷色,

  “杨丞相,该怎办啊,该怎劝陛回头!”户部尚书关牧扯杨伯典,唉声叹气,“骨,该怎办。”

  杨伯典露愁容,憋笑,“陛尚且幼,贪玩难免忠臣谏臣,劝陛迷途知返。”

  温卿瑶殿路沉默回锦鸾殿,御撵,望殿臣蹙眉。

  “杨丞相。”温卿瑶语气平平。

  杨伯典温卿瑶打算叫身问话,赶紧转,“陛……”

  “。”

  杨伯典:“……”

  赶紧脚并关牧,“,臣立即让。”

  杨伯典让,温卿瑶径直进锦鸾殿,殿门关,连眼神给。

  烦,“陛嫌累。”

  许温卿瑶贴身侍,跟身边已兴庆宫并长安宫宫监。

  选侍,闹,早晨波嚎午,陛搭理午吃嚎。

  十月末,冷。

  骨真硬朗!

  南朝效力几十问题。

  温卿瑶波澜惊,眼皮伺候,悠哉悠哉换穿常服。

  “陛!先帝尸骨未寒,做此荒诞轻浮!”

  殿外实响亮,温卿瑶略皱眉,声,接忘递茶细品口,才淡

  “告诉,传旨官员已,若接将名单交,朕名册重新选。”

  忘颔首。

  “句话,朕入宫,册封皇夫。”

  吩咐,赶紧儿,匆匆跑进,嘴角翘老高,“陛臣果快,怕落。”

  温卿瑶懒搭理,举止皆奇。

  皇夫位置直接册立苏仪染皇夫,宣布选侍,明皇夫位空悬,谁早早盯

  臣表先干掉,再扶持位。

  选夫。

  谁皇夫位,南朝。

  半壁江山握,谁,谁爱。

  帝王,“体恤”臣,

  旁伺候,温卿瑶抱平,“陛帝王,选几夫侍怎算选千百填满回才选几叫喳喳,见识太少。”

  温卿瑶差点被茶水呛赶紧放茶杯,握拳放唇边轻咳声,“倒必。”

  ,掸寒气,待身层暖才走温卿瑶跟温声,“陛,旨传达,明晨各将选定名单送月二十六,便入宫。”

  间,够准备

  次走仔细挑选合适送入宫忌惮各势力。

  殊知选谁进宫、谁进宫,早早,明挑选,点脸

  ,其实点名让几位进宫,再布层烟雾混淆视听罢

  直接放选秀,旨呢。

  温卿瑶听话,“嗯”声,两根白皙怀枚金皮做底、朱印封口信封递给悔,“凰卫杭城谢趟,接,明启程。”

  悔接信封,捏,很厚实。

  “,陛接谁进京?”

  温卿瑶悔,“,将信封交给谢主,。”

  悔颔首。

  声色捏信封,暗忖,何方神圣,需御笔亲写字劝主放,怕神仙。

  温卿瑶交代句,“虽御寒物料,将风火罩玉雪披带,回程。”

  旁听暗惊,身份

  风火罩玉雪披御宝,风火罩防风防火,纵使身处烈焰需畏惧,玉雪披披十分御寒保暖,越风强雪厚,越温暖。

  陛两件宝贝,足方身份尊贵且很重怕冷,受寒气。

  悔将厚实信封收,弓腰垂首,姿态极尽顺,“陛,奴才定将。”

  悔办,温卿瑶十分放,“路急,月二十六进宫即。”

  ------题外话------

  新文已经始连载,更新稳定,坑品保证~

  愉快玩耍呀~

神奇推荐位
  • 灵妃倾天之妖帝已就擒

    卿浅 / 著

    传言东域尊主君慕浅修为强悍,容颜更是举世无双。怎奈一朝身死,重生为宗门废物,这一次她...

  • 农门长姐有空间

    三枣 / 著

    从末世穿到古代,顾云冬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发现自己正处于逃荒的路上。而他们一家子,...

  • 大神你人设崩了

    一路烦花 / 著

    【娱乐圈+学霸+微玄幻+无逻辑】孟拂到十六岁时,江家人找上门来,说她从小就被人抱错了...

  • 听说大佬她很穷

    十方竹 / 著

    秦家找回秦翡的时候,秦翡正在乡下种地,于是,京城多了很多传言。传言,秦翡很穷,丑陋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