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代言情> 田园小爱妻

田园小爱妻
手机阅读

田园小爱妻

文 / 蓝牛

会员作品已完结类别:古代言情发布:2015-06-0811:48:16

234万

穿越重生家长里短种田宫闱宅斗

最新公共章节:第330章:大结局(下)2016-05-19 21:09:06

最新VIP章节:第09章:聂兰番外2016-06-01 23:54:41

作品介绍

作品目录

———— 二十八的聂子川重生回了二十岁的时候: 他病重频死,爹娘给买了个小媳妇。 上一世没有的桥段,这一世竟然发生了。 ****************** 云朵从没想过她这样无才无德头脑简单只会吃的人也会穿越,还成了被爹娘逼死又贱卖给病秧子的诈尸的小村姑。 从此,聂子川多了个小媳妇儿。 锅碗瓢盆的小日子,因为多了个小媳妇儿顿时变得鸡飞狗跳。 公婆软弱被欺负,八戒牌的铁筢子,上! 爹娘极品上门来,如来神的大巴掌,拍! 穷困潦倒没法过,萌萌哒的小吃货,挣! ******************** 若有极品来挡道,统统送他见阎王。 斗,是一定要有滴,态度一定是温和滴,手段是一定是狠辣滴,极品是一定要被消灭滴~ 某女:“相公!来么么哒!” 某相公:媳妇儿!你不是不要我了吗/(ㄒoㄒ)/~~ 身娇体软小白兔VS腹黑奸诈老狐狸 【美食,美容,美体,美人儿,一手在握】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 将门女的秀色田园

    青青杨柳岸 / 著

    青舒醒来,发现自己魂穿了,魂穿到了架空王朝大安国落魄古府的小姐古青舒身上。 爹是将军,五年前战死疆场。 娘是出身名门的菟丝花,自爹死后躲在文澜院中发霉不肯迈出一步,对一双儿女不闻不问。 五年来,没有爹娘疼惜的小正太瘦弱苍白,五年来没有爹娘教导的古青舒变成任性而爱幕虚荣的少女。 继承古青舒记忆的青舒微笑,只因她远离了现代的爱恨,珍惜这难能可贵的重生。 她是个简单而害怕麻烦的人,喜欢低调而无拘无束的生活,趟不了京城的混水,于是断了该断的关系,携家带眷地远离天子脚下,回归故里,带着一群残兵妇孺,展开一段惬意的田园生活。 只是,有人看不得她好过,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轮番上阵,搅得她不得安生,气得她拿起扁担喊打喊杀。自此,她的悍名再起,名震乡里,成为古代版的剩女。 只是,出现一个意外的他。 花絮1: 准夫家上门要验青舒女儿身,简直欺人太甚。 青舒暗恨,带着府中残兵来一句“关门、打狗”,把事情闹到满京城皆知,向世人宣告:将门之女不可欺。 花絮2: 青舒摔下墙头,被他抱个满怀。 他皱眉训斥:姑娘家的爬什么墙头,成何体统! 青舒白了他一眼,脸不红气不喘地道:大叔,你才爬墙,我这是在练轻功,轻功,懂不懂? 花絮3: 前未婚夫上门,一脸高傲地道:“古青舒,念在故去的古将军的份儿上,我不追究你以前的过错,十日后抬你过门。” 青舒先是磨牙,然后微笑,对正太小弟耳语一句。 正太小弟笑得露出小虎牙,“管家伯伯,关门,放狗。” 前未婚夫狼狈逃出,来不及整理情绪,便让人揪了领子进树林毒打一顿。 打够了,风度翩翩的某人弹了弹衣角:我的人,不是谁都能惦记的。 花絮4: 某日青舒慨叹:做女人难,做古女人难,做低调的古女人更难 某男闻言轻拍她的头:嫁给我,一点都不难 在此,带您领略青青式的温暖穿越之旅。欢迎喜欢的读者们戳进来。

  • 锦绣风华之第一农家女

    席妖妖 / 著

    前世她是铁血手腕的帝国集团总裁,却被心爱之人设计,魂归天国。 再次睁眼,眼前的三间茅草屋,一对小瘦猴。 就算是她定力再强悍,在他们喊出那声“娘”的时候,还是让她差点没跳起来。 前世活到28还是清白如兰,一个穿越就让她勉强算是B的身材,孕育出一对儿女? 当然,这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她丫的居然是未婚生子,这在现代都遭人白眼的事情,那个天杀的能告诉她,这个身体的原主,是不是太牛叉了,居然没有被浸猪笼。 只是,当这对瘦的皮包骨的小包子在她跟前,肿着两对眼泡忍者泪花跑前跑后,就算是她再不想面对现实,也无法坐视不理。 既然让她再次重生,她势必要左手挥舞锄头,右手执笔算盘,带着一对可爱的包子,发家致富。 购田地,建豪宅,买下人,顾长工,一切都再朝着让她满意的方向前进,而那些眼红嫉妒之辈,完全都是她业余之时的消遣,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 但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个道理她明白,却没想到那鞋子会湿的这么快,面对那个如同妖孽般,表面谦谦公子,风华无双,实则腹黑狡诈,怎么坑死她怎么来,还让她有火没处发。 ~~~~~~~~~~~~~~~ 新文推荐:http://www.xxsy.net/info/574622.html 【媚卿之妖娆嫡妃】 苍龙大陆风起云涌,豪杰辈出,多年的征战,让四大王朝满目疮痍,她的到来到底是带来毁灭还是希望。 将军府内,暗潮涌动,亲爹不疼亲娘早死,懦弱的云蜜就成了继母的眼中钉。 表面温良,内里歹毒的继母。娇蛮跋扈,专门以欺凌她为乐趣的继妹。整日吃斋念佛却眼神诡异的老太太。 一切的一切,都在考验着她无上的定力。 斗继母,斗继妹,斗祖母,斗渣爹。 风生水起的人生,将在这架空的朝代继续上演。 据说,某位王爷好像是楠竹。 巡视旱灾月旬刚刚回府的某爷一进门就看到一妩媚生姿的绝色女子,衣衫半解,肌肤似雪,若隐若现。 “爷,蜜儿好想你。”娇美的声音如同上等的媚药,蛊惑着男人的理智。 爷的眸子顿时眯起来,不过却壮似不在意的直奔书房。 “本王有折子要处理,爱妃先回房休息吧。” 妖女美眸一眯,闪身拦住他,俏鼻凑上去,全身360度无死角的嗅了嗅。 “对本王妃没兴趣?外面的女人把你喂饱了?” 爷的脸色当场就冷了,强有力的手臂一把拦住妻子的纤腰,运足轻功直奔两人的寝室。 抬脚踹门关门,动作一气喝成。 一整夜,前后左右,某爷将妖女翻来覆去的修理了一顿。 “你说爷到底是饿还是饱?”他冷声道。 妖女双颊酡红,看着爷的表情如梦似幻,差点让一身冷气的某爷破功。 “爷,你好厉害!” 然后…爷,破功了。

  • 彪悍农女之丑夫宠上天

    舒薪 / 著

    穿越农女,又是长姐, 爹愚孝,娘软弱,弟妹幼小嗷嗷待哺,极品亲戚一箩筐。 虐虐这些黄狗财狼。 一文钱逼死英雄汉,古代求生太难。 农女也要自强。 舒薪彪悍威武人人躲闪,沈多旺上门提亲,正式开启宠妻日常…… 夫是宠上天,可婆婆、妯娌却极难缠,使点计谋巧分家,夫妻双双努力致富把包子养!

  • 闺秀之媚骨生香

    席妖妖 / 著

    她是现代女商王,一朝穿越,沦为大燕朝的贫困农家豆芽菜一枚。 前有上房欺凌打压,后有村民指指点点,只因为不孝之人,人人诛之。 爹老实善良,娘重病缠身,更有一只嗷嗷待哺的幼弟面黄肌瘦,周媚表示,这还在承受之重。 谁让她是化腐朽为神奇的商界霸主。 八年打拼,从一无所有,到坐拥无数金银,还没等开始真正的享福,为自己谋划金玉良缘,却等来了一个重磅身份。 承北侯府的表小姐。 身为簪缨世家的承北侯府,外面看似光鲜,内里却早已经腐败不堪。 上有道貌岸然的外祖父,表面仁慈内心恶毒的继室外祖母。 下有不省心的各种舅舅舅母,挥霍无度的表少爷表小姐,唯一的亲舅舅也被继母害的双腿残废,四面楚歌,世子之位也被谋夺,在府内朝不保夕。 周媚冷笑,就这样还想让她心甘情愿的出银子,真当她是菩萨圣母? 所谓请佛容易送佛难,既然你们非要往枪口上撞,她不在乎陪他们玩到底。 她可以妙手仁心,悄无声息的治好舅舅的腿疾。 也可以心狠手辣,整的阴毒之人有口难言。 更可以六亲不认,欺我家人者,我让你们满门陪葬,永不超生。 谁知道她在这里风生水起,却早已经被一只满腹谋算的腹黑狼放入了心口。 一对一宠文,男主身心干净。

  • 农家俏厨娘

    月落轻烟 / 著

    一朝穿越,杀手变村姑,两间破茅屋,一块小菜园,家当少到可怜。 娘亲早亡,爹爹再娶。后娘小气,继妹刁钻。 好在,她有懂事亲妹,听话小弟,只是养活他俩实属不易。 看着破破烂烂,低矮简陋的茅屋,再看看空空如也的小厨房。木香咬咬牙,甩开膀子去挣钱。 没钱没屋咱不怕,咱有智慧。 修新房,打水井,开荒地,挖塘搂鱼,小日子过的一天比一天红火。 秀出极品厨艺,换回银两置办家当。 买小猪,买鸡崽,多养家禽,早致富。 偶遇当朝一品大将军,长的帅,身材棒,战功赫赫,还是一个身心纯洁的好青年。 虾米?将军想纳妻? 抱歉,本姑娘志在种田,不在宫斗。 将军怒:“想种田是吗?来人,把本将军的后花园,即刻改成农田,全府上下,扛上锄头,随夫人种田去!” 《本文一对一,男主身心干净,女主霸气率性》 (轻烟出品,跳坑无悔!) 且看小村姑如何调教威武大将军。

  • 盛世天下之农门弃妇

    子时无风 / 著

    一贫如洗时寒窗苦读,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只可惜,新娘不是她这个小农妇! 一纸休书快马加鞭,几年辛苦喂了白眼狼! 种田、织布、绣花、喂牲畜,洗衣、做饭、伺候公婆、教养孩子。 气血郁结,一朝睁眼,潋滟芳华。 生不出儿子就来抢我的? 唇边勾起一抹嘲讽,秦羽瑶一把护住儿子,飞腿踢飞一干侍卫——想要儿子?下辈子吧! 这一次,她只为自己发光发热,她要把最好的捧到儿子面前! 掂掂勺子,开开布庄。 只不过想让日子好过点,艾玛,一不小心,却名动天下,最后万人景仰。 还有,这个一脸猥琐笑容的妖孽男人是怎么回事,竟然敢觊觎她这个小娘子? ------ “瑶儿,想当年……”渣男当街拦住,欲作忏悔。 啪!一锭银子丢过去,砸落他半边牙齿。 “老娘就是后悔当初如花年华全泡在农粪里了,还敢跟我谈当年,我和你有个毛线的当年!”秦羽瑶用缠枝金钗拨了拨碎发。 “瑶儿,话也不能这么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更何况……更何况我们还有孩子。”渣男继续好言劝着,他就不信这小农妇不看这点薄面替他求情。 “爹爹?”边上的小不点跑出来,一脸臭屁道,“你哪一点像我爹爹?就你那副尊容怎么可能会有本少爷这么帅气的儿子!” ------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宇文景身着蟒服,手摇折扇,深情款款地念诗。 “我不做妾,皇帝的妾也不行!”秦羽瑶昂首擦过。 白衣王爷噙着清浅笑容,薄唇轻启,丝滑的声音流淌而出:“瑶儿,坐到我身边来。” 在一干羡慕嫉妒的目光中,秦羽瑶大步上前,在男人颊上一吻:“这是我的,你们都离远点!” “爹爹,娘亲……还有我……”

阅读榜

[古代言情]偏方方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现代言情]一路烦花开局就被赶出豪门
[古代言情]西子情花醉满堂
[现代言情]卿浅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仙侠奇缘]虞宝宝女配在修仙文里搞内卷
[古代言情]画笔敲敲寒门大俗人
[古代言情]燕小陌大小姐她总是不求上进
[古代言情]西西东东权臣的在逃白月光
[古代言情]暗香吃瓜贵妃的自我修养
[古代言情]千山茶客重生之将门毒后
[玄幻言情]油爆香菇退下,让朕来
[现代言情]一路烦花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古代言情]温轻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
[现代言情]月月有甜全网黑后我考研清华爆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