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现代言情> 京港往事

京港往事
手机阅读

京港往事

文 / 楼问星

会员作品连载中类别:现代言情发布:2024-04-0810:50:55

16.6万

豪门

最新公共章节:第017章:明哲保身2024-04-21 12:00:00

最新VIP章节:第078章 :善待自己2024-05-22 20:24:02

作品介绍

作品目录

梁微宁仅用半年时间,就成为港区资本巨鳄陈先生身边的‘红人’,外界都说她凭美色上位,花瓶再好也难逃被主人厌倦丢弃的那天,于是,众人拭目以待,足足等了三年,终于等到梁微宁被辞退的消息。 就在整个上流圈皆以为梁微宁已成过去式时,无人知除夕前夜,有娱记拍到风月一幕,停靠在中港总部大厦楼下的黑色商务车里,后座车窗半降,向来温贵自持的陈先生竟破天荒失控,于斑驳暗影间捏着少女下巴发狠亲吻。 照片曝光当晚,京城东郊落了一场大雪。 半山别墅内,壁炉烧旺,火光暖意中男人自身后握住女孩柔若无骨的手,在宣纸上教她写出:陳敬淵。 “什么时候公开。”他低声问。 话音刚落,手机屏幕亮起,港媒独家爆料的娱乐头条再次映入眼帘,梁微宁盯着新闻标题发愁,“再等等吧。” 陈敬渊嗓音微沉,“在顾虑什么?” “我爸最近血压不稳。” 多年后,陈先生接受媒体采访,谈及私人问题。 记者:“对您来说,当年追求陈太的最大阻碍是什么?” 陈先生默住几秒,淡笑:“岳父的血压。” - 位高权重X女秘书|九分甜|年上8岁。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 顶级溺宠

    相茶 / 著

    【明艳美人×冷傲大佬】 【女主视角一夜荒唐,男主视角蓄谋已久】 那晚南园,沈知意误喝被下料的酒,孤立无援,她彷徨落泪,难以想象喜欢十年的人弃自己而去。 寂静包厢,角落里忽然有人出声,显露出一张冷隽深挺的脸,他姿态慵懒地坐于椅上,朝她倾身望来,敛着双清黑锐利的眸子,语调悠悠,好似一时兴起。 “不如跟我?” 他是金字塔顶尖的人,是人人胆寒的掌权者,沈知意自知得罪不起,又被他刹那间露出的灼灼风姿惑了心。 她应了,“好。” 自此,谁都知道不近女色的裴家那位背地里养了只金丝雀,资源尽给,珠宝无数,却也笑言,“能宠多久?不过是逢场作戏,镜花水月。” 沈知意懂得这个道理,于是从不动心,只等自己被厌烦的那一天。 听闻他有新女伴,她欲抽身,指尖却被他细细吻过,唇落于她掌心,他轻阖眸,冷色全无,傲气已散。 “只有你一个,从始至终。” 她哪里懂他十年里吞心蚀骨的爱意,哪里知他夜间梦起皆是她一颦一笑的影子。 他欲囚她,困她,求她爱他。

  • 以婚为局

    纯纯十一 / 著

    【京圈痞坏三少VS落魄千金】 沈潮汐第一次见商江寒: 她被亲生父亲逐出家门,他弯道超车被困车内。 一双纤白细手拨开众人,一眼便看到商江寒被压到变形的俊脸。 众人惶恐,想尽各种办法营救,却不抵沈潮汐角度刁钻一脚破门。 —— 商江寒再见沈潮汐: 上京顶级会所,沈潮汐一身过于宽松迪卡伦保洁制服,被京圈几位纨绔挤进走廊角落,身后是只隔金属围栏的二十米地面。 商江寒双手插兜,嘴角衔烟,冷眸静观,等着对方开口求救。 拍手间,沈潮汐手起脚落让一众纨绔滚地哀嚎! —— 商江寒与沈潮汐再次见面: 京大附属医院走廊里,满眼素白。 外婆病情恶化无力救治,面前是白纸黑字冷冰冰的放弃救治同意书,莹白细腻的手指握着黑笔在上面一笔一划写下名字。 商江寒走近,手起纸碎。 人我救、钱我出、你归我! —— 数年后, 斜阳西落,商江寒背靠车门,看着妻子一脸委屈,甩着纤细的胳膊跟他抱怨:“你儿子必须减肥,我胳膊都酸了!” 商江寒勾唇浅笑将人捞入怀中轻哄,心绪百转,庆幸这样的沈潮汐只属他一人所有! 甜宠/双洁,放心入坑!

  • 限时沉迷

    时京京 / 著

    【沪圈门阀贵公子vs纯情美人】 顶级豪门贵公子周律沉权贵显赫,为人独裁利己,偏偏有一癖好,爱包场听琵琶评弹。 朋友纳闷,问他喜欢的原因。 周律沉咬着烟,一本正经,“她漂亮。” 自此,台上的美人成他正牌女友。 1. 周家向来严厉,时刻管制独子的言行品端,偏周律沉行事雷厉风行,今天破家规上头条,明天操作风投市场,周家一怒之下将人送去抄佛经。 寒露,古寺的银杏落一地。 玉佛禅殿,周律沉并非循规蹈矩之人,散落一地的玉律经文,提笔恣意刻篆间全是‘沈婧’二字。 牡丹花下,要他贵公子悔过什么。 他眼皮虚浅轻抬,瞧向伏在怀里睡沉的美人,眸底稍显几分兴味,“跟我这样的人,你怕不怕沉堕。” 她怕。 作为那位美人的沈婧深有体会,贵公子生性游戏人间,并非轻易沉溺情爱。 提分手那天,闹得圈子里人人诧异。 沈婧拉皮箱离开沪城,“他说了不会娶我,把他还给别人好了。” 2. 分开三年,再见周律沉是在国际金融峰会,他以周会长的身份作为执掌人,一身剪裁得体的西服,高挺鼻梁上是细边银丝眼镜,清贵到不知人间疾苦。 相遇拐角,沈婧落荒而逃。 男人卓然而立,从容抻了抻衬衣袖扣,再者,长腿迈步。

  • 港岛雾散

    木芊雪 / 著

    【清纯美艳设计师×清冷财阀继承人/极限拉扯/为爱低头/双洁】 桑余第二次遇见席靳白,将他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做了一个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我能不能留在你身边?” 他沉默半晌,唇间寡淡:“不谈感情,可以。” 后来,他与港岛第一名媛千金的婚事传得沸沸扬扬,桑余遗憾退场,“既然等不到他爱我,那我就放手好了。” 也是放过她自己。 再重逢,桑余是原创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而他依然是那个矜贵绝尘的天之骄子,他们本该形同陌路,可他却步步紧逼。 磅礴的雨夜,桑余被困晚宴会场,男人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放下姿态,声线沉缓:“我送你。” 桑余挣开他的手,与他保持距离,“席公子,留步。” 众所周知,那位高不可攀的席公子,矜贵自持、克制冷静、淡薄情爱到骨子里,可后来偏偏栽在了自己养的一朵百合花上。 “我会等我爱的人回头。” *爱像一场雾,说散就散。

  • 春夜缠吻

    傅五瑶 / 著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淮。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淮,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淮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淮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淮,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 蔷薇庄园

    三月棠墨 / 著

    大雨滂沱的夜晚,沈嘉念衣衫破烂,狼狈地跪倒在男人的西装裤下,仰起的小脸苍白如纸,嘴唇颤抖乞求:“救我……” 黑伞下,男人的脸庞看不真切,只闻得一声短促的轻笑,辨不出情绪。 边上的陆彦之暗忖:这姑娘找对人了,他这位好友平生爱好就是捡一些流浪的阿猫阿狗回去养。 别以为此人爱心泛滥,远的不说,上个月带回去那流浪猫挠了他一爪子,他反手拨开,厌恶得再不肯多看一眼。 果然,这人又一时兴起,抱起流浪猫似的姑娘回了蔷薇庄园,悉心养着。给她吃最美味的食物、买最漂亮的裙子、送最贵的大提琴。 没隔多久,宜城大大小小的圈子传遍了,傅家那一位身边多了个姑娘。 知晓傅大秉性的人嗤笑:看着吧,养不了多久就扔了。 傅寄忱近几日出现在人前,脖子多了两道挠痕,再往后,那张俊美如神祇的脸上挂了彩。 众人:家里的阿猫阿狗闹成这样了,还不丢掉? 深夜回家,傅寄忱借着台灯幽微的暖光,坐在床边捞起被子里某人的手,给她剪指甲。 再不剪掉,他这张脸也不用出去见人了。 可笑至极的是,傅寄忱从未想过丢掉沈嘉念,她倒好,一声不吭跑了,留下一枚亲手雕刻的手把件儿,底下压着张做旧的笺纸,上面题字:佳偶天成。 傅寄忱气疯了,到处找那没良心的猫。

楼问星

阅读榜

[古代言情]偏方方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现代言情]一路烦花开局就被赶出豪门
[古代言情]西子情花醉满堂
[现代言情]卿浅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仙侠奇缘]虞宝宝女配在修仙文里搞内卷
[古代言情]画笔敲敲寒门大俗人
[古代言情]燕小陌大小姐她总是不求上进
[古代言情]西西东东权臣的在逃白月光
[古代言情]暗香吃瓜贵妃的自我修养
[古代言情]千山茶客重生之将门毒后
[玄幻言情]油爆香菇退下,让朕来
[现代言情]一路烦花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古代言情]温轻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
[现代言情]月月有甜全网黑后我考研清华爆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