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现代言情> 娇娇乖!薄爷他偏执难控

娇娇乖!薄爷他偏执难控
手机阅读

娇娇乖!薄爷他偏执难控

文 / 老叟与茶

会员作品连载中类别:现代言情发布:2023-12-0813:59:53

74.5万

甜宠爽文双洁一见钟情大佬豪门破镜重圆别后重逢团宠

最新公共章节:第25章 叫“哥”的见面礼2023-12-24 23:19:26

最新VIP章节:第364章 盈儿2024-06-18 23:57:16

作品介绍

作品目录

传闻薄家掌权人薄少缙清心寡欲,行事独断专横,放眼圈内圈外,无人敢招惹。 这天深夜,堂弟薄承带回来一个气质绝美的女生,眼底满满的宠溺,介绍道,“哥,这是我女朋友!” 薄少缙目光深沉的盯着堂弟的女朋友。 少女白皙精致,怯怯看着他。 …… 再次见面时。 薄少缙没料到,她就站在自家的浴室里满脸惊慌失措,吓得浑身发抖,四目相对,她红着眼像是要哭...... …… 得知安吟和堂弟只是假扮情侣的那晚,薄少缙再难压制自己的心思。 彻夜醉酒后他直奔安吟的宿舍,胆小的她吓的不轻,男人擦拭掉她眼角的泪,语气软的不像他,“乖,别怕……我不碰你!”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 缠腰

    鹿闻笛 / 著

    十岁那年,他腼腆地喊着一声“姜姐”,瘦瘦小小,是听话的小奶狗,她学着大人的样子,亲他的额头安抚。 再见面,他一身笔挺西装搭配金丝眼镜,举手投足间如皑皑霜雪矜贵清绝,高不可攀。 撕下那副斯文败类的伪装,他终于在黑暗中露出了獠牙。 “这不是你教我的吗?”他从后面环绕住她的细腰索吻,声音带着蛊惑,近乎玩味地喊出那两个字,“姜姐。” 姜玖这才明白过来,对方早就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变成了一头偏执且腹黑的狂犬。

  • 炽热沦陷

    顾北念楠 / 著

    沈恩南闪婚了! 她以为结婚对象是借了一万块钱给她的恩人,江宴。 江秘书颤巍巍表示:“夫人,钱不是我借的……” 沈恩南:“好吧,我认错人了。” 沈恩南以为她只是认错了恩人,直到某天翻开结婚证,她震惊地下巴都掉了! 谁能告诉她,结婚证上的傅黔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不仅认错了恩人,还认错了结婚对象?! - 傅黔北送给自己的三十岁生日礼物,是配偶是沈恩南的结婚证。 他带着沈恩南去了普渡寺,扫地的主持看到二人十指相扣的手,朝傅黔北笑道:“阿弥陀佛,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施主已经找到系铃人了。” - 七年前,沈恩南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傅黔北是痛失双亲的寒门贵子,明媚的女孩儿成了傅黔北生命里唯一炽热的光芒。 七年后,沈家破产,沈恩南为了八千块钱四处求人,傅黔北却成了财阀总裁,人人敬仰的禁欲佛子。 一万块的施舍就能让曾经的千金小姐没齿不忘,抵过了之前傅黔北上万次的真情告白。 傅黔北气疯了,所以他要沈恩南拿一辈子偿还。 【落难千金VS寒门贵子】 【双洁、破镜重圆、男主恋爱脑,他超爱!】

  • 他偏执温宠

    九九公子 / 著

    [追妻火葬场]+[豪门婚恋]+[年龄差] 隐婚五年,她都没能捂热萧御的心。 终于心灰意冷,提了离婚。 这一世,她不再纠缠他,拉黑他的号码,处处躲着他,生疏的称呼他”小叔“或“萧教授”。 结果发现他开始无孔不入,甚至当起她的监护人,奈何她下床不认,翻脸无情,他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直到忍无可忍,有人看到一向矜冷自持的萧教授醉了酒,将她抵在车顶,“谈了男朋友?”

  • 顶级溺宠

    相茶 / 著

    【明艳美人×冷傲大佬】 【女主视角一夜荒唐,男主视角蓄谋已久】 那晚南园,沈知意误喝被下料的酒,孤立无援,她彷徨落泪,难以想象喜欢十年的人弃自己而去。 寂静包厢,角落里忽然有人出声,显露出一张冷隽深挺的脸,他姿态慵懒地坐于椅上,朝她倾身望来,敛着双清黑锐利的眸子,语调悠悠,好似一时兴起。 “不如跟我?” 他是金字塔顶尖的人,是人人胆寒的掌权者,沈知意自知得罪不起,又被他刹那间露出的灼灼风姿惑了心。 她应了,“好。” 自此,谁都知道不近女色的裴家那位背地里养了只金丝雀,资源尽给,珠宝无数,却也笑言,“能宠多久?不过是逢场作戏,镜花水月。” 沈知意懂得这个道理,于是从不动心,只等自己被厌烦的那一天。 听闻他有新女伴,她欲抽身,指尖却被他细细吻过,唇落于她掌心,他轻阖眸,冷色全无,傲气已散。 “只有你一个,从始至终。” 她哪里懂他十年里吞心蚀骨的爱意,哪里知他夜间梦起皆是她一颦一笑的影子。 他欲囚她,困她,求她爱他。

  • 蔷薇庄园

    三月棠墨 / 著

    大雨滂沱的夜晚,沈嘉念衣衫破烂,狼狈地跪倒在男人的西装裤下,仰起的小脸苍白如纸,嘴唇颤抖乞求:“救我……” 黑伞下,男人的脸庞看不真切,只闻得一声短促的轻笑,辨不出情绪。 边上的陆彦之暗忖:这姑娘找对人了,他这位好友平生爱好就是捡一些流浪的阿猫阿狗回去养。 别以为此人爱心泛滥,远的不说,上个月带回去那流浪猫挠了他一爪子,他反手拨开,厌恶得再不肯多看一眼。 果然,这人又一时兴起,抱起流浪猫似的姑娘回了蔷薇庄园,悉心养着。给她吃最美味的食物、买最漂亮的裙子、送最贵的大提琴。 没隔多久,宜城大大小小的圈子传遍了,傅家那一位身边多了个姑娘。 知晓傅大秉性的人嗤笑:看着吧,养不了多久就扔了。 傅寄忱近几日出现在人前,脖子多了两道挠痕,再往后,那张俊美如神祇的脸上挂了彩。 众人:家里的阿猫阿狗闹成这样了,还不丢掉? 深夜回家,傅寄忱借着台灯幽微的暖光,坐在床边捞起被子里某人的手,给她剪指甲。 再不剪掉,他这张脸也不用出去见人了。 可笑至极的是,傅寄忱从未想过丢掉沈嘉念,她倒好,一声不吭跑了,留下一枚亲手雕刻的手把件儿,底下压着张做旧的笺纸,上面题字:佳偶天成。 傅寄忱气疯了,到处找那没良心的猫。

  • 失控沉沦

    温若甜 / 著

    京圈太子爷薄烨脾性冷血,不近女色。 殊不知,薄烨别墅豢养个姑娘。 姑娘娇软如尤物,肌肤玉透骨,一颦一笑都惹得薄烨红眼。 某次拍卖,薄烨高价拍下钻戒。 三个月后出现在当红小花江阮手上。 京圈顿时炸开锅了。 媒体采访:“江小姐,请问薄总跟你是什么关系?” 江阮酒窝甜笑:“朋友而已。” 横店拍戏,被狗仔偷拍到落地窗接吻,直接热搜第一。 又被扒,薄烨疑似也在横店! 记者沸腾:“江小姐,跟您接吻的是薄总吗?” 江阮含笑淡定:“不知道哎,我的房间在隔壁。” 山里拍戏却突遭山震,眼看着身边人被碾压瞬间失去生命。 江阮万念俱灰。 失去意识之前,男人宛如天神般降临,江阮看到那张薄情寡淡的脸满是惊恐。 耳边不断传来渴求:“阮阮,别睡好不好,求你。” — 曾经的薄烨:我不信佛。 后来的薄烨:求佛佑吾妻,愿以十年寿命死后堕入阿鼻地狱永不入轮回路换之。

老叟与茶

阅读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