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现代言情> 港岛雾散

港岛雾散
手机阅读

港岛雾散

文 / 木芊雪

会员作品连载中类别:现代言情发布:2023-12-0514:01:11

22.8万

宠妻婚恋

最新公共章节:第18章:你能不能不走2023-12-17 00:01:27

最新VIP章节:第99章:2024-02-21 23:59:10

作品介绍

作品目录

【清纯美艳设计师×清冷财阀继承人/极限拉扯/为爱低头/双洁】 桑余第二次遇见席靳白,将他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做了一个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我能不能留在你身边?” 他沉默半晌,唇间寡淡:“不谈感情,可以。” 后来,他与港岛第一名媛千金的婚事传得沸沸扬扬,桑余遗憾退场,“既然等不到他爱我,那我就放手好了。” 也是放过她自己。 再重逢,桑余是原创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而他依然是那个矜贵绝尘的天之骄子,他们本该形同陌路,可他却步步紧逼。 磅礴的雨夜,桑余被困晚宴会场,男人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放下姿态,声线沉缓:“我送你。” 桑余挣开他的手,与他保持距离,“席公子,留步。” 众所周知,那位高不可攀的席公子,矜贵自持、克制冷静、淡薄情爱到骨子里,可后来偏偏栽在了自己养的一朵百合花上。 “我会等我爱的人回头。” *爱像一场雾,说散就散。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 婚后溺爱

    难赴星河 / 著

    施漫和商聿沉是商业联姻。 他们见面不超过十次,更别提所谓的感情,彼此皆认为能相敬如宾一生,便足矣。 直到,施漫磕坏脑袋。 磕坏脑袋导致记忆错乱的施漫,误以为自己是各类剧本的女主。 第一次,她是爱而不得的替身。 她虚弱躺在病床上,泪眼婆娑看着准备离开的商聿沉:“阿沉,你又要去找她了吗?没关系……你去吧,我一个人也没关系。” 商聿沉:“??” 第二次,她是贪慕虚荣的真千金。 第三次,她是为情断尾的狐狸精。 …… 施漫恢复记忆那天,正拿着卧底特工剧本,准备将商聿沉的手脚捆起来。 却见,她记忆中古板无趣、不解风情的商聿沉,俯身掐住她的腰。 他若即若离浅触那张嫣红的唇,眸光晦暗不明:“老婆,怎么不继续了?” 【先婚后爱/甜牙齿/双C】 【娇矜美人x闷骚大佬】

  • 炽热沦陷

    顾北念楠 / 著

    沈恩南闪婚了! 她以为结婚对象是借了一万块钱给她的恩人,江宴。 江秘书颤巍巍表示:“夫人,钱不是我借的……” 沈恩南:“好吧,我认错人了。” 沈恩南以为她只是认错了恩人,直到某天翻开结婚证,她震惊地下巴都掉了! 谁能告诉她,结婚证上的傅黔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不仅认错了恩人,还认错了结婚对象?! - 傅黔北送给自己的三十岁生日礼物,是配偶是沈恩南的结婚证。 他带着沈恩南去了普渡寺,扫地的主持看到二人十指相扣的手,朝傅黔北笑道:“阿弥陀佛,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施主已经找到系铃人了。” - 七年前,沈恩南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傅黔北是痛失双亲的寒门贵子,明媚的女孩儿成了傅黔北生命里唯一炽热的光芒。 七年后,沈家破产,沈恩南为了八千块钱四处求人,傅黔北却成了财阀总裁,人人敬仰的禁欲佛子。 一万块的施舍就能让曾经的千金小姐没齿不忘,抵过了之前傅黔北上万次的真情告白。 傅黔北气疯了,所以他要沈恩南拿一辈子偿还。 【落难千金VS寒门贵子】 【双洁、破镜重圆、男主恋爱脑,他超爱!】

  • 诱她深陷

    花时玖 / 著

    周珩觊觎岑佳的第十年,终于彻底将她占为己有。 【爱你在心口难开大灰狼】vs【没心没肺大小姐】 微强取豪夺/玻璃渣拌白糖 *** 男主心路历程:她不爱我→她好像爱我→她到底爱不爱我→ 算了,我爱她吧! 女主心路历程:仙女不入爱河,搞钱搞钱搞钱!

  • 想翻译你的心声

    秋慕星 / 著

    【破镜重圆+双强双学霸+双向奔赴+天之骄子+救赎向+前期校园后期都市职场】 清冷美艳翻译官and天才痴情检察官 (主都市,前期校园篇不会太长) 沈钦年被宋云暮偷亲后,意外发现他们竟然是双向暗恋. 并打算第二天和宋云暮表白,谁知道宋云暮不辞而别了. 这一离开就是三年后。 宋云暮也没想到离开三年,再次与沈钦年重逢时竟然是在法庭上。 宋云暮会想起自己做过的事,对他避之不及。 某天晚上,华都检察院最不近女色的沈检将出了名的清冷美艳的宋翻译官堵在门口。 宋云暮闻着他一身酒气,红着脸捂着嘴:“你喝酒了?” 他眼角泛红,弯腰轻吻宋云暮的手背,痞笑着说:“嗯,那你讨厌吗?” 宋云暮脑子一片空白,吞吞吐吐地说:“你…你醉了…” 沈钦年越发靠近她,手握住她的手腕,眼底的笑意更深:“…不讨厌就好。” *排雷:1.女主心理方面有点问题(抑郁症+焦虑症) 2.女主原生家庭有问题,父母一些处事教育方面存在问题 ps:作者本人并非专业学法的,本文就当架空的小说世界来看,有些私设不要过多纠结这些,主要看文愉快就好.

  • 极致心瘾

    时京京 / 著

    黎影结识了不该高攀的三代圈,在纨绔少爷刘怀英猛追求时,她无路可避。 匆匆一瞥徐家太子徐敬西的姿容,她心荡神,四九城权力中心是徐家,唯他能破局。 雪夜,大G车门边,她踮起脚尖,轻拢掌为徐敬西续烟。 男人唇悠着烟,朝她倾斜了些,清隽脸孔半低在逆光暗影,烟尖火苗自两人中间熹微明灭,望见他眼眸淡泊沉静,一点一点抬起,“你要什么。” 黎影:“只要你能给的。” 旁人警醒过:“那位徐敬西,生起高阁,满身满骨是深重的权力欲,情对他这样的人来说都多余,你拿什么跟他赌名份。” 懂留她在身边,无非徐敬西寂寞消遣。 他逢场作戏,她从不图名份,扭头离京办画展。 收拾行李刚进电梯,徐敬西长身立于正中央,食指徐徐勾住她前颈间的细骨项链,将后退的她轻轻拉回。 ** 那夜情人节,是三环内高奢酒店一房难求的日子,有人撞见,BVG酒店被徐家太子包下。 黎影印象最深的,是男人半跪在床,浴袍松垮,咬住笔帽,手拾勾金笔在她锁骨边缘描绘三字瘦金体——徐敬西

  • 春夜缠吻

    傅五瑶 / 著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准。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准,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准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准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准,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木芊雪

阅读榜

[古代言情]偏方方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现代言情]一路烦花开局就被赶出豪门
[古代言情]西子情花醉满堂
[现代言情]卿浅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仙侠奇缘]虞宝宝女配在修仙文里搞内卷
[古代言情]画笔敲敲寒门大俗人
[古代言情]燕小陌大小姐她总是不求上进
[古代言情]西西东东权臣的在逃白月光
[古代言情]暗香吃瓜贵妃的自我修养
[古代言情]千山茶客重生之将门毒后
[玄幻言情]油爆香菇退下,让朕来
[现代言情]一路烦花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古代言情]温轻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
[现代言情]月月有甜全网黑后我考研清华爆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