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现代言情> 春夜缠吻

春夜缠吻
手机阅读

春夜缠吻

文 / 傅五瑶

会员作品连载中类别:现代言情发布:2023-10-0918:32:24

47.6万

1V1甜宠HE双洁一见钟情追妻都市生活破镜重圆

最新公共章节:第十九章 可是我不要喜欢,要爱2023-11-07 06:00:00

最新VIP章节:第二百三十六章 而我们,都该承受代价...2024-02-22 06:01:00

作品介绍

作品目录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准。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准,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准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准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准,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 炽热沦陷

    顾北念楠 / 著

    沈恩南闪婚了! 她以为结婚对象是借了一万块钱给她的恩人,江宴。 江秘书颤巍巍表示:“夫人,钱不是我借的……” 沈恩南:“好吧,我认错人了。” 沈恩南以为她只是认错了恩人,直到某天翻开结婚证,她震惊地下巴都掉了! 谁能告诉她,结婚证上的傅黔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不仅认错了恩人,还认错了结婚对象?! - 傅黔北送给自己的三十岁生日礼物,是配偶是沈恩南的结婚证。 他带着沈恩南去了普渡寺,扫地的主持看到二人十指相扣的手,朝傅黔北笑道:“阿弥陀佛,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施主已经找到系铃人了。” - 七年前,沈恩南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傅黔北是痛失双亲的寒门贵子,明媚的女孩儿成了傅黔北生命里唯一炽热的光芒。 七年后,沈家破产,沈恩南为了八千块钱四处求人,傅黔北却成了财阀总裁,人人敬仰的禁欲佛子。 一万块的施舍就能让曾经的千金小姐没齿不忘,抵过了之前傅黔北上万次的真情告白。 傅黔北气疯了,所以他要沈恩南拿一辈子偿还。 【落难千金VS寒门贵子】 【双洁、破镜重圆、男主恋爱脑,他超爱!】

  • 他对玫瑰上瘾

    一颗甜奶柚 / 著

    【甜宠+救赎+微虐】 【痞帅消防员VS温柔女教师】 众所周知,周肆屹是个浪子,换女友如换衣服,但尽管如此,依旧有许多人前仆后继想要当他女友。 朋友笑道:“真羡慕肆哥,都不需要主动,勾勾手指头就有一堆美女要跟他处对象。” 后来,浪子周肆屹空窗好久,有人看到他把一小姑娘堵在墙角里,带着点儿求和哄的语气道:“小江老师,给个机会呗?” … 周肆屹这个人永远慵懒散漫,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唯一的梦想就是当一名合格的消防员,为人民尽一份绵薄之力。 直到遇见江也,他忽然多了个梦想——“想带小江老师去看这个世界上最极致的浪漫。” 后来,周肆屹在放眼望去都是黄沙的沙漠里,将一千六百度的铁水打上高空,在漫天铁花下向他的女孩单膝跪下,“小江老师,你愿意嫁给我吗?” 江也一直觉得被踩进烂泥里的玫瑰不可能重新回到枝头,直到她遇见了周肆屹。 少年耀眼如骄阳,就像一束光,照进了她黑暗的世界里,在她最难的时候拉了她一把。 — //永远有人把你捧在手心,愿意用一生去治愈你的伤//

  • 春日折欢

    傅五瑶 / 著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双洁) 七年时间,商应辞以一己之力,让商氏成了青城最负盛名的高门。众人艳羡施意眼光好,高攀良人,余生无忧。 只有施意知道,那个为她跑遍青城买反季桃子的少年,早就消失了。 青城的春日,施意咬着雪糕从超市走出来,看见商应辞和乔家的小姐在街边相拥,难舍难分。 她安静看着,下一秒将订婚戒指和雪糕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数月后,施家小公主和青城新贵沈先生的婚事传的沸沸扬扬。商应辞死死抵着施家的大门,声线颤抖:“这才几个月?” “施意一脸漠然:“几个月足够我桃子过敏了。” — 施意记事时沈荡就已经是她家的常客了,少年一身洗涤发白的衣裳,从管家手中接过钱,离开时背影挺直单薄。 岂止云泥之别。 后来十九岁的沈荡跪在雪地里,小公主撑伞走过,眉眼间都是厌恶,“一个伸手问我家要钱的穷小子罢了!” 一去经年,当年一贫如洗的少年成了商业新贵。没有报复,他甚至吝惜对她多一个眼神。 直到后来一贯不形于色的男人醉酒后红了眼眶,扣着她的手腕声音低哑:“施施,现在呢?现在我配得上你了吗?” 见到施意的那刻沈荡才明白,那些靠时光释怀的人,是经不起再见的。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

  • 限时沉迷

    时京京 / 著

    【沪圈门阀贵公子vs纯情美人】 顶级豪门贵公子周律沉权贵显赫,为人独裁利己,偏偏有一癖好,爱包场听琵琶评弹。 朋友纳闷,问他喜欢的原因。 周律沉咬着烟,一本正经,“她漂亮。” 自此,台上的美人成他正牌女友。 1. 周家向来严厉,时刻管制独子的言行品端,偏周律沉行事雷厉风行,今天破家规上头条,明天操作风投市场,周家一怒之下将人送去抄佛经。 寒露,古寺的银杏落一地。 玉佛禅殿,周律沉并非循规蹈矩之人,散落一地的玉律经文,提笔恣意刻篆间全是‘沈婧’二字。 牡丹花下,要他贵公子悔过什么。 他眼皮虚浅轻抬,瞧向伏在怀里睡沉的美人,眸底稍显几分兴味,“跟我这样的人,你怕不怕沉堕。” 她怕。 作为那位美人的沈婧深有体会,贵公子生性游戏人间,并非轻易沉溺情爱。 提分手那天,闹得圈子里人人诧异。 沈婧拉皮箱离开沪城,“他说了不会娶我,把他还给别人好了。” 2. 分开三年,再见周律沉是在国际金融峰会,他以周会长的身份作为执掌人,一身剪裁得体的西服,高挺鼻梁上是细边银丝眼镜,清贵到不知人间疾苦。 相遇拐角,沈婧落荒而逃。 男人卓然而立,从容抻了抻衬衣袖扣,再者,长腿迈步。

  • 蔷薇庄园

    三月棠墨 / 著

    大雨滂沱的夜晚,沈嘉念衣衫破烂,狼狈地跪倒在男人的西装裤下,仰起的小脸苍白如纸,嘴唇颤抖乞求:“救我……” 黑伞下,男人的脸庞看不真切,只闻得一声短促的轻笑,辨不出情绪。 边上的陆彦之暗忖:这姑娘找对人了,他这位好友平生爱好就是捡一些流浪的阿猫阿狗回去养。 别以为此人爱心泛滥,远的不说,上个月带回去那流浪猫挠了他一爪子,他反手拨开,厌恶得再不肯多看一眼。 果然,这人又一时兴起,抱起流浪猫似的姑娘回了蔷薇庄园,悉心养着。给她吃最美味的食物、买最漂亮的裙子、送最贵的大提琴。 没隔多久,宜城大大小小的圈子传遍了,傅家那一位身边多了个姑娘。 知晓傅大秉性的人嗤笑:看着吧,养不了多久就扔了。 傅寄忱近几日出现在人前,脖子多了两道挠痕,再往后,那张俊美如神祇的脸上挂了彩。 众人:家里的阿猫阿狗闹成这样了,还不丢掉? 深夜回家,傅寄忱借着台灯幽微的暖光,坐在床边捞起被子里某人的手,给她剪指甲。 再不剪掉,他这张脸也不用出去见人了。 可笑至极的是,傅寄忱从未想过丢掉沈嘉念,她倒好,一声不吭跑了,留下一枚亲手雕刻的手把件儿,底下压着张做旧的笺纸,上面题字:佳偶天成。 傅寄忱气疯了,到处找那没良心的猫。

  • 港岛雾散

    木芊雪 / 著

    【清纯美艳设计师×清冷财阀继承人/极限拉扯/为爱低头/双洁】 桑余第二次遇见席靳白,将他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做了一个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我能不能留在你身边?” 他沉默半晌,唇间寡淡:“不谈感情,可以。” 后来,他与港岛第一名媛千金的婚事传得沸沸扬扬,桑余遗憾退场,“既然等不到他爱我,那我就放手好了。” 也是放过她自己。 再重逢,桑余是原创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而他依然是那个矜贵绝尘的天之骄子,他们本该形同陌路,可他却步步紧逼。 磅礴的雨夜,桑余被困晚宴会场,男人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放下姿态,声线沉缓:“我送你。” 桑余挣开他的手,与他保持距离,“席公子,留步。” 众所周知,那位高不可攀的席公子,矜贵自持、克制冷静、淡薄情爱到骨子里,可后来偏偏栽在了自己养的一朵百合花上。 “我会等我爱的人回头。” *爱像一场雾,说散就散。

傅五瑶

阅读榜

[古代言情]偏方方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现代言情]一路烦花开局就被赶出豪门
[古代言情]西子情花醉满堂
[现代言情]卿浅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仙侠奇缘]虞宝宝女配在修仙文里搞内卷
[古代言情]画笔敲敲寒门大俗人
[古代言情]燕小陌大小姐她总是不求上进
[古代言情]西西东东权臣的在逃白月光
[古代言情]暗香吃瓜贵妃的自我修养
[古代言情]千山茶客重生之将门毒后
[玄幻言情]油爆香菇退下,让朕来
[现代言情]一路烦花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古代言情]温轻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
[现代言情]月月有甜全网黑后我考研清华爆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