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现代言情> 戒断偏爱

戒断偏爱
手机阅读

戒断偏爱

文 / 傅五瑶

会员作品已完结类别:现代言情发布:2023-05-0414:54:21

45.7万

甜宠扮猪吃虎复仇一见钟情大佬豪门

最新公共章节:042 不想装了2023-06-23 06:00:00

最新VIP章节:232 大结局(下)2023-09-26 06:04:00

作品介绍

作品目录

(横刀夺爱,双洁,书香世家假君子vs肤白貌美伪月光) 戚岁宁当了周靳晏五年的白月光,成了杭城无人不知的吉祥物。 周靳晏是天之骄子,走到哪里都是被捧着的主儿。唯独在追求戚岁宁这件事上,一次次的碰壁。 戚岁宁出国那几年,周大少爷身边美人环绕,也不过是婉婉类卿,个个都像极了戚岁宁这个白月光。 再后来白月光归国,生日那天,周靳晏在众人面前求婚,后者却无辜又柔弱的说:“我已经有未婚夫了。” 戚岁宁一直知道白月光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温柔婉约,柔弱可怜,她也一直兢兢业业的扮演着。 直到后来祁家大门前,温雅俊美的男人撑伞走过来,对自己说:“岁岁,演技真差。” 杭城第一财阀祁聿礼是百年书香门第养出来的继承人,矜贵自持,温文尔雅,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端方君子。 彼时大雪覆城,戚岁宁为了摆脱周靳晏的控制,主动找上他。 小姑娘眼泪汪汪,蹲在伞下可怜兮兮的说:“祁先生。我知道你是正人君子,你能不能和我假订婚。” 却无人知偏僻的刺青店,温雅如玉的男人款款进门,在锁骨处刻下了一朵木兰花色。 他爱的人不是白月光,而是山巅上剔透的霜雪,而他心甘情愿的暖她一生一世。 #你的白月光我看上了 #痴情苦等不如横刀夺爱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 缠腰

    鹿闻笛 / 著

    十岁那年,他腼腆地喊着一声“姜姐”,瘦瘦小小,是听话的小奶狗,她学着大人的样子,亲他的额头安抚。 再见面,他一身笔挺西装搭配金丝眼镜,举手投足间如皑皑霜雪矜贵清绝,高不可攀。 撕下那副斯文败类的伪装,他终于在黑暗中露出了獠牙。 “这不是你教我的吗?”他从后面环绕住她的细腰索吻,声音带着蛊惑,近乎玩味地喊出那两个字,“姜姐。” 姜玖这才明白过来,对方早就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变成了一头偏执且腹黑的狂犬。

  • 春日折欢

    傅五瑶 / 著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双洁) 七年时间,商应辞以一己之力,让商氏成了青城最负盛名的高门。众人艳羡施意眼光好,高攀良人,余生无忧。 只有施意知道,那个为她跑遍青城买反季桃子的少年,早就消失了。 青城的春日,施意咬着雪糕从超市走出来,看见商应辞和乔家的小姐在街边相拥,难舍难分。 她安静看着,下一秒将订婚戒指和雪糕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数月后,施家小公主和青城新贵沈先生的婚事传的沸沸扬扬。商应辞死死抵着施家的大门,声线颤抖:“这才几个月?” “施意一脸漠然:“几个月足够我桃子过敏了。” — 施意记事时沈荡就已经是她家的常客了,少年一身洗涤发白的衣裳,从管家手中接过钱,离开时背影挺直单薄。 岂止云泥之别。 后来十九岁的沈荡跪在雪地里,小公主撑伞走过,眉眼间都是厌恶,“一个伸手问我家要钱的穷小子罢了!” 一去经年,当年一贫如洗的少年成了商业新贵。没有报复,他甚至吝惜对她多一个眼神。 直到后来一贯不形于色的男人醉酒后红了眼眶,扣着她的手腕声音低哑:“施施,现在呢?现在我配得上你了吗?” 见到施意的那刻沈荡才明白,那些靠时光释怀的人,是经不起再见的。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

  • 肆意轻哄

    果茶爱清酒 / 著

    推新文《今夜热恋》(景川×邵灵) 景大队长有个从校服到婚纱的女朋友,在他口中是碰不得凶不得的哭包,得捧在心尖上哄。 等见到了大家才发现,虽然有点掉人设,但貌似景大队长才是得被捧在心尖上哄的那个人。 月夜朦胧,她轻攀着他的肩膀,笑得让他恍神。 “就这么喜欢我?”她声音里满是戏谑。 一如那年穿着校服的盛夏,蝉鸣声里的对白,他低头看着她,“就这么喜欢我?” 他对上她眼底的笑意,揽着纤纤细腰自嘲轻笑。 对,就是这么喜欢她,喜欢得……不得了了。 对于邵灵来说,景川就像是一池泉水,而她是一尾濒死的鱼,能让她重新鲜活。 她不知道的是,邵灵对于景川来说,是一味药,产生了依懒性就很难戒掉的药。 而此间年少,惟余月光与你,皆是绝色。

  • 春夜缠吻

    傅五瑶 / 著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淮。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淮,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淮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淮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淮,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 失控沉沦

    温若甜 / 著

    京圈太子爷薄烨脾性冷血,不近女色。 殊不知,薄烨别墅豢养个姑娘。 姑娘娇软如尤物,肌肤玉透骨,一颦一笑都惹得薄烨红眼。 某次拍卖,薄烨高价拍下钻戒。 三个月后出现在当红小花江阮手上。 京圈顿时炸开锅了。 媒体采访:“江小姐,请问薄总跟你是什么关系?” 江阮酒窝甜笑:“朋友而已。” 横店拍戏,被狗仔偷拍到落地窗接吻,直接热搜第一。 又被扒,薄烨疑似也在横店! 记者沸腾:“江小姐,跟您接吻的是薄总吗?” 江阮含笑淡定:“不知道哎,我的房间在隔壁。” 山里拍戏却突遭山震,眼看着身边人被碾压瞬间失去生命。 江阮万念俱灰。 失去意识之前,男人宛如天神般降临,江阮看到那张薄情寡淡的脸满是惊恐。 耳边不断传来渴求:“阮阮,别睡好不好,求你。” — 曾经的薄烨:我不信佛。 后来的薄烨:求佛佑吾妻,愿以十年寿命死后堕入阿鼻地狱永不入轮回路换之。

  • 延时热恋

    陆方之 / 著

    【清冷骄矜京圈大小姐x矜贵深情京圈投行大佬】 林曦十七岁那年,伤了耳朵暂时失语。父母车祸离世,她和哥哥相依为命。后来哥哥工作调动离开,她被接到临市外婆家生活。期间,哥哥嘱托朋友来看她,来得最频繁的,就是那个比她大了五岁的“三哥”——秦屿。 京市距离临市一百多公里,他坚持陪她看医生,耐心教她讲话,甚至每晚都会准时出现在她的校门口。他将仅有的温柔全都留给了她,但一切又在她鼓起勇气表白前戛然而止。暗恋未果,家里又突生变故,她远走他乡和他彻底断了联系。 再见面,是她七年后回国相亲,被他堵在餐厅走廊,“楼下那个就是你的相亲对象?怎么在国外待了几年眼光越来越差了。身边有更好的选择,你还能看上他?” “谁是更好的选择?” 她下意识追问。 秦屿:“我。” 【青梅竹马,破镜重圆,双向暗恋小甜饼】

傅五瑶

阅读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