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浪漫青春> 臣于她

臣于她
手机阅读

臣于她

文 / 酥九何

会员作品已完结类别:浪漫青春发布:2023-01-1410:45:28

23.8万

大佬宠妻双商爆表豪门明星青春

最新公共章节:第45章:公主抱2023-02-11 23:45:00

最新VIP章节:第103章:求我结婚(完)2023-04-21 18:35:42

作者其他

作品介绍

作品目录

【妖艳钓系笨狐狸X孤冷阴郁大魔王】 孟澄年少时明媚张扬爱疯玩,追人的做派也轰轰烈烈,没有技巧全是感情。 某次趁人睡着偷亲被发现,小狐狸坦然自若,盯着少年烧红的耳朵,循循善诱:“我占了你便宜,贺同学,公平起见,你要不要亲回来?” 后来不是高岭之花下神坛,是病态恶魔露爪牙。 他将她禁锢在怀,呼吸灼热:“孟澄,跟我下地狱,一辈子也别想逃。” 可世事难料,孟澄人间蒸发,去向成谜。 再重逢是在一场黑马电影的庆功宴上。 女人一袭礼裙高贵娇慵,冷艳绝伦,抓住全场焦点,她心不在名利场,目光遥遥投向他。 干净泛旧的白衬衫换成英挺名贵的西装,男人气度清矜沉敛,一跃为京城权重势滔的后起新贵,被恭敬迎入主座,对她视若无睹,恍如不识。 她以为他们之间再无回头路,宴席散尽后,无人昏暗的廊道,男人却发狠把她抵在墙上,平静克制的模样尽失,恶劣蛮野地咬吻,他眼底血红,几近疯执,“五年了,你他妈就是想玩死我。” 他垂首埋进她颈窝,颓败自嘲:“孟澄,你记清楚,是我离不开你。” 孟澄眼眶发烫,原来她这些年施加给自己的惩罚,竟如数落在了他身上。 好在一辈子还是一辈子,他没有带她坠入地狱,他牵着她的手走向光明。 双向救赎、SC、HE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 春日折欢

    傅五瑶 / 著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双洁) 七年时间,商应辞以一己之力,让商氏成了青城最负盛名的高门。众人艳羡施意眼光好,高攀良人,余生无忧。 只有施意知道,那个为她跑遍青城买反季桃子的少年,早就消失了。 青城的春日,施意咬着雪糕从超市走出来,看见商应辞和乔家的小姐在街边相拥,难舍难分。 她安静看着,下一秒将订婚戒指和雪糕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数月后,施家小公主和青城新贵沈先生的婚事传的沸沸扬扬。商应辞死死抵着施家的大门,声线颤抖:“这才几个月?” “施意一脸漠然:“几个月足够我桃子过敏了。” — 施意记事时沈荡就已经是她家的常客了,少年一身洗涤发白的衣裳,从管家手中接过钱,离开时背影挺直单薄。 岂止云泥之别。 后来十九岁的沈荡跪在雪地里,小公主撑伞走过,眉眼间都是厌恶,“一个伸手问我家要钱的穷小子罢了!” 一去经年,当年一贫如洗的少年成了商业新贵。没有报复,他甚至吝惜对她多一个眼神。 直到后来一贯不形于色的男人醉酒后红了眼眶,扣着她的手腕声音低哑:“施施,现在呢?现在我配得上你了吗?” 见到施意的那刻沈荡才明白,那些靠时光释怀的人,是经不起再见的。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

  • 肆意轻哄

    果茶爱清酒 / 著

    推新文《今夜热恋》(景川×邵灵) 景大队长有个从校服到婚纱的女朋友,在他口中是碰不得凶不得的哭包,得捧在心尖上哄。 等见到了大家才发现,虽然有点掉人设,但貌似景大队长才是得被捧在心尖上哄的那个人。 月夜朦胧,她轻攀着他的肩膀,笑得让他恍神。 “就这么喜欢我?”她声音里满是戏谑。 一如那年穿着校服的盛夏,蝉鸣声里的对白,他低头看着她,“就这么喜欢我?” 他对上她眼底的笑意,揽着纤纤细腰自嘲轻笑。 对,就是这么喜欢她,喜欢得……不得了了。 对于邵灵来说,景川就像是一池泉水,而她是一尾濒死的鱼,能让她重新鲜活。 她不知道的是,邵灵对于景川来说,是一味药,产生了依懒性就很难戒掉的药。 而此间年少,惟余月光与你,皆是绝色。

  • 诱引臣服

    十七藤月 / 著

    【强取豪夺+破镜重圆】 【放浪纨绔×坚韧小白花】 被资助后,温囡从落后地区来到京江读书,住进了努力十辈子都买不起的豪华别墅。 在学校,她是土包子、口音妹、穷酸鬼。 在袁家,她却被资助者宠成了公主。 尤其在袁家少爷袁铮回国后,她被他带入京城子弟圈,与大小姐做玩伴,被富二代主动交友。 但没人知道,她为挣脱袁铮的占有欲,早已心力交卒。 温囡过于清醒,时刻明白自己是这纸醉金迷中一朵稚嫩的花骨朵,经不起富家子弟掀起的大风大浪。 - 袁铮是京大的宠儿,这些年早就被身边的追求者惯坏了。感情上他宁缺毋滥,但混蛋事儿一点没少做。 温囡就是他最犯混的那段。 他把她藏在家里,一口一个宝贝,把好不容易对他打开心防的女孩哄得非他不可。 可最终小舟还是被海浪掀翻,温囡自救,从这场不敢回忆的灾难中脱身。 再相见,她律政制服加身,他成了佛口蛇心的商人。 “袁总还是这么迷人,我同事见你一面都能做个美梦。” 可袁铮真不知道当年抛弃他的女人此时怎敢对他笑得这般明媚。 他摩挲腕间沉香木串,神思清明下来,笑意愈发阴郁:“那你告诉她,你五年前就躺在我床上做梦了。”

  • 诱梨

    未闻茗香 / 著

    【新书《玫瑰吻月》已发,欢迎转场~】 宣家有个身子骨孱弱的三小姐,因体弱多病十八岁前一直养在江南。 在十八岁时,宣梨被接回了宣家老宅。她气质温婉,说话时总是柔柔的,像江南的春风一样绵软。 人们都说她柔弱可欺,说话大点声就能把她吓到眼眶通红,泫然欲泣。 可有人见过她气势凌人地逼问江澄的下落,也见过她掌掴诬陷自己的人。 江澄在遇见宣梨之前,一直是个我行我素的主。遇见她之后,会因为一句“烟味不好闻”而戒烟。也会在她生气的时候软了嗓音哀求:“小祖宗,理理我行不?” * 江澄:“她从来不是小白花,是开在我心上永不凋零的红玫瑰。” 宣梨:“你是我平淡岁月里最惊艳的风景,我的终点是你。”

  • 引诱折腰

    云枝煮粥 / 著

    在宋岩第三次获得奥运冠军的当天,全世界甚至还没来得及为这位堪称运动天才的青年彻夜欢呼,当晚,这位受世界瞩目的运动明星就被发现在家身亡,并在现场发现了一封情书 ——我此生疯狂贪恋风在耳边呼啸的快感,可是自从我望见你,我就知道,从此以后,我将比之更加贪恋地疯狂地爱着你。 当晚,余年意外地回到了过去,却意外发现,记忆中那个孤僻冷漠的少年对自己,心思竟然有几分青涩微妙。 她试探地迈开第一步,那天夜晚,少年在跑道上拼命奔跑,心跳疯狂到另他头晕目眩,可他抚摸心脏,却清楚地意识到,这一切都与他方才徒劳而可笑的奔跑无关,而是因为想要将她揉进血肉的贪婪。 在一个风淡而略冷的秋夜里,余年和他并肩而行,脑子里数学题昏昏涨涨,秋夜冰凉。 “余年。” 少年声音低沉,宽大的运动服外套落在她肩膀上。 少女生出一点逗弄心思,她踮起脚尖:“宋岩?” 她轻声而随意似的问:“你想看我跳舞吗?” 很多年后,已经成为宋岩妻子的余年看见了那天秋夜少年的日记。 ——如果荷尔蒙需要信徒,那我将终生誓死为之信仰。

  • 她以温柔作饵

    肆媚 / 著

    林也也只想跟陈家太子爷做完美的联姻合作伙伴。 谁知,第一次见面太子爷就将她拟定的条约扔下,冷笑。 “你可真够无情的,这么快就把人给忘记了?” “游戏好玩吗?” 林也也只觉得面前这个好看得过分的太子爷脑字可能有点问题。 却不想一周后,感冒痊愈的男人竟然有让她无比心动又无比熟悉的嗓子。 这不是她失明时在乡下养伤遇到的那个声音好听的男人么? 见林也也震惊,陈邺垂眼呵笑一声。 “我说之前怎么在大半夜给我打电话,原来是喜欢我的声音啊。” 是林也也熟悉的那股子散漫少爷的慵懒味,带着京腔,儿化音尾调轻飘飘的,偏偏又挠的人心痒痒,像午后阳光,更像咖啡因,勾她上瘾。 他抬起眼轻飘飘地朝女人看过去,把玩着佛珠手串,徐徐质问。 “不是摸了我的脸么?怎么见面就认不出了?” ...... 在林也也的个人画展上,陈邺双手环胸看着主推作品上的自己,眉头一挑。 “陈夫人好雅致,看不见了还花这么大功夫画男人。” 林也也忍无可忍。 “你简直太幼稚了,连自己的醋都吃!” ...... 陈邺在坐在墙头看到一身温婉仙女打扮的林也也出手打人的那一刻,心里便早已记下了那抹身影。 不知心动,却逐步沦陷。

酥九何

阅读榜

[古代言情]偏方方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现代言情]一路烦花开局就被赶出豪门
[古代言情]西子情花醉满堂
[现代言情]卿浅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仙侠奇缘]虞宝宝女配在修仙文里搞内卷
[古代言情]画笔敲敲寒门大俗人
[古代言情]燕小陌大小姐她总是不求上进
[古代言情]西西东东权臣的在逃白月光
[古代言情]暗香吃瓜贵妃的自我修养
[古代言情]千山茶客重生之将门毒后
[玄幻言情]油爆香菇退下,让朕来
[现代言情]一路烦花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古代言情]温轻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
[现代言情]月月有甜全网黑后我考研清华爆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