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浪漫青春> 诱引臣服

诱引臣服
手机阅读

诱引臣服

文 / 十七藤月

会员作品已完结类别:浪漫青春发布:2023-01-1410:29:19

17.8万

豪门破镜重圆雅痞青春

最新公共章节:第49章 不告而别2023-02-06 20:00:00

最新VIP章节:第85章(完)2023-02-28 20:12:51

作品介绍

作品目录

【强取豪夺+破镜重圆】 【放浪纨绔×坚韧小白花】 被资助后,温囡从落后地区来到京江读书,住进了努力十辈子都买不起的豪华别墅。 在学校,她是土包子、口音妹、穷酸鬼。 在袁家,她却被资助者宠成了公主。 尤其在袁家少爷袁铮回国后,她被他带入京城子弟圈,与大小姐做玩伴,被富二代主动交友。 但没人知道,她为挣脱袁铮的占有欲,早已心力交卒。 温囡过于清醒,时刻明白自己是这纸醉金迷中一朵稚嫩的花骨朵,经不起富家子弟掀起的大风大浪。 - 袁铮是京大的宠儿,这些年早就被身边的追求者惯坏了。感情上他宁缺毋滥,但混蛋事儿一点没少做。 温囡就是他最犯混的那段。 他把她藏在家里,一口一个宝贝,把好不容易对他打开心防的女孩哄得非他不可。 可最终小舟还是被海浪掀翻,温囡自救,从这场不敢回忆的灾难中脱身。 再相见,她律政制服加身,他成了佛口蛇心的商人。 “袁总还是这么迷人,我同事见你一面都能做个美梦。” 可袁铮真不知道当年抛弃他的女人此时怎敢对他笑得这般明媚。 他摩挲腕间沉香木串,神思清明下来,笑意愈发阴郁:“那你告诉她,你五年前就躺在我床上做梦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 只对你服软

    圆子儿 / 著

    简介一: 陈宴作为陈家私生子,一直流放在外,不被陈家接纳。 他穷困潦倒,为了给母亲赚钱治病,不得不与对他一见钟情的周棠虚意逢迎。 只因周棠人傻钱多,对他如痴如迷。 他病态冷漠的看着周棠对他越陷越深,他也以为他对她不会动情,然而周棠却像个小太阳,一遍遍的将他从泥泞中拉起。 他也以为周棠会永久迷恋他,没想到他拒绝了她的表白,周棠却真的从他的世界彻底消失。 这一次,陈宴终于知道,周棠也是个心狠的人,是真的可以这么干脆的不要他。 再重逢,他已经是北城顶贵,她是被前男友骗得失心失家的人。 他病态的想让周棠在他身边也吃尽苦痛,没想到他才是重蹈覆辙,越陷越深的那个,甚至丢盔弃甲,偏执到周棠对哪个人笑一下,他都能嫉妒发狂。 简介二: 周棠不顾一切的喜欢陈宴喜欢了三年,人尽皆知。 那天晚上,周棠当着所有人的面表白陈宴,陈宴却当着所有人的面拒绝,牵着白月光走了。 周棠心灰意冷,彻底和他断了联系。 后来,北城人都知万盛集团的总裁陈宴爱惨了白月光女星苏意。 周棠也一直这样认为。 直到周棠分手,主动去用心讨好另外的男人时,陈宴终于坐不住了。

  • 春日折欢

    傅五瑶 / 著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双洁) 七年时间,商应辞以一己之力,让商氏成了青城最负盛名的高门。众人艳羡施意眼光好,高攀良人,余生无忧。 只有施意知道,那个为她跑遍青城买反季桃子的少年,早就消失了。 青城的春日,施意咬着雪糕从超市走出来,看见商应辞和乔家的小姐在街边相拥,难舍难分。 她安静看着,下一秒将订婚戒指和雪糕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数月后,施家小公主和青城新贵沈先生的婚事传的沸沸扬扬。商应辞死死抵着施家的大门,声线颤抖:“这才几个月?” “施意一脸漠然:“几个月足够我桃子过敏了。” — 施意记事时沈荡就已经是她家的常客了,少年一身洗涤发白的衣裳,从管家手中接过钱,离开时背影挺直单薄。 岂止云泥之别。 后来十九岁的沈荡跪在雪地里,小公主撑伞走过,眉眼间都是厌恶,“一个伸手问我家要钱的穷小子罢了!” 一去经年,当年一贫如洗的少年成了商业新贵。没有报复,他甚至吝惜对她多一个眼神。 直到后来一贯不形于色的男人醉酒后红了眼眶,扣着她的手腕声音低哑:“施施,现在呢?现在我配得上你了吗?” 见到施意的那刻沈荡才明白,那些靠时光释怀的人,是经不起再见的。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

  • 诱他陷入

    御尘寰 / 著

    坊间传闻,岑二少因为给已分手的初恋女友做手术失败,从此对手术间有了阴影,再也没办法拿起手术刀,成了医坛一大憾事。 出生医学世家,16岁便以一篇论文震惊医学界,年纪轻轻就蜚声医坛的岑二少就这样从家族中的神坛跌落谷底。 但没有人知道,牵动他的心的,从始至终都不是他的那位“初恋女友”。 霍家大小姐从小娇生惯养,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除了岑二少。 她从六岁起就跟在他屁股后,上他上过的学校,学他学过的专业,看着他恋爱、分手、为情所困,只等着有一天能够堂堂正正的站在他身边。 但是一场车祸,把他从她的记忆里剥离,她记得全世界,缺独独忘了他。 原来没有他的世界是这样的。 【假失忆,真甜宠,1V1】

  • 春夜缠吻

    傅五瑶 / 著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淮。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淮,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淮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淮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淮,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 情诫

    原野听风 / 著

    苏酥是个“欺横霸市”的“小渣女”,她看上了君子端方的谢珩。 原以为是要费尽心思才能如愿,结果他深邃的眉眼一抬,从容就上了她的钩。 这时,苏小姐娇气的说:“虽然我家境好,但以后会好好对你。” 谢珩只笑不语。 后来,她才知,他是上京百年家族的继承人,他那时沉默是看不上她家的家底。 那天,家主继承大典上,谢珩一袭深沉黑衣肃穆威严,金丝边眼镜,手执三柱香烟焚香参拜。 手腕之上戴着的却是格格不入的兔子发绳。 那是此生例外。 可他伤了小姑娘的心,小姑娘就跑了,不要他了。 经年之后,世人皆知,谢家家主谢珩被一个小姑娘拿捏死死的。 旁人来问:“听闻谢太太驭夫之术很厉害?” 苏酥眉眼轻眨:“大概因为我漂亮吧,他一开始就是觊觎我的美色。”

  • 蓄意沉迷

    十七藤月 / 著

    【横刀夺爱、he】 【乖戾白切黑小狼狗×温柔猫系女神】 江厉第一次遇见梁舟月,她穿着不舒服的礼服,躲到他的休息室调整衣服。 见他出现,她紧张得拉不上拉链,尴尬窘迫。 那天,江厉罕见动心思,帮她拉了两次拉链。 再次遇见,他是校园贵公子,她是万人迷。 他在操场打球,她长裙摇曳,坐上男友的副驾。 这时的江厉就明白,他要一条路走到黑。 要横刀夺爱,趁虚而入。 姐姐那么漂亮,当然是他的。 * 梁舟月从没想过,会被小五岁的男人喜欢。 他乖戾冷漠,高傲疏离,却唯独对她有求必应。 盛夏日,梁舟月被暴雨拦在教学楼门口,台阶下滚滚污水,污泥横生。 她正愁如何回宿舍,眼前就弯下一道男人硬挺的脊梁。 江厉的语调永远那么慵懒,漫不经心的乱人心弦:“姐姐,怕你害怕,今天特意背你回家。” 那一刻,未曾接近过女生的江厉,于众人面前臣服于她。

十七藤月

阅读榜

[古代言情]偏方方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现代言情]一路烦花开局就被赶出豪门
[古代言情]西子情花醉满堂
[现代言情]卿浅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仙侠奇缘]虞宝宝女配在修仙文里搞内卷
[古代言情]画笔敲敲寒门大俗人
[古代言情]燕小陌大小姐她总是不求上进
[古代言情]西西东东权臣的在逃白月光
[古代言情]暗香吃瓜贵妃的自我修养
[古代言情]千山茶客重生之将门毒后
[玄幻言情]油爆香菇退下,让朕来
[现代言情]一路烦花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古代言情]温轻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
[现代言情]月月有甜全网黑后我考研清华爆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