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代言情> 世子爷她不可能是女的

世子爷她不可能是女的
手机阅读

世子爷她不可能是女的

文 / 霖小墨

会员作品已完结类别:古代言情发布:2022-04-1819:14:02

80.5万

架空女强1V1谋略轻松爽文女扮男装

最新公共章节:第89章:皇伯伯给我一支护卫队吧!2022-06-27 22:22:24

最新VIP章节:番外4:有违……礼法?2023-05-26 21:58:48

作品介绍

作品目录

燕王府世子云潇生性张扬洒脱,风流肆意,隔三差五就会被燕王拎着戒尺追得上树翻墙这是满盛京都知道的事。 但外界不知道的是,燕王手中戒尺抡了十几年,却一次也没有真正落下过。 更不知那玩世不恭的小魔王,实则是个惊才绝艳的女儿郎。 * 云潇自打五岁那年第一次爬墙爬到了隔壁镇北王府,此后十余年就把那墙当成自家门槛跨了。 小镇北王世子裴翊入京为质,一个人太可怜, 她有事儿没事儿就给人带一大兜吃的用的过去; 国子监的夫子故意冷着裴翊,不好好教, 她打着让人帮她写作业的幌子,一天不落地翻墙给人补课。 眼看着小萝卜头好不容易长成了谪仙般的遗世公子, 天下乱了,战事四起,百姓怨声载道。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狗皇帝一律看不见,成天就知道阴谋诡计权术制衡,还想灭她全家和她辛辛苦苦养成的镇北王世子。 云潇:“???” 天下风云出我辈,皇图霸业谈笑中。 这皇帝不行,得换。 【女帝女帝女帝】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 皇上他总想以身相许

    非扶 / 著

    假儿子又如何,女子照样可以翻云覆雨。 (1v1甜宠爽,疯批病娇狠起来自己都怕女主vs敏感谨慎脑补过头一心护短男主) 萧钰一朝穿越,成了乾国摄政王的“嫡子”,为了活命,她走上她爹的奸臣老路,成了恶名昭著的小摄政王。 天天早起晚睡,担惊受怕,白天震慑朝臣,晚上还要开导自闭小皇帝,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惨,只盼着小皇帝快快长大,她可以功成身退。 * 可是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小皇帝长着长着就歪了。 小时候还总抱着她哭唧唧,长大了就反过来了…… * 小皇帝君容二十岁的时候反手把他爱重的太傅关进了寝殿。 萧钰:“陛下你想做什么?” 君容一本正经的看着她:“太傅为了朕多年未娶,朕良心不安……” 萧钰:“说人话!” 君容微微一笑:“太傅总想着江山安定,功成身退,可朕只想大权在握,太傅在侧,怕你跑了,朕只好出此下策。” 萧钰:…… 不得了,白菜长大了,想反拱!

  • 这个皇后不太卷

    白柠柚 / 著

    【病娇暴君VS事业批皇后】 【男女主是彼此初恋,主打狼狗变奶狗】 【男主从始至终没认错人,无替身情节】 颜鸢曾在边关救过一个天底下最尊贵的少年, 那时她是女扮男装的小将,奉了军令,单枪匹马拖着少年走出雪原。 后来她病了,无奈入宫寻求治病出路。 临行前爹爹耳提面命: “后宫不比战场,争宠绝不能动武。” “你的东家是太后,往后行事要尊重雇主心意。” “那昏君不是个东西,少碰,少摸,最好不见面!” 颜鸢当然不会去招惹那个暴君。 那家伙阴鸷乖张,豢养权臣,宠幸奸妃,就连爱好都成迷好伐? 她只想做皇宫里兢兢业业的打工人,苟住小命才是根本! 直到后来,她在皇帝的密阁找到了一块灵牌,上面赫然写着她的男装身份的名字。 颜鸢:……??? 颜鸢:那就债见吧东家少爷! 不料出师未捷,被堵在月夜之下。 暴君在她耳边咬牙切齿:“所以你还想抛下孤第二次?” 颜鸢:“……”

  • 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

    瑾夏醉卿颜 / 著

    卿虞,安定侯府嫡出的大小姐,十岁克死亲生爹娘,十五岁克死养父母,回府不过半月,亲叔叔一家也都意外身亡,人称天煞孤星,盛京唯恐避之不及。 宁执,紫衣墨发,光风霁月,名声正茂的宁王府世子,虽身娇体弱,见不得光,吹不得风,鲜少现身人前,可偏生生了一张惊世颜,弱冠之年,盛京众女争相求嫁。 一个是人人嫌恶的丧门星。 一个是高不可攀的天上月。 月圆夜宫宴。 蛊毒发作痛意难忍的卿虞欲寻个借口溜之大吉,却不想一个不小心跌到了白月光世子宁执的怀里,心口疼痛竟奇迹般倏然缓解! 而后,神志不清的卿虞死死赖在了宁执怀里。 看着卿虞眉心若隐若现的蝶形印记,宁执眸子微动,顺势把卿虞不安分的小脑袋往自己胸口按了按,语气轻柔又带着点点蛊惑,“乖,别动。” 丧门星卿虞与天上月宁执当众深情相拥,全场哗然! 众女一阵痛心,简直是糟蹋了! 眸子里妒火燃烧,这丧门星究竟是何时勾得宁世子倾心? 呸,狐狸精! 却不想更糟心的还在后头,白月光宁执竟然当众求皇帝赐婚! 翌日,宁执与卿虞私定终身的消息传出,整个盛京一片沸腾! 一定是谣言,假的,不可信! 直到亲眼看到从不出现在人前的宁执,牵着卿虞的手,旁若无人的亲密,眉眼间尽是纵容宠溺,众女心碎了一地,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才能把白月光世子拉回正途。 后来,众人亲眼看见良善可欺的卿虞当街掌掴丞相府嫡女耳光…… 白月光世子宁执却是紧张的抓着卿虞的手吹了又吹,声音里满是心疼,“卿卿,疼不疼?” 再后来,众人又亲眼看到纤细柔弱的卿虞眼都不眨的砍了兵部尚书家小公子的双手…… 白月光世子宁执脸色顿变,赶忙把卿虞搂进怀里,声音里满是紧张,“卿卿,怎的动了这么大火气?” 再再后来,…… 再再再后来……众人怂了,这卿安郡主不仅是个灾星,更是个疯子,惹不起! 至于曾经的白月光世子宁执,已经彻底没救了,不提也罢!

  • 娘娘她人美路子野

    禾叶苏 / 著

    令牌出,天下乱。 令,是明月令;持令之人,乃南蓁。 明月阁一朝叛乱起,南蓁被迫出逃,误入冷宫高墙之中。 本意借住养伤,顺带揪个叛徒,结果伤还没好,就被皇帝抓个正着。 当江湖侠女误入皇室后宫,就如同活鱼游进了死水里。 自此,朝堂风起云涌,后宫再无宁日。 贤妃不贤,端妃不端,她这冷宫也从未被人冷落过。 “娘娘,贤妃带人抄家伙来了!” “关门,放狗!” “娘娘,端妃找您算账来了!” “关门,放狗!” “娘娘……” “继续关门,放狗!” 冬月认真回应道,“不行,狗打不过陛下。” 一句话简介:强强互宠,共谋河清海晏。

  • 人设崩了!将军的病弱美人是杀手

    南天湖 / 著

    世人皆知,贤昌伯爵府嫡女,虽倾国倾城,却娇弱不能自理,风不能吹,雨不能淋,三天一灵芝,五日一人参,世间除了贤昌伯,没人养得起。 世人还知,宁远大将军虽是少年英雄,却穷得叮当响,为了自己那二十万兵马,府邸都抵押换钱了。 然而世事难料,富贵花居然嫁了,更难料的是,穷将军居然养得起。 ** 唐兮犹记得曾经—— 她说:我是贤昌伯爵府的嫡女,今日我若出事,我父亲是不会放过你的。 他勾勒着她的腰线,爱不释手:我看未必?” ** 简迟瑾也记得—— 他苦攻城池数日不下,数十万将士口粮无依,胜负在即,成败于此,她一袭红衣,策马扬鞭,身后,是十万石粮草。 ** 搞笑夫妻日常: “将军,夫人又被关到大理寺了。” “因为什么?” “她带着大理寺卿的女儿偷东西,被大理寺卿当场抓获。”

  • 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卦了

    长夜惊梦 / 著

    【已完结】 慕惜辞一代国师,一生算无遗策,唯独算错了狗皇帝的狠。 好在她有幸重生—— 重生后的慕大国师想开了,她决定不留机会,从一开始便斩断那狗皇帝的通天路。 于是她把目光转向了前生那最有可能登基却早夭的七皇子墨君漓,预备一路求神问卜,策谋开疆,将他推上至尊之位。 可谁知,这位看着温和正直、人畜无害七皇子,居然是只千年的老狐狸! 多年之后,锣鼓喧天,红妆十里。 慕惜辞看着侍女捧上的大红嫁衣恨恨磨牙:可怜她慕大国师重生一世,竟又错算了这只狗狐狸! 可那罪魁祸首却笑得满面春风:“阿辞不如算一算,待你出嫁那日,几时是风,几时是雨?” 【1v1双洁】【双重生】 【权谋朝斗,慢热,要动点脑】 【不是纯爽白爽无脑爽】 【逻辑自洽,但伏笔暗线多,满地坑】 【再说一遍,不是无脑爽!!】 【不准再问是不是爽文!!】 【崩溃扭曲的爬行】

阅读榜

[古代言情]偏方方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现代言情]一路烦花开局就被赶出豪门
[古代言情]西子情花醉满堂
[现代言情]卿浅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仙侠奇缘]虞宝宝女配在修仙文里搞内卷
[古代言情]画笔敲敲寒门大俗人
[古代言情]燕小陌大小姐她总是不求上进
[古代言情]西西东东权臣的在逃白月光
[古代言情]暗香吃瓜贵妃的自我修养
[古代言情]千山茶客重生之将门毒后
[玄幻言情]油爆香菇退下,让朕来
[现代言情]一路烦花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古代言情]温轻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
[现代言情]月月有甜全网黑后我考研清华爆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