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仙侠>妖君乱我心

第二十六章 再相问

书名:妖君乱我心|作者:宿根霞草|本书类别:仙侠|更新时间:2018-09-17 20:42:40|字数:3012字

  转过身,就见到云珩对着那堆衣物不停地嗅,好像在闻什么。

  他以为这样就可以闻到妖气么?泽漆又好气又好笑,干脆坐下来,低着头若有所思,云珩不好意思地把衣物放下,慢慢走到泽漆身边坐下,心中难免有些忐忑不安,文竹哥哥生死未卜,他也很想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诉哥哥,可一旦要张口说出来的时候,脑中就像一团乱麻。

  “哥哥,我们要去哪里寻文竹哥哥?”他咽了咽口水,盯着地面弱弱地问。

  泽漆抬眼睨了他一眼,“他在这里。”语调依旧冷漠,云珩却莫名的觉得心安。

  眼珠子转了转,看向泽漆的眸中闪了闪,“洛夫人似与申后有些纠葛。”也不知为何就想到了那两张极为相似的脸,尔后,云珩冷不防打了个寒噤,只觉得背后发凉,实在是那夜所见的那一幕太过诡异。

  泽漆沉默了好一会儿,借着杯中的水,幻化出申后与洛夫人的画像,云珩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急切地说:“她平日里不是这样的。”

  眸中的光芒一闪,一挥手,云珩看着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不断地点头,泽漆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许久,极缓极慢地吐出几个字:“太宰府中,有几人与她相似?”

  云珩挠了挠后脑勺,皱着眉想了好久,这才说:“只有她一个。”

  泽漆点点头,也没有多做解释,不急不缓地说:“你好生留在这里。”

  云珩顿时石化,看着泽漆张了张嘴,耷拉着脑袋,泽漆将他的反应看得真真切切,正要说什么,察觉到异样,冷声说:“沐公子。”

  云珩四处张望,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却见到他丢在地上的那堆衣物无端地着了火,四处乱窜,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然后就见到床上坐了一个人,云珩有些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伸手揉了揉眼睛。

  沐瞬间笑出了声,泽漆冷冷的看着她,慢慢倾吐而出,“你身上的妖气是她留的。”

  云珩将手放下,往泽漆身边挪了挪,“不知沐公子这一次为谁而来?”

  沐顿了顿,有些顾左右而言他,“阿漆以为,我为谁而来?”

  泽漆也不与她多做纠缠,直截了当地吐出那个名字:“凌游。”然后抬眼看了云珩一眼,云珩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你有话不妨直说。”

  沐一脸肃穆,慢慢走到泽漆身边,云珩还以为她要做什么,却见她突然跪下:“大人被困,还请漆公子出手相助。”

  食指在杯子的边缘敲了敲,“若我所料不假,只怕所有人都被困在此地,可你为何偏偏只为他一人而来?”

  “大人之恩,沐无以为报。”她低着头,云珩无法看清她的神情。泽漆示意云珩将她扶起,沐却不经意间避开了他的手,云珩有些悻悻地收回手,其实,他也不太想碰到她。

  “不知沐公子为何以为,漆会助他?”

  边说边细细打量着凌云簪,云珩瞬间吓得面色铁青,满脸绝望地看着泽漆。

  沐抬起头,看着云珩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凭漆公子,明知王兄图谋不轨却还是来了此地。”

  泽漆眯起眼,“奉陪到底。”

  “沐静候公子大驾。”说完,起身往外走,透过窗,泽漆淡淡的看了一眼天空,尔后微微阖上双眼,低着头思量着什么。

  尔后,听到一声闷哼,泽漆睁开眼,就见到云珩落在地上,云珩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念叨:“哥哥不要丢下我。哥哥的大恩大德,云珩做牛做马也难以报答,只求哥哥不要丢下我。”

  “丢下你?”泽漆顿时哭笑不得,打断了他的话。

  云珩瞬间不敢说下去,眼泪汪汪地看着泽漆,泽漆故意板着脸,也不解释。云珩被吓得不轻,尔后鼓足了勇气,站起来跑到泽漆的身边,紧紧拉住他的衣角。低着头细细思量了好一会儿,“哥哥果然早就知道阿珩是谁。”

  泽漆起身一步一步往外走,面无表情,眼中射出两道寒光,直勾勾地盯着云珩,她原本不知道云珩的真实身份,如今看他的神情,多少也猜出了个七七八八,只是没想到竟是这般荒诞不经,她倒是越发好奇了。

  泽漆越是沉默,云珩越是吓得不轻,转头就要往墙上撞去,泽漆没有想到他竟会有这样大的反应,眼疾手快地将他拦下,云珩身子紧紧贴着强,脚也抖抖索索的,尔后,死死拉住泽漆的衣角。

  泽漆被他逗笑了,极快地偏过头,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蹲下来望着他,眉毛轻轻挑了一挑,“小鬼,你这脑子里装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往后,你最好少说点话。”

  云珩整个人慢了半拍,反应过来泽漆是在笑他,闹了个大红脸,低着头看着脚尖,不好意思地绞了绞手中的衣角。泽漆刮了刮他的小鼻子,低声说:“去休息休息,今晚去见兄长。”

  云珩不由自主地向床边走去,仿佛不确定般,转过身看了泽漆一眼,见泽漆坐在窗前一动不动,这才放下心坐在床上。

  “哥哥——”

  “嗯?”泽漆用神识扫了一下此地的布局,听到他的声音,淡淡的应了一声。

  “阿珩入了丰都,可还会记得文竹哥哥和哥哥?”云珩默默地在心里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他自然知道入了丰都,前事尽忘,可他偏偏不愿独自一人在世间漂泊。他自己也有私心,这样说的话,哥哥会明白么?

  泽漆犯了难,顿了顿,显然并不打算与他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你躺的,可是沐公子方才坐的地方?”

  云珩吓得立即从床上弹起来,眼角抽了抽,哥哥不喜沐公子身上的味道,若是因此——

  云珩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抬起眼直勾勾地盯着泽漆,眼中闪过显而易见的委屈,泽漆摇了摇头,也不知看到了什么,眼中的笑意瞬间消失不见,云珩只觉得一道淡淡的光将自己团团围住,惊讶地看向泽漆。

  “不许轻易踏出房门。”

  说完,瞬间消失在云珩面前。云珩卯足了劲想要挣脱,却始终无可奈何,只好躺在床上,瞪大了眼睛看向上方。

  ***

  那道黑影不断在夜色中穿梭,倾漓剑划破黑夜,直直悬在他的面前,一抬头,就看到泽漆立在剑上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师姐派你前来,所为何事?”

  他不声不响地转向另一个方向,泽漆眼疾手快地将他拦下,“明夜月圆之时,你可助我破阵?”

  他动了动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最终不过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极快地消失在泽漆眼前,泽漆抬起眼看了看不远处的客栈,千里孤坟,想着想着,干脆收了倾漓剑,就在原地打坐。

  云珩等了好久,都不见泽漆回来,实在是忍不住了,闭上双眼想了好一会儿,默默地念叨着什么,尔后,轻手轻脚地出了门。谁知,一回头就见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人。

  云珩愣了愣,忙推开门,他睨了云珩一眼,抬脚进去,云珩伸出头扫了扫四周,见无人在意他这里的动静,这才关上门,走到他的跟前,呐呐地唤了声:“公子。”

  “他呢?”那人居高临下地扫了他一眼,幽深的眸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云珩藏在袖中的手微微颤抖,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后,云珩听到自己声音中的颤抖:“哥哥方才出去了。”

  “云珩?”极轻极淡的声音,却将云珩从胡思乱想中惊醒,察觉到额头上布满了冷汗,他却无暇顾及。

  头上传来一声冷哼,云珩慌不迭地跪下:“公子恕罪。”脑中也不知为何会想起初次见到他的那一幕,领他的那个人一言不发,只顾着往前走,走了好久好久之后,听到一声尖尖的声音:“来了这,就是死,也逃不出去。”

  云珩一抬头,就见到了一袭白衣,前头的那人慢慢走上前去,在云珩看来,他刻意压低的声音中含着满满的恐惧,“主子。”

  尔后,那人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再睁眼时,就看到白影身后的人皮随风飘荡,他忍不住向后退了几步。

  “哥哥既将小人留在这里,定会……定会……”脑中一片空白,半天了也挤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突然想起了文竹在他临走前叮嘱自己的话,不断在心中念着泽漆的名字。

  手中的凌云簪发出的光断断续续,泽漆猛一睁开眼,前方迷迷糊糊的,看不真切,只是觉得点点的光在不远处闪了闪,很快就黯淡下去,泽漆微微皱了眉头,摊开双手,凌云簪猛地窜入迷雾之中。

  ***

  头顶传来一声冷笑,冰冷的语气中透着嘲讽:“跟了他几日,倒是愈发目中无人了。”云珩无端的觉得后背发凉,

  眸底闪过一丝似有若无的阴霾,云珩压低了声音:“小人不敢。”

  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那人冷冷的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云珩,“你还有不敢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每邀请一位新用户最多奖励1000元宝,上不封顶,多邀多得!

神奇推荐位
  • 天下无双:王妃太嚣张

    处雨潇湘 / 著

    当暗夜组织领袖,金榜第一杀手之魂,附于一废物花痴之体,现有的格局,将发生怎样的逆转?...

  • 妖孽病王娶哑妃

    铭荨 / 著

    郑国公府谦谦世子,言之灼灼,当众退婚;相府哑巴嫡女,不堪众人嘲笑奚落,上吊自杀。再次...

  • 大人物的小萌妻

    秋如意 / 著

    18岁的她:平凡如路边最不起眼的小石头。在学校,被师长同学视做平庸无奇的眼镜妹;在家...

  • 重生八零:陆少宠妻无度

    紫雨漪漪 / 著

    前世,她是他的私人军医,是他的晚辈,因为年龄的差距,她只能将自己对他的爱深深地埋在心...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