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绣语谋情

第十六章 腊八

书名:绣语谋情|作者:苗悦儿|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8-09-14 21:43:49|字数:3623字

  锦心推开门将包裹拿进来,毫不避讳的在浩谦的面前将整个包裹给拆开。

  一件渗血的雪锻单衣静静躺在上面,白洁的芙蓉花团上沾染红色的血块,这样的血衣让她的心再也平静不下来。

  “究竟是谁?”

  锦心双手抓着血衣,一方书信从衣物中间掉落。

  “芙蓉锦上荣绣花,一朝见血情谊散。”锦心将信件转过背面,继续开口念上面的内容,“那年花错人亦错,不许悔恨上心头。”

  “心儿…”浩谦走过来轻轻的搂过锦心的肩膀,“你…。”

  “是姐姐的字迹,是姐姐的…”

  锦心放下手中的东西跑出去,抓着王全不停的问,“送东西的人呢?那个人去了哪里?”

  “他放下东西之后便离开了,就算姑娘现在追出去也不可能找到他的。”

  “小姐姐,小姐姐…”叶珏突然出现将锦心扑了个满怀,“小姐姐,今天是过节,你要给我做好吃的吗?”

  “咦…哪里来的焦炭味…”叶珏观察到锦心衣裙上黑乎乎的一片,“这请灶王的时间都已经过了,你怎么…”

  锦心放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换上一张笑脸,伸手摸了摸叶珏的头,“小鬼头,你今日应该待在家里,怎么偷偷流出来了,小心镇国将军…”

  “嘘嘘嘘…”叶珏说着将锦心推入房间,“我是给你送腊八节礼物的。”

  叶珏说着从自己的背后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一看居然是一个老虎图案的花馍。

  “我让牛乳糖…不是,是牛乳娘给我多做了一个,她的手艺绝对是整个洛城最好的,还冒着热气呢,你吃一口。”

  锦心慌乱的朝着桌子的方向看去,桌子上的血衣已经空空如也,一看就是浩谦收了起来。

  浩谦走过来半蹲着身子与叶珏双双对视,“谁家的孩子,这么灵气?”

  “我是镇国将军的庶子叶珏,我想想…我听说过你,天下第一儒商司徒浩谦。”

  “小叶公子谬赞了,在下当不得如此盛誉,不过,你是怎么进来的?”

  “说来也是奇怪,小姐姐之前不是说要给我留门吗?可这几天我敲门敲了那么多次,这门始终都不开,想到小姐姐教育珏儿不要爬墙就没有…嘿嘿…可是呢?花馍要趁热吃…嗯…就爬墙了…”

  “哦,额…我会好好吃掉的。”锦心接过叶珏手上的食盒,“谢谢你了,还有一个时辰就要天黑了,你家里肯定会担心的,我送你回去吧。”

  “我送吧。”浩谦伸手抓住锦心的手臂,拽着锦心往后面拉了拉,明显是一副护犊子的行径,“你穿这一身也不合适。”

  “等一等。”

  锦心转身从自己的床头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叶珏,“这个是麻糖呢,是我自己做的,放了很多芝麻,很香的。”

  叶珏打开盒子往自己的嘴巴塞了一颗,嘎嘣脆的声音很是清脆。

  “小姐姐做的东西最好吃了…下次记得给我做桂花糕哈。”

  “下次光明正大走正门,小姐姐给你开门。”

  “谢谢小姐姐。”

  “我送你回去。”

  “多谢…司徒门主。”

  浩谦伸手牵着叶珏从正门的方向离开,走到一半的时候正巧遇上镇国将军府的护院。

  叶珏在跟那护院回去之前拉着浩谦在浩谦的耳朵边说道,“你等我长大,我要和你公平竞争小姐姐。”

  “噗嗤…”浩谦伸手摸了摸叶珏的小脑袋,“小鬼头,毛都没长齐,说什么呢?说话不要这么张狂…”

  “我不管,你一定要等我长大…等我长大哦…”

  这最后一句话惹来了百分之百的回头率,众人看着浩谦和叶珏的目光多了些不明意味。

  “好…的…吧…”

  就在浩谦和叶珏走后不久,锦心换了一身衣服,一个老妈子端着绿翘刚刚熬煮好的腊八粥进入锦心的房间。

  “姑娘,这粥里还多给你放了三勺糖,一勺甜舌,二勺甜喉,三勺甜心。”

  “把门关上吧,今年虽未下雪,可这风还是易伤人眼,乱人心。”

  老妈子转身关上房门,转身跪在锦心的脚下,锦心的表情也由原本的危险变得严肃起来。

  “我都说了不要跪我,起来说话。”

  “少主子,吾等岂敢造次。”

  “少主子的话你听不听?”

  “梅香领命。”

  “司家的易容术还真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啧啧…”锦心看着梅香那张老态毕现的脸感叹道,“洛城三百的司家暗卫可好?”

  “众人皆好,人人安居乐业,十五年未敢有人妄动朝政之念。”

  “那就好,我信你,你定能照顾好娘亲留下来的人。”锦心伸手道,“我要的东西呢?”

  梅香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一本蓝色的名册和几个令牌,“上官瑞手上的势力都在里面了,这令牌有一个便是他联合南宫王府圈地屠村的罪证。还有这块令牌...则是上官瑞在黄沙镇私囤军队所用的令牌,玲珑趁着那个主帅不备偷偷仿造的。”

  “多谢你们如此尽心尽力。对了,欣荣和张嬷嬷还是没有消息吗?”

  “没有。”

  “继续查…就算是在洛城掘地三尺,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老奴领命。”

  “继续盯着镇国将军府和瑞王府,有什么事情就及时的回报,最重要的是别暴露了,若是情况危急,记得让大家全身而退。”

  “老奴和一班姐妹们定不会让少主子失望,老奴告…”

  “等等。”锦心拿出刚刚收到的血衣打开给梅香看,“有人知道我在查姐姐的事情,你替我查清楚那个人究竟是谁。”

  “这是?大小姐的…血衣?”

  “那个人一定知道很多事情,可我知道她找了我一次一定会找我第二次,不知是敌是友,总担心会连累你们。”

  “老奴会找出那个人…。”

  “嘘…”锦心将蓝色的册子和令牌放进血衣之中,迅速的盖上盒盖之后将锦盒放入。

  “这粥真好喝,阿翘怎么不亲自给我送过来?”

  “绿翘姑娘说她…她害你…”

  “噗嗤…她哪里是怕我,还不是怕浩谦揪着她说个不停…”

  “叩叩叩…”

  “谁?”

  “心儿,是我。”

  “浩谦?”

  “吃晚饭了。”

  “好,我就来。”

  锦心走到梳妆台拿出一张三十万两的银票交给梅香,“辛苦了,后日告个假,和家里人好好过个年。”

  “多谢姑娘。”

  梅香收好银票之后退了出去,开门的瞬间迎上浩谦的双眸。

  浩谦匆匆瞥了一眼梅香径自走了进去,“心儿,我把那个小鬼头送回去了,你不用担心他。”

  “不是说吃饭吗?我们去吃饭吧。”

  锦心挽着浩谦的手臂走向饭厅的方向,走到一半的时候王全突然来报。

  “门主,书房有一个女子求见,说是有要紧的事情。”

  “女子?”锦心的脸色变了一个度,“女子?”

  “她可有自报家门?”

  “安…安氏。”

  浩谦看向锦心,“你先去吃吧,我处理一下。”

  “我刚刚喝了一碗粥,还不太饿,我等你。”

  “嗯。”

  “带她来书房。”

  书房之中,浩谦进门的瞬间便看见一个紫衣女子背对自己,斗篷盖住了她的发饰,却盖不住她那一声寒梅之气。

  “你来这里做什么?”

  “呵呵…”女子的手指轻轻拨弄笔架上面错落分明的毛笔,“腊月二十八,小年日,姊生辰。”

  “安漪蓉。”

  “没错,是我,安雅蓉的妹妹。”

  女子转身将自己的斗篷撤下,露出一张清丽面容,头上的红梅发簪撑起她的满身华然。

  “今日是阿姊生辰,你该给阿姊上一炷香的。”

  “不要得寸进尺。”

  “呵…”安漪蓉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一沓书信交给浩谦,“阿姊之事,你还是哪日下了黄泉和她交代吧。”

  “小心太子,他在查这两年朝中八品以下官员换血的事情,你们虽做的隐秘,但还是有痕迹…他已经查到了徐家,你们当断则断。”

  “你…”

  “上官浩。”安漪蓉突然整个人瘫在浩谦的身上,嘴上的鲜血汩汩而流,“把我葬在润阳蓝家墓,和我的阿姊,我的爹爹,我的阿娘他们葬在一起…这是我唯一的愿想了。”

  “我答应你。”

  “祝你们成功。”

  一阵射箭的声音传来,屋子外的影子应声而落。

  莫伊敲了敲门。

  “进来。”

  “太子的人,已经死了。”莫伊看清浩谦怀中的人,一声惊呼,“安二小姐?”

  “嘘…把人拖进来。”

  莫伊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将屋子外的那个人拖了进来。

  浩谦放下安漪蓉,按下书架上面的开关打开了书房的密室,随后二人将那两个人搬了进去。

  浩谦看着莫伊开口道,“让陆鑫送安漪蓉回润阳蓝家墓,这个人…”

  浩谦走到那个所谓‘太子的人’身边扯下那人身上的腰牌攥在手里,“太子和镇国将军府关系如何?”

  “镇国将军一向站在上官瑞这边…”

  “将尸体丢在镇国将军府后院,杀几个叶家的家丁,然后给太子爷报个信。”

  “少主是说…。”

  “安漪蓉已经暴露了,总要给太子爷找个原由才行。”

  “属下这就去做。”

  莫伊转身要离开,浩谦喊住了他,“等等。”

  浩谦看了看安漪蓉给自己送来的书信,自己拿笔临摹着笔迹重新仿了一份儿信件,只是信件的内容却是太子命令手下秘密搜查镇国将军府的把柄和探子的回应。

  随后,浩谦将自己仿写的那份书信塞在那个死男子的身上,“这样就好了。”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希望能瞒过叶振国和上官信吧,早去早回,今夜放湖灯。”

  “是,少主。”

  上官信听闻自己的手下在镇国将军府上消失的时候,讪笑着将手中的纸团团成一团丢在地上,一双眸子看着底下那个穿着单衣,满身血痕瑟瑟发抖的女人。

  “啧啧啧…本太子一向是怜香惜玉的,瞧瞧你那皮肤,掌中生冰肌,如今却是辣椒水里长疮疤…还是不肯交代吗?”

  “锦瑟…锦瑟…不知道…不知道…”

  “你说本宫对那安漪蓉有多好啊?差点就让她成为本宫侧妃了,可她偏偏不识抬举,不识抬举地偏偏去做别人的内奸…呼…真是伤了本宫对这个落魄歌女的一片赤诚。”

  “锦瑟是后来才来到小姐身边的,之前…之前根本就不知道…”

  上官信喝了一口水,随后将整个杯子摔在锦瑟的面前。

  “本宫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安漪蓉…究竟是谁?”

  “锦瑟不…知…”

  锦瑟的最后一句话还没说完,上官信一个抬手,站在锦瑟身侧的一个侍卫一刀解决了锦瑟。

  “查…给本宫查,一介歌女竟然也敢玩弄当朝太子?”

  “是…”

  “念在一日夫妻百日恩,找到安漪蓉之后将她完好无损的带回来,凝月,知道吗?”

  一声女声清脆响起,“是,凝月谨遵主子命令。”

  “走之前清理干净,晦气,还脏了本宫的书房。”

  “叩叩叩…”

  “嘘…”上官信伸手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谁在外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每邀请一位新用户最多奖励1000元宝,上不封顶,多邀多得!

神奇推荐位
  • 天下无双:王妃太嚣张

    处雨潇湘 / 著

    当暗夜组织领袖,金榜第一杀手之魂,附于一废物花痴之体,现有的格局,将发生怎样的逆转?...

  • 妖孽病王娶哑妃

    铭荨 / 著

    郑国公府谦谦世子,言之灼灼,当众退婚;相府哑巴嫡女,不堪众人嘲笑奚落,上吊自杀。再次...

  • 大人物的小萌妻

    秋如意 / 著

    18岁的她:平凡如路边最不起眼的小石头。在学校,被师长同学视做平庸无奇的眼镜妹;在家...

  • 重生八零:陆少宠妻无度

    紫雨漪漪 / 著

    前世,她是他的私人军医,是他的晚辈,因为年龄的差距,她只能将自己对他的爱深深地埋在心...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