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醉枕江山:弃女风华

第一百零七章 重逢

书名:醉枕江山:弃女风华|作者:不可爱你骗人|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9-04-15 23:16:44|字数:10182字

  凤茯苓皱了下眉,看都没看云蕊一眼,直接从她身边绕过,朝着宫门走去。

  高公公跟云蕊告了声罪连忙跟了上去道,“凤小姐,竟如此,那回去时还请小心些,我这边也会派几个人暗中保护姑娘,姑娘且放宽心。”

  “好。”凤茯苓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回去时没了软轿,只能自己走。

  云蕊还想跟上来,却被高公公叫人给拖回去了,她上次闯了大祸,皇上下了死命令没他允许不得离开宫门半步。

  云蕊在后边撒泼打滚说什么都想跟凤姐姐出去玩,而凤茯苓压根不理她。

  本想出宫顺便在帝京街头逛逛,可谁知宫门还没出去,便被一个粉衣宫女堵了个正着。

  粉衣宫女朝她欠了欠身,语气还算恭敬:“不知这位可是凤小姐?”

  凤茯苓:“你有事吗?”

  听她承认,宫女笑的更甜了些:“早听闻凤小姐的大名,庄妃娘娘早就想见凤小姐一面了,可凤小姐来了帝京总是忙的脱不开身一直没机会见。

  她还说即便没见过,也知凤小姐定是温婉贤淑,定能一见如故,引为知己,今日总算是有机会,圆娘娘一桩心愿了。”

  凤茯苓挑眉,话说的真好听。

  那一堆请帖连她眼都没进就被扔了烧火了,谁知道里边有几本是她家庄妃娘娘的?

  早知道皇上一早召她入宫,趁着身边没人现在出来堵她?消息倒是灵通,但她凤茯苓又不是软柿子。

  “不好意思,今日没空,等我有时间了,定然亲自进宫拜见娘娘,告辞。”

  看凤茯苓这么不给面子,宫女脸色也难看了几分:“凤小姐莫不是有什么误会?庄妃娘娘命我亲自来请您,给足了姑娘面子,姑娘还是莫要不识好歹,免得伤了和气才是,庄妃娘娘等姑娘已经好长时间了,让娘娘久等可不太好。”

  凤茯苓脚步顿住,脸上的笑敛了几分,语气平静:“你在威胁我?”

  “奴婢不敢,庄妃娘娘只是想请姑娘喝杯茶。”

  句句把庄妃挂在嘴边,凤茯苓也是第一次觉得帝京的女人对她未免太陌生了些,以为她怕?

  她笑了笑,正欲转过身,突然看见宫门外走来一个男子,穿着一身大红长袍,头戴冠玉,肤若凝脂,嘴角挂着丝邪气的笑。

  容宸?

  凤茯苓微愣,他怎么在这里?

  愣神的功夫,容宸已经走过宫门,眼神落到凤茯苓身上,眸子里闪过丝惊艳,他的笑更灿烂了几分,不知想到了什么,居然走到她面前来了。

  身后的宫女不识容宸,但他身上气质特殊,入宫门如入无人之境,想来身份不简单,连忙低下头去。

  凤茯苓别开眼,像是没看到他一样,转过身去:“不是要见庄妃娘娘吗?走吧。”

  “美人何必急着走?”容宸慢吞吞的挡住她,低下头凑近凤茯苓,眼带三分媚意,嘴角的笑无比醉人:“相见便是有缘,不如彼此认识一下?美人意下如何?”

  凤茯苓回他一个笑:“抱歉,我不觉得我们有缘,公子若无事,在下告辞。”

  她上次易了容,又隔了好远,容宸认不出她,也在意料之中。

  容宸倒是没想到提早几天来成昌居然会碰上凤茯苓这等美人,美人如玉,带着淡淡的疏离,一下子击中他的心。

  容宸心不由软了几分,突然抬手轻轻捏住她的下巴,另一只手更是不老实的一把搂住她的腰,稍微用力将她带到怀里。

  容国公大人从不知礼法为何物,难得有一个能入他眼的美人,怎么能就这么放过?

  “美人说这话,可是伤了奴家的心了。”他眼巴巴的看着凤茯苓,语气委屈,不知道的还以为凤茯苓对他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一双眸子盈上一层淡淡的水雾,唇红齿白,若是换一个女人根本抵挡不住容国公疯狂四射的魅力。

  那宫女也知道凤茯苓这是无故惹麻烦了,怕把自己牵连进来,连忙告辞转身跑开。

  凤茯苓也不气,正好借容宸省了个麻烦,她手下移附到容宸手腕上,容宸眸子里的笑更深了分。

  还没来得及感慨美人与他郎有情妾有意,整条手臂突然发麻,惊的他整个人都往后退了好几步。

  凤茯苓笑道:“容国公来了成昌,还是遵守成昌的规矩的好,竟然来了,还是先去跟陛下问安吧,在下不好浪费国公大人时间,告辞。”

  容宸眸子里闪过丝戏谑,不在意的甩了甩发麻的手臂:“哦?美人知道我?”

  “容国公这样的,这世上怕也找不出第二个。”

  容宸不怕死的又上前几步,明明刚吃了亏还不长记性,轻轻抬起凤茯苓的下巴:“本国公就当美人是在夸我了,美人说的极是,那我待会再来找美人,美人可要等我。”

  他指腹细细摩挲了一下凤茯苓的下巴,心情极好的转身朝御书房走去。

  凤茯苓摇了摇头,早听闻容宸大名,没想到本人比传言的还要妖娆不羁,看了眼御书房,她也转身离开了皇宫。

  回到王府时,已经是晌午了,正好赶上用午饭的时间,她回了竹苑,正巧看见严初拿着块饼啃的津津有味,桌上一桌子的山珍海味硬是看都没有看一眼。

  “胃口不好吗?”凤茯苓在他对面坐下,苏月赶紧递了碗筷过来。

  严初摇头,分了一小半饼给她:“这个好吃,凤姐姐试试。”

  凤茯苓愣了下,还是接过来尝了一口,味道确实不错,但她不重口腹,对这些没什么要求,能吃就行。

  严初却像个小孩子一样,幸福的眼睛都眯起来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连三天过去了,这么几天凤茯苓硬是连云楚的影儿都没瞧见,心里难免有些担心。

  每次云楚无故消失,回来时必定一身伤痕。

  三天过去,北蜀的仪仗队正好在今日抵达帝京,云亭之全权负责接待之事。

  北蜀此次前来是来谈和,关乎两国和平和商业往来,半点马虎不得。

  虽然云楚至今未归,但凤茯苓却不得不露面。

  北蜀拿出了自己的诚意,若是连当初答应的见杨浔一面都做不到,未免太过小气,有失大国风范。

  “要去看看吗?”凤茯苓看着无所事事的严初,他一直都是那种特别安静的小孩,来了帝京后就没出过王府,真怕把他给闷坏了。

  严初摇摇头:“凤姐姐早去早回,我不太喜欢那种地方。”

  凤茯苓点头,换了身衣服,白色的裙子以浅粉色丝带束腰,比平日里少了分淡然,多了丝说不出来的韵味。

  别了支青玉发簪,又被苏月按着强行画了个淡妆,整个人看上去像个误落凡尘的仙子,美得不像样,连严初都看呆了。

  “凤姐姐,你好好看。”

  凤茯苓有些无奈,越过这个话题:“所以,今天谁跟我一起进宫?”

  平日里也就算了,但是今天场合不同,还是得带个人。

  “我去。”

  凤茯苓抬起头,看到君颜穿着一身黑衣从外边进来,他面容太出挑,抱着剑的样子帅到炸。

  严初道:“那凤姐姐要以什么身份去?”

  这次接风宴规定三品及以上官员可以携家眷入宫,凤茯苓要去,身份还真不好说。

  她不是云楚的家眷,却不得不出席今晚的宴会,君颜扭头看着她,眸子里闪过丝诧异。

  凤茯苓想了想,道:“杨浔也是楚王手下的人,这样的话就没问题了,走吧。”

  路上,凤茯苓看着君颜,有些意外:“没想到你会愿意陪我入宫,倒是挺意外的。”

  君颜也望着她,有些无语:“意外的是我好吗?我以为你跟瑾凌关系……不过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朋友啊,还能怎么想。”凤茯苓转过头掀开车帘一角,冷风灌进来吹散了里边的燥热。

  看她不太想聊这个话题,君颜自动闭了嘴。

  “不过瑾凌去哪了?这么多天都没消息。”凤茯苓小声问道。

  “不用担心,瑾凌有些事情没处理完,走的匆忙没来得及跟你说一声,不过算算时间,也该回来了。”

  凤茯苓点头,一颗心也落了地。

  一路两人都没再说过话,过了快一个时辰,马车才慢慢停下来。

  “凤小姐,到了。”马车夫伸了个脑袋进来,脸被冻得有些红。

  凤茯苓把马车里的小暖炉顺手递给他:“捂着,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出来,你别冻着了,要是冷的话就进来坐。”

  “嘿嘿凤小姐,我皮糙肉厚的不怕冷,倒是你,又穿的这么少。”话是这么说,但他还是把小暖炉接了过去。

  跟凤茯苓,王府里的汉子们从来不知道客气怎么写。

  君颜有些无语,这些人还真是被凤茯苓给宠坏了。

  凤茯苓率先出了马车,周围陆陆续续已经来了很多人,估摸着都到的差不多了,她跳下车,君颜跟在她身后。

  看凤茯苓进去,马车夫大哥突然一把拉住君颜,小声嘀咕道:“君大人,就你一个人跟进去,可要照顾好小姐,这还是她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露面,可别让人欺负了。”

  君颜愣了下,看着已经走远的凤茯苓,微微点头,忙追了上去。

  他回来时间不长,凤茯苓几乎整天都待在竹苑里哪儿也不去,他真没想到她在王府这么得人心,连马车夫都关心她。

  夜色有些黑,周围都放上了夜明珠和烛火,硬是将御花园弄的灯火通明。

  人几乎都要到齐了,整个御花园热闹非凡,远远朝几张熟面孔点头算打招呼了。

  凤茯苓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的容宸,大冷天的露着他精致的锁骨,嘴角带着丝若隐若现的笑,实在太引人注意。

  似是有所察觉,容宸抬头望去,白衣女子嘴角带着浅笑,朝他微微点头。

  容宸眸光一凝,眼里的笑深了几分。

  他站起身,缓缓朝凤茯苓的方向走去。

  他一动,整个宴会的人都不自觉把目光放到他身上,毕竟是今天的主角,又骚气,无比吸睛。

  君颜疑惑:“你认识他?”

  凤茯苓:“上次进宫遇上了,差点被调戏。”

  君颜:……

  容宸在凤茯苓面前停下来,笑的意味深长:“美人,怎么能说话不算话?不是说好等我吗?怎么一个人先走了?这几天让我好找啊。”

  他容宸四处打探凤茯苓的消息,就差把整个帝京都翻遍了,硬是什么也没打探出来。

  “这是哪家姑娘啊?长得好生俊俏,这帝京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个美人?”

  “不知道,容宸这色胚,莫不是看上人家了?”

  “那姑娘长得这么漂亮,谁不想娶回家?完了,不知道这姑娘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可有婚配?”

  “娘,你待会可得好好打听打听,儿子决定了,非这位姑娘不娶。”

  对周围的声音凤茯苓置若罔闻,她嘴角带着浅笑道:“我倒是不记得答应国公大人要等你。”

  “是吗?美人,这可不好,不过看在你今天特意打扮了一番来见我的份上,奴家就不计较你这几天人间蒸发了。”容宸说着,跟没长骨头似的就往凤茯苓身上靠。

  君颜皱眉一皱,上前一步抬起剑横在胸前:“国公自重。”

  容宸媚眼如丝,被打扰显然很不开心,不满的朝君颜看去,霎时间愣住了:“哎呀,没想到美人身边还跟着个美人呢,奴家眼拙了,两位别计较。”

  君颜脸色刷的沉下来,他平日里性格还算温和,但脾气还没好到被个男人调戏了还能忍。

  凤茯苓看他脸色不好,憋着笑赶紧把他拉到身后:“国公爷,宴会马上开始了,我等先入座了。”

  不等容宸反应,凤茯苓带着君颜直接从他身边走过。

  容宸笑,小美人这算是变相的告诉他自己的身份吗?

  她往前走,看来身份还不低,所有人都看着她,想知道这是哪家姑娘。

  凤茯苓路过杨华时停住脚步,杨华连忙站起身朝她行礼,眼里带着激动,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凤先生,他还以为像这样的宴会凤先生不会来。

  凤茯苓点头笑了笑,在一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幽幽然坐到了云楚的位置上,君颜抱着剑立在她身后,直视前方。

  容宸脸色变了变,有些诧异:“你是楚王府的人?”

  凤茯苓微微点头:“可以这么说。”

  他眼里的笑越发深了,提醒道:“就算是楚王府的人,可那是云楚的位置,你这么堂而皇之的坐在他位置上,不太好吧。”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给她面子,以为她多少会有些不开心,没想到凤茯苓居然很认真的点头附和:“确实不好,但瑾凌有事不能来,我又不得不来,算起来我也是王府的人,代表王府无可厚非。”

  “代表王府?”容宸眸子里的笑意敛了个干净,平日里总是挂在脸上的笑也难得收了起来:“你是凤茯苓?”

  云楚在京这么多年,谁敢说代表他?凤茯苓这话一出口,他就猜到了她的身份。

  为了这个女人,云楚可是闹得整个九州沸沸扬扬,若说谁有这个胆子,那一定是凤茯苓了。

  “这个人是凤茯苓?!”

  “不是吧她就是凤茯苓?那个谁的面子都不给的凤茯苓?我去居然敢出现,有胆子啊。”

  “确实有胆子,整个帝京的夫人小姐怕是都被她给得罪遍了,但人家有王爷护着,得罪了又能怎么着?”

  “唉,挺好看的姑娘,怎么脑子就……”

  众人议论纷纷,御花园一时之间无比嘈杂,有嘲笑凤茯苓不要脸的,外人不知道他们的关系,一直以为凤茯苓是云楚的女人,云楚虽然为了她冲冠一怒,但确实没给她什么名分。

  也有嘲笑她自视甚高的,一个无名无分不知道从哪出来的人,居然敢让整个帝京的夫人小姐一而再再而三的丢面子。

  凤茯苓自始至终都一脸温和,眸底古井无波,像是没听到一样,君颜皱眉叹了口气,也不好解释什么。

  在这嘈杂的声音中,一道刺耳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整个御花园突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自觉闭嘴恭迎皇上皇后。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整个御花园跪了一片,凤茯苓微微欠身,站的笔直,容宸代表整个北蜀,自然不可能跪,整个御花园一时之间只有他们两人站着,无比碍眼。

  容宸有些诧异,朝她挑眉。

  皇上皇后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她,皇上脸色霎时温和不少,皇后皱眉,眸子里已有不悦。

  宫人还没来得及询问,便看到皇上步子快了几步,亲手扶了凤茯苓一把,笑的非常慈祥,亲切的道:“茯苓也来了,才几天不见,朕的茯苓丫头出落得越发漂亮了。”

  凤茯苓微愣,不知道皇上打的什么算盘,好歹是瑾凌的父亲,也不能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丢面子。

  “云叔叔就会开茯苓的玩笑,几天哪能有那么大变化。”

  也不知道是凤茯苓突如其来的称呼还是哪句话戳中了皇上,他笑的更开心了,看着凤茯苓的眼神就像在看自家闺女,一边招呼众臣起身。

  九渊的女儿,论起来确实应该叫他叔叔,只是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用这么平凡的称呼叫他,他觉得很受用。

  “这位姑娘就是瑾凌身边的凤姑娘?”皇后有些诧异,她笑的大方得体,端庄贤淑,亲昵的去拉凤茯苓的手:“长得真是可人,来帝京这么久,本宫也还是第一次见到茯苓,瑾凌平日里都不舍得让本宫瞧。”

  凤茯苓不喜欢跟人有肢体接触,这皇后也不是瑾凌的亲娘,她侧过身挡住众人的视线,不动声色的拂了下耳边的碎发借故躲开皇后的手。

  皇后僵在当场,讪讪的收回手,好在凤茯苓正好挡了别人的视线,算是给她留了面子。

  皇上自然看出了皇后的尴尬之处,说了声让凤茯苓回去后和皇后一起坐到了龙椅上,小声朝她道:“茯苓是朕的侄女,这么些年在外边受苦了,是朕亏欠了她,皇后多包涵一点。”

  皇后有些诧异,笑着摇头:“臣妾哪这么小气?再说了,那丫头刚才也给臣妾留了面子不是吗?竟然是皇上的侄女,那便是臣妾的侄女,臣妾哪会跟她计较这些。”

  容宸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凤茯苓,好不容易看上的姑娘,居然是云楚的女人,可是为何成昌皇帝对她也是这么个态度?

  虽然一时被凤茯苓扰了心神,但容宸还没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皇上,既然宴会已经开始,不知浔公子人在何处?”

  “嗯?”皇上有些意外,眼神轻飘飘瞟了凤茯苓一眼,没忍住当场笑了起来:“哈哈哈看你们刚才聊的那么热闹,朕还以为你们已经……哈哈哈!”

  茯苓这性子,该说她什么好?

  连皇后也不由捂着嘴轻笑起来。

  “嗯?”容宸朝凤茯苓看去,莫不是这女人知道杨浔的下落?

  当初可是说好的,他要见杨浔人,而不是知道他的下落。

  凤茯苓眨眨眼,眸子里闪过一丝玩味,一手撑着下巴,将一个甜甜的龙眼扔进嘴里,细细品尝,还朝容宸的方向递了一个,温声细语的问:“国公爷,吃吗?”

  凤茯苓想玩,皇上眼神温和的看着她也不打扰。

  容宸嘴角的笑慢慢放大,妖媚的眸子上挑走到她面前,双手撑在桌上,凑她越来越近。

  凤茯苓笑而不语,把龙眼往他面前递了递。

  一群大家小姐羞红了脸,实在是两人的距离太近了,都快碰到一起了。

  容宸慢慢凑到凤茯苓耳边,吐出的温热的气息窜进凤茯苓耳中,有些痒:“美人亲自给奴家的,奴家哪舍得不要?”

  他伸出温热的舌头,带着浓浓的挑/逗意味,轻轻舔了下凤茯苓的耳垂。

  目睹一切的君颜脸一黑,‘噌’一声利刃出鞘劈头盖脸朝容宸劈去。

  容宸后退两步,他一手叉腰点了点唇,笑得好不妖媚:“你家主子都不在意,你生什么气?”

  被当众调戏,这女人却毫不见生气,凤茯苓给他的感觉也不是水性杨花见异思迁的女人,容宸承认,他完全看不透这女人。

  “君颜,容国公是客,把剑放下。”凤茯苓神色如常,除了容宸的骚包一如既往的扎眼,这宴会还真是没什么意思了。

  “容国公方才问起杨浔——”凤茯苓顿了一下,看容宸神色变了几分,才一勾唇角相当不正经的道:“就准容国公大人婀娜多姿,妖娆妩媚,不准凤某女扮男装,混迹疆场了?”

  静!

  皇上看了眼突然安静下来的宴会,笑的有些苦涩。

  在人群中,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目光闪闪的看着凤茯苓,凤茯苓开口的瞬间,他张嘴虽没发出一点声音,但说话的口型竟然与凤茯苓一模一样。

  温尹一颗扑通扑通跳动的小心脏完全不受控制,脸红到了脖子。

  完了完了真的是女神……

  以前只在泛黄的史册上看到过她的画像,那时候一眼就惊为天人,没想到真人比那画漂亮这么多倍,画那画的人真是一点也没有画出我女神的神韵。

  云亭之看着容宸,他震惊的一愣一愣的表情让他十分受用。

  这三天来容宸为了找美人给他找尽了麻烦,没想到也会有吃瘪的一天。

  沉默了一瞬,整个宴会突然爆发出一阵嘈杂的声音,混在一起完全听不出他们在说什么。

  凤茯苓看着容宸慢慢变得复杂的眼神,眸子里的笑越发明媚。

  “本国公倒是没想到,云楚居然舍得让你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因为去过边疆,因为她就是杨浔,所以才知道他是容宸吗?

  他之所以一直没怀疑凤茯苓,就是觉得以云楚的为人,绝不可能带个女人去边疆。

  没想到他倒是高估了云楚,也低估了凤茯苓。

  “不,是我要去的。”凤茯苓垂下眸子,端了杯酒水仰头一饮而尽。

  见气氛稍微有些不对,皇上也不好再在一边看热闹,忙出来打圆场:“哈哈哈容国公,朕可没有食言,如今你人也见到了,有什么事等之后再谈。

  今日特意为北蜀诸位接风洗尘,可别因为俗事扰了雅兴才是。”

  云亭之也跟着道:“父皇说的极是,国公大人鲜少来我成昌,还未曾好好体会一下成昌的风土人情和美味佳肴,趁着这次机会,可以多待一段时间好好体会一番。

  有什么事都可以压后,今日宴席开始,还请国公入席。”

  云亭之也就是客套一下,没想到容宸居然一点也不客气。

  他把视线从凤茯苓身上挪开,看着云亭之,轻飘飘的道:“竟然淮安王都这么说了,那本国公也不好拒绝不是,到时候,我可要好好在这帝京游玩一番,只可惜啊,没有美人作陪。”

  说完,他还颇为遗憾的看了凤茯苓一眼,这才扭着腰慢慢入席。

  北蜀的使臣们在后边使劲低着头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觉得北蜀的脸都要被容宸给丢干净了,偏偏他们又不敢说什么。

  宴会开始,穿着粉色长裙的舞女款款而入,踩着细雪,寒风一吹轻纱飘摇。

  今夜的月极为寒冷,凤茯苓低垂着头,感觉好多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满怀恶意善意的都有,她也没兴趣去关心哪些人在关注她,默默喝她的酒,吃她的菜。

  君颜发现凤茯苓似乎对这样的场合习以为常,被这么多人盯着,亏她还能泰然自若。

  宴会过去没多久,皇上皇后就借口不打扰他们年轻人的雅兴离开了,两位位高权重的一走,连宴会的气氛都活跃了三分。

  为了今天晚上能好好表现,不少千金小姐都准备了好长时间,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十八般武艺能上就上,就算不能嫁给容宸,说不定就跟在场的哪位公子对上眼了呢?

  宴会的气氛依旧欢乐,凤茯苓看了好一会儿,不得不承认这些小姐水平真的还可以,比她在二十一世纪看到的那些花架子强多了。

  时间慢慢过去,随着歌舞的结束,整个御花园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看向凤茯苓,这个让整个帝京的夫人小姐们恨得咬牙切齿的人。

  本来以为她多多少少也会露一手,没想到她压根就没那打算。

  她不打算上,但是这些小姐夫人可没打算放过她。

  容宸斜倚在椅子上,又恢复了一贯懒散的模样,关于凤茯苓在帝京谁的面子也不给这件事,他还是知道的。

  如今好不容易见着人,他可不认为那些人会那么轻易放过她。

  不过云楚喜欢的女人,不知道会些什么。

  “凤姑娘。”

  凤茯苓抬起头,她脸上挂着温和的笑,看起来绝不是那种会随便拒绝别人的人,可偏偏硬是将人拒绝了个遍:“怎么了?”

  一个穿着月牙白裙子的姑娘站在她面前,笑的大方得体:“早听闻凤姑娘大名,要见凤姑娘一面,可真是难如登天。

  凤姑娘能得王爷赏识,定然有什么过人之处,还望凤姑娘不吝赐教才是。”

  “就是就是,琴棋书画不知姑娘会什么?”

  凤茯苓微微一笑:“不好意思,不会。”

  “……”

  容宸眼里闪过丝玩味,低头喝了口酒,一滴酒水顺着唇角流到衣服里,他伸出鲜红的舌添了下唇角。

  坐在角落里的温尹险些没被一口水给呛死,他女神要不要这么个性?

  一个红衣女子站起来,皱着眉头:“凤姑娘莫要太谦虚才是,竟然凤姑娘不喜欢这些,那不知凤姑娘喜欢什么?会什么?”

  凤茯苓说她不会,压根没人会信,若是连这些都不会,云楚怎么会瞧上她?其实是她自己不喜欢吧。

  凤茯苓还是笑,连嘴角的弧度都没有变一下,“什么都不——”

  她话还没说完,突然被太监刺耳的声音打断:“楚王爷到!临安七王爷,七王妃到。”

  云楚来了?连沐尘也来了?

  容宸将头发在指尖绕了一圈,嘴角上扬,这下有意思了。

  不过,这个节骨眼上沐尘来干什么?

  凤茯苓挑眉,朝来路看去,就看到两男一女阔步而来,她看着云楚,眸子里化出几分暖意。

  突然,一道蓝色的身影跳入她眼中,凤茯苓微微一愣,看着扒开挡路的两人迅速朝她蹦来的女子,眨了眨眼。

  蓝千静人未到声先至狂喜的姓什么都快忘了:“啊啊啊啊啊阿凤!!!”

  凤茯苓站起身,君颜一把剑拔也不是不拔也不是,然后眼睁睁看着那个号称临安七王妃的女人一下子扑到了凤茯苓怀里。

  蓝千静抱着凤茯苓一顿猛蹭:“啊啊啊我的阿凤千静好想你都快想死你了,你呢?有没有想千静啊?”

  凤茯苓有些无奈的拉住她:“别蹭了,想你还不行吗?”

  蓝千静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开心的从她怀里退出来拉着凤茯苓的手:“来来来让我看看我的阿凤有没有少一根汗毛,嗯这么多年没见阿凤比以前更漂亮了。”

  凤茯苓懒得跟她贫,她还有一大堆账没跟她算呢还。

  “千静。”沐尘站在后边轻轻叫了一声,语气都带着酸味,她可从来没对他这么亲昵的撒过娇。

  蓝千静嘴角一抽,一溜烟把沐尘拉到凤茯苓面前,低下头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

  凤茯苓看向沐尘,眸子古井无波。

  沐尘微微一笑,任由她打量:“经常听千静说起你的事情,找了你这么久,要见一面还真是不容易。”

  凤茯苓点头,若是以前的话她可能会生气,蓝千静这么随随便便的把自己嫁了,但现在她不会了。

  沐尘看蓝千静的眼神太深情,不是刻意伪装出来的,他是真的喜欢她。

  “千静不懂事,以后若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

  沐尘悄悄松了口气,来见凤茯苓,他其实很忐忑,毕竟是千静唯一的亲人,又是那样一个风云人物,眼界见识难免很高。

  但几句话下来,其实她还是挺好相处的:“阿凤客气了,千静本就是我的妻子。”

  看凤茯苓没有生气,蓝千静瞬间原地复活,她扒拉着凤茯苓立刻开始倒苦水:“阿凤啊,为了找你你知道我被阎王老头坑的有多惨吗?他居然会把时间……”

  凤茯苓脸色一冷,语气带着几分怒火:“你又去找他了?”

  蓝千静嘴角一抽,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凤茯苓之前好像是说过让她不要再去找阎王的,“阿凤我错了!”

  “我说过了不要跟鬼神做交易你为什么就是不听?”

  蓝千静怂的像条狗躲到沐尘身后瑟瑟发抖,沐尘微微蹙眉:“阿凤,有什么隐患吗?”

  “隐患我不知道,不过,跟鬼神做交易能有什么好结果。”

  凤茯苓真的生气了,蓝千静抖得像只小虾米,云楚看了一圈,整个宴会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身上,这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

  “有什么事去王府说吧。”回头跟云亭之告辞,几人一起离开了。

  容宸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凤茯苓的背影,越来越觉得凤茯苓这个人神秘莫测。

  跟云楚关系不一般,还认识一堆异能者,和临安的七王妃又这么亲密,甚至连成昌的皇上都那么宠她。

  举国上下,怕是也只有她一人了。

  而且……

  他环视一圈,这些大臣看凤茯苓的眼神也很不对劲,这个人,到底什么来历?

  ……

  四个人坐在马车里,宽敞的马车都丝毫不显得拥挤,蓝千静安静的像只鹌鹑,抱着沐尘的手臂瑟瑟发抖,可怜巴巴的撇了凤茯苓一眼。

  “阿凤,你生气了?”

  凤茯苓冷笑:“我生气有什么用?你会听我的?我看下次你再去找阎王的时候还是带上我一起吧,竟然你不听我的,我让他听我的总行了吧。”

  “不可以!你上次打了阎王老头一顿他到现在可都还记着呢,千叮咛万嘱咐,不准带你下去。”

  沐尘:“……”

  云楚:“……”

  君颜:“……”

  车夫:“……”

  凤茯苓,强悍如斯。

  “与其关心别人,我看你不如多关心关心自己吧。”

  蓝千静一脸乖巧:“怎么了?”

  凤茯苓:“我这边好说话,我看你还是想想怎么跟蓝业解释吧。”

  “蓝、蓝业?”

  沐尘发现,蓝千静抓着他的手都泛白了,整个人抖得跟筛糠似的。

  “阿凤,蓝业是?”从来没听千静说起过。

  凤茯苓微微一笑:“千静的哥哥。”

  “不!!”蓝千静哀嚎:“不是!他不是我哥。”她可怜巴巴的望着沐尘:“相信我,他真不是我哥。”

  云楚有些无语,蓝业看着也就是严肃了点,蓝千静有必要怕成这样?

  凤茯苓解释道:“千静说的也没错,说起来蓝业和千静确实不是兄妹。

  我们这群人比较特殊,除我以外都是孤儿,蓝业早先的时候脾气比较古怪,不爱说话谁也不理,后来跟了我才偶尔说几句。

  那时候周围比较危险,我也忙,有时候和千静一年也见不上一面,千静偷偷来找我正好被蓝业撞见了,他们这才知道我跟千静的关系。

  蓝业就是觉得千静跟他都姓蓝,又是我妹妹,跟他也相当有缘,所以便认了千静当妹妹。”

  蓝千静痛苦的捂着脸:“我可从来没答应过。”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千静,蓝业对你怎么样你很清楚,为了你他变了很多,强迫自己去学不喜欢的东西,任务累的想死也还是会腾出时间去看你,带你去玩,教你学习。”

  “对就是这个!!”蓝千静想起了当年被学习支配的恐惧,蓝业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哥哥,哪方面都非常优秀,但是好哥哥妹妹也会怕啊,尤其发起火来的时候更是怕得要命。

  “没事,我陪着你。”沐尘握住她的手。

  蓝千静心里感动的一塌糊涂,有沐尘在一起,觉得就算面对再大的风浪,即使是蓝业,她也不会害怕。

  凤茯苓轻飘飘一句话,残忍的打破了她美好的幻想:“我看你还是自己去认错吧,看见沐尘,他只会更生气。”

  “……”

  蓝千静头一歪,倒在沐尘身上,有气无力的道:“啊,早知道就把时初也带来了,有时初在,他肯定不会骂我骂太凶。”

  “时初?”

  “我儿子。”说起宝贝儿子,蓝千静顿时原地复活又来了精神:“阿凤你侄子都已经三岁了!长得敲可爱的哟!不过性子也不知道是随了谁了三天蹦不出一个字,肯定是随你了。”

  凤茯苓:“……”

打赏

每邀请一位新用户最多奖励1000元宝,上不封顶,多邀多得!

神奇推荐位
  • 错嫁相公极宠妃

    莫摇 / 著

    近日,一道圣旨让整个京都哗然了:相府病痨鬼大小姐配给了儒雅英俊的澜王爷,相府温柔美丽...

  • 墨爷有令:乖乖受宠

    铭希 / 著

    传言,京都墨爷家世好,身材好,可惜相貌丑陋,面容凶恶,见一面会吓出心脏病。传言,墨爷...

  • 沈爷撩妻之情不自禁

    凹凸蛮 / 著

    传闻帝国第一将军沈晟风有个怪癖,不允许任何人肢体触碰!而在某一天,不仅被人碰了,还睡...

  • 鬼帝毒宠:惊世狂妃

    柒月甜 / 著

    天资卓越,却敌不过至亲暗算;含愤而来,她竟成了世人眼中的废柴!外人嘲讽,说她是千家最...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