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上官若水

第十三章 夹山寺碑林

书名:上官若水|作者:九变|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8-11-09 13:04:18|字数:6721字

  第十三章:夹山寺碑林

  吃罢饭,明玉、顺玉、高夫人独留上官若水在金殿,促膝谈心。高夫人十分喜爱上官若水,此时得知她是女孩儿,已把她抱在怀里了,与明玉、顺玉对坐。

  上官若水知道明玉就是崇祯时,十分好奇道:“你们都能坐到一起,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呢?说不定大清顺治也在这寺中也说不定。”

  顺玉忙问:“此话怎讲?”

  上官若水本来只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顺玉会认真,便道:“随便说说……”

  顺玉不信道:“你说说看,你非常人,我知道你说这话定有什么原因。”

  上官若水道:“自从劫了你们饷银后,我便让钟师爷给我讲了你们的事,也大量查阅了各方的唐报、疏报、讣告、兵笺,一说顺治是得天花死的,一说是被郑都督用炮轰死的,而且我山寨中还有郑督师的当天事发记录。但这些都不可信,就像你们不都会施‘金蝉脱壳’,他就不能?他在前些年一直信道,后来信佛,再后来又信基督,自从宠妃死后,郁郁寡欢,再次信佛,故有出家念。而我刚进寺时,看到那在大兴土木,我打听了一下说是修:三皇殿,本来我知道三皇者,华夏有三皇五帝之说,可忽然不知何故便生出此念,要是他也在这寺中不是有趣么?”

  顺玉释然道:“这如何可能,他要在这寺中,我必立断其项,将其颅明日遣人送去夔东,必大鼓士气,狠快人心。”

  上官若水道:“要真是那样,夔东危矣!你也危矣!现该当是修养生息,而不是主动出击。激励无用,这反而是激怒强敌,自取灭亡,因现在福临已不是皇上,也只是平常人一个,他的生死已无关大局,只泄恨尤可。”

  高夫人打断话说:“我们先不说这个,被你劫到马头寨的钱粮军饷几时还给我们呀?你总不会真想吞了吧。要不这样,你看我们也很是喜欢你,听钟师爷讲,你也有反清复明的大志,不如我们收你为义女如何?虽然论年纪,你得是我们孙辈,但闯王与他侄儿李过也是同年,这与年龄似乎无关。”

  上官若水不知如何作答,她知道他们喜欢自己是不假,但最终目的就是想让自己归还粮饷,又拿自己没办法才这么客气的。但那么多钱粮,自己手下又有那么多人马得要吃要喝,换了谁都有点舍不得。但不还给他们,前方将士在浴血奋战,自己却劫了他们粮饷,更何况他们已做到这一步,似乎也说不过去。想想道:“做你们干女儿倒是不错,那粮饷一事,先放下再说,山寨之中十位当家,也不是我一个人能说了算的。容我明日和军师商量商量再做计议。”

  高夫人明知她不肯归还,但也不好相逼,只是皱了一下眉。顺玉爽朗的大笑道:“那点钱粮其实也不算什么,做我女儿自是大事,你做了我们干女儿了自当是一家,你也有人马需要粮饷。更何况那只是一部分,又不是全部。只是日后再有经过,你可别再打主意了。”

  上官若水不好意思道:“那哪敢,你说哪里话了,山上的我也打算还给你们,只是有待我们回去商量。”

  于是高夫人命人摆上香案,点上香烛,对着神灵起誓。上官若水下跪叩头,然后依次奉茶,明玉比顺玉小四岁,也同样是她义父,所以只好称他作亚父。

  仪式完了以后,他们又交谈起来,他们有意试探上官若水,所以聊到过往。顺玉问上官若水道:“你说当年我是想进京还是不想进京是,该进京还是不该进京呢?”

  上官若水道:“在山寨上我看过你的四道檄文,你本意是不想进京的,但势所必然,你是骑虎难下了,箭在弦上上得不发呀,永昌元年,你刚建立政权,想巩固西安,所以想清边,东征山西,这样是为了清除周边明朝得兵本没错,当时你只有六万兵马,刘宗闵将军带两万号称五十万,义父领四万号称百万,直言声讨北京,山西十几万人不战自溃,是被你们吓的。”

  顺玉看着明玉开心而得意的笑:“那时的人马都由刘宗敏领着的,究竟多少其实我也不清楚,会这么少吗?”

  上官若水道:“我自幼便有过目不忘之能,要不我给你数数——义父共中、左、右、前、后五营,每营分设制将军一人分统,那时刘宗闵将军为副权将军,由他总统之。中营规模最大,称为标营,亦是中权亲营,以李岩为中营制将军,张鼐为帅标正威武将军,党守素为帅标副威武将军,辛思忠为帅标左威武将军,谷可成为标左果毅将军,李友为标右威武将军,任继荣为标前果毅将军,吴汝义为标后果毅将军,共八人。左营:以刘方亮为制将军,马世耀为左果毅将军,刘汝魁为右威武将军,共三人;右营:以刘希尧为制将军,白鸠鹤为左果毅将军,刘体纯为右果毅将军,共三人;前营:以袁宗第为制将军,谢君友为左果毅将军,田虎为右果毅将军,共三人;后营:以李过为制将军,张能为左果毅将军,张重僖为右果毅将军,共三人。五营大将分别是:李通、李达、李进、李迪、李遵、李逵、李暹、李迈、李牟、李适、李逸、李时亨、李守信、李其亨、李运亨、刘苏、马维兴、马矿、田见秀、贺珍、贺锦、贺一龙、高一功、高立功、余彪、谷永、郝永忠、周凤梧、路应标、肖云林、王文耀、马守大、蔺养成、白旺、谢应龙共计三十九位,但我只能数出这三十五位了,还有杨永裕、高进这些人此时其实死或都不在军中了,我寨上的资料所载仅三十五位姓名。五营马步兵数:标营:一百队,每队骑兵五十人,厮养小儿三十人给你充算四十人,步兵每队一百,给你统个一百五十人,左右前后四营,计一百三十余队,共兵二百三十队总计马步兵六万,马骡数倒有二千万。”

  明玉也指了指他道:“奸人也,要知道他那点人马,调禁卫军我就灭了他。”

  顺玉道:“你就尽说大话吧,你就是死要面子,我早已是心灰意懒了,只是心有不甘而已,天下为谁得我都不恨,就恨外人侵我华夏,毁我家国,你若真有本事,冲清夷去施呀,躲在这里做什么和尚。”

  上官若水继续道:“义父取亚父江山,也并非好事,宁武关下消灭了周遇吉,姜镶降,山西定,目的达,这也就让义父面临了危难——这十几万人如何养活?原来上百万军需都是朝廷供给,这一转手就得大顺出,如果遣散的话,以后还有谁来投诚,于战略不利,此时他也理解了亚父的难处,故有‘君非甚暗’的叹辞。没法,议和吧,所以义父打了胜仗却发出檄文,却是求和的语气,还替亚父你号召群臣要忠君爱国,恪尽职守。檄文上说是让亚父自降为藩王,然后禅位称臣。亚父自然不可能同意,没法,于是继续打吧,没想到这一打打到了北京,人马越多,越难弄了,降军已经超过大顺军十几倍了,别说遣散了,就连要管理好也难了,要是万一作乱,那就简直是自掘坟墓了。”

  这回轮到明玉得意地笑了道:“难怪后来那道檄文简直就是给我跪地求饶了——让我接受你的投降,称顺王,把山西陕西为封地。当时我并不明白,只以为你是戏谑我,所以更加生气,以为士可杀不可辱……”

  顺玉道:“老和尚,你看你,没有我们女儿厉害吧,说你差劲还不服,当时,你为何不接受呀。其实那时我真是那么想的,先给将士们解决吃饭问题,吃饱喝足了,过几年再打你,要是这样,也不会给了清夷以渔翁之利不是?”

  明玉道:“那你已经兵临城下了,为何还要让太监杜勋给我带信说:把北直隶等地还有军队都还给我?这不是戏谑我是什么?”

  顺玉想起当年都有点生气了道:“你真把我气死了,我都在信上骂所有起义军为‘群寇’了,也自认为‘流寇’了你还要我怎么样?当时是因为清妖与我和谈,要联合我灭你。然后,把江山平分给他们,如果我不答应,他必犯我后方,我得立即回去据守山陕关隘,这样会造成腹背受敌。如果答应,我不成了千古罪人,我岂可能把华夏河山分予蛮夷?”

  明玉笑道:“我们当年要是像现在多好,哪能让清妖如此猖狂!”

  上官若水道:“不过说来说去也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义父当年没有做的事,却让吴三桂给做了。他原本想隔河而治,想清夷岂肯遵守信诺?不过现在大势已去,山河已破,城国不复矣!说到底义父也是不该进京的,要知道打仗最重要就是银子,亚父打不过你,是因为连年战事,加天涝地灾,国库空虚了,换句话说就是个烂摊子。他支撑不下去了,费力的支撑着,最后义父你把烂摊子抢了过去。而清夷一直在关外休养身息,此时和义父你交战,你必败无疑。更何况你还没有亚父那样明正言顺好支撑。”

  高夫人拍手称赞道:“千古奇材也!你要早生几年为大顺所用该多好呀。”

  明玉道:“为我们大明所用更好。”

  上官若水开玩笑说:“我娘说‘从来强弩弦先断,每见宝刀口易伤。’说不定你们也像杀袁崇焕将军和李岩将军那样把我给杀了呢?”

  高夫人不悦道:“有些事情,你还年小是不明白的。”

  上官若水见夫人不悦顿感无趣,便口称身累,然后跪安而去。

  明玉和顺玉、高夫人此时又如何睡得觉呢?她也知这些粮饷对他们有多重要,主要是急,如果到时还没有能把军饷送到,茅麓山李来亨部到不怕,夔东十三家,其他部内哗变及受降的可能都有,他们商议来商议去也没个办法。

  最后还是高夫人说:“这孩子性聪慧、懂事早,生性好强,现在我们收做女儿,已亲近几分了。但她生性多疑,要完全赢取她的信任还很难。听说大清宫里那个皇帝小子,与她同岁,也是极聪明懂事的是成大器的种子。其经历还不如我们水儿不是,只可惜,她是个女孩,不然可培养她作个对手,说不定真能重整河山。刚才她对当年局势分析得头头是道,要是行军打仗安有不胜之理?要不我们把玺印都传给她,让她来执掌大旗。”

  明玉道:“这个未为不可,只是她是个女孩子,又是个娃娃,怎能执掌大旗?岂不是让清夷笑话我们大明无人么?”

  顺玉道:“老和尚,这你又不开窍了,你问问我家夫人,当时老营多少女兵、女将?古有穆桂英、花木兰、方百花今有高夫人、红娘子、李慧梅,人家女子个个不让须眉。”

  高夫人见顺玉夸她面微红道:“我是这样想的,这样,一来她不敢不退粮饷了,二来还可以帮我们押运过去,三来她山寨人马本就是我们旧部,也可以一起并入夔东,何乐而不为?当然到了茅麓山,那都是我们的人马和地盘,到时再做计议。再说了,就算她领头,还是由我们说了算的,她喜虚荣,我们就给她个名头,那里情况她不熟,一切军政大事还不是归我来决断。若可雕琢,到时立她为帝也行,只要能驱清夷就好,华夏女帝又不是没有过?”

  议定,次日,明玉命人从井里捞出崇祯当年的玉玺,顺玉把调兵的符印玉狮子和玉麒麟取出安排好。然后让人传上官若水入金殿,对她言明了一切。上官若水以自己是女孩身,再三推委。

  顺玉说:“男女这个好办,你现在还是孩子,本就男子个性,穿上男装就是男的了。你昨天不还是女扮男妆,我们谁也没认出你来呀。你从现在起就换成男妆吧。”

  上官若水她也明白他们目的是需要粮饷,但见他们对她也没有恶意,加上好名声、喜荣耀,心里想,这么一来自己不是皇帝了,那多爽呀,于是装作极不情愿的答应了。

  接着顺玉给她赐名李迅,赐字:朝义。明玉赐名:朱慈享,赐字:汉宇。

  上官若水接过传国玉玺和兵符。上官若水博学识广,她听说传国玉玺在元时被人叫卖于市,被权相伯颜所得,伯颜把它同其余从历朝各国收缴的十几个假的玺印磨平了,故疑惑地仔细端详起来——只见其方四寸,纽交五龙九爪,为九五之尊,肩部隶刻“大魏受汉传国玺”,侧面刻“天命石氏”。底下篆刻八字:“受命于天,既寿永昌”,上官若水暗自叨咕,也看不出真假来,但确信就算是仿照的,也是大明皇帝之印玺。再看玉符,见玉狮子和玉麒麟皆为碧玉雕琢,精工巧制,能分能合,皆作仰首状,玉狮子侧面刻着“高氏传家”,底下刻着:奉天,玉麒麟侧面刻着“倚天所赐”,底下刻着:玉诏。把两物一并,刚好一个印符:奉天玉诏。不免爱不释手,惊喜非常!

  明玉、顺玉也大悦,明玉说:“我可把整个江山就这么轻易交付给你了,你可是毫不费力即得矣,想当年你义父费那么大劲,我还不肯给的。你也听到他说了,他想称臣我都不让,我就把他当成乱臣贼子。”

  顺玉说:“是呀,还是我这个乱臣贼子给你留了条命呀,要我为你所得,一刀给‘咔嚓’了,腰斩弃市还算轻的,不灭我三族才怪。还有你也不要感他恩,这玉玺是当年我抢他的,也是我带到这里来的,也是我命投藏于井下的,是算我给你的才对。”

  上官若水道:“你们就别斗嘴了,斗来斗去,终于让清夷捡到便宜了不是。此时,大势已去,国将难复,让我一个女孩子临危受命,叫我如何处之?我谁的恩都不感,我肯替你们出头复兴,你们该谢我才对。”

  顺玉道:“你也真是讨得便宜还卖乖的主,好了,先也别在这里说这种丧气话了,除清妖,逐夷狄,复我大明,全靠你了。不过,登基大典还是等你到茅麓山时再举行,这样一来显得正统,当着将士们,威望更高。到时李来亨哥哥一定会给你办好的。”

  高夫人道:“你搞错了吧,李来亨哪是她哥哥,应该是她侄儿才对。”

  顺玉也哑然失笑。

  接着,上官若水便换了男妆,并把这事告诉了上官玉环。上官玉环,极不赞成,说这个是大事,得回谷里跟谷主商量商量。但她见上官若水已经决定也没办法。只道:“你就闹吧,现在我的话你不听,闹到诛连三族了,可别说与谷主和我们有关系呀。”

  上官若水想起高夫人昨晚提到李岩,她说自己有些事还不懂,又想起来时曾见碑林,便说要到碑林去看看。

  碑林在寺北,形东而向,从一石拱而入,入园既见二碑,左是岳武穆,右是史可法,里还有文天祥、张巡等,遍寻未见李岩、李牟、李过之碑,上官若水已然明白,他们肯定没死,但也故意问起高夫人,说惜其生前英名想到李岩将军碑前凭吊一番,却何以找不到?你们既然知道是自己错了,何以不替其立碑?高夫人将她带到碑林后面在一个极不显眼的地方指着一块石碑道:“这就是李岩将军的。”

  上官若水看到上面就有李将军有生平事迹——“李信字岩,赐字林泉,河内唐村人,父名李春茂,过继给三叔李春玉(字精白),在杞县开粮油铺,早年替叔父打理春玉粮行,做劝赈歌:年来蝗旱苦频仍,嚼啮和苗岁不登。米价升腾增数倍,黎民处处不聊生。草根木叶权充腹,儿女呱呱相向哭。釜甑尘飞炊烟绝,数日难求一餐粥。官府征粮纵虎差,豪家索债如狼豺……位至制将军,被谗臣牛金星所害。”立碑的竟然是寺僧广文嵩。旁边也有一碑和这个并排,上面也是李牟将军碑,立碑人是寺僧广义嵩,故不解道:“何也?”

  高夫人见她疑惑,见事情已过去了这么久,并不想瞒她道:“想你这么聪明定然猜到七八分了,当年我们并没有杀掉他,但为何又要声称杀掉他们了呢?那是你义父早已厌倦了征战,欲隐,但将士力谏,没办法,后来,又见大势已去,便同丞相牛金星商议,本来是让刘宗闵化名的,但他不从,说‘我们同时为寇,曾言共享富贵。当同进同退,何以你安然归隐,让我去死。’便只好让李岩化名李延刻玺着袍以代你义父,让他恃机而死,这样方好联合南明共同御夷。你想我们华夏河山岂能因我们自家氛争,而轻易夷狄之手,而你义父不死,南明又焉能与我们联手抗夷?同时,又让李牟冒名你义父,分两路撤退,自成他则化成小兵随老营而动。后来李延在通山九宫山被乡勇打死,那时我只以为他们都死了。直到去年,他们竟然回来了,而且就在寺中,就是你亚父明玉的两个弟子——广义嵩和广文嵩,据他讲,在九宫山替死的是一个姓孙的你义父以前养的‘替身’,拿的玺印是李延的。回到这里后李岩、李牟兄弟,便给自己立了碑,说这世上李将军已死,现在只有广文嵩、和广义嵩两个和尚了。”

  上官若水这时才完全明白了,便问:“这么看来,李过将军也没死?”

  高夫人道:“是的,他称病,后把兵权交给了副将,也是你义父的部将你环姨的丈夫张双喜,张双喜姓张名锦,字双喜,赐姓李,在九宫山时率二十八骑随假李延,厮杀中二十八骑俱丧,唯他逃脱。九宫山你义父之死,全是由他策划的。过儿,在转战中因与你义父之妾窦氏(窦美仪,崇祯宫女,李自成进京后封为妃)有了私情,你义父并未怪他,然他不敢来此,居于平江,创立四十八寨,招抚那些打散的大顺及大西、南明部众,据石牛寨扼守抗清,就在今年,被清夷围攻,经几日激战,寨被攻破,弃寨而往幕阜一带,不久前听说,在黄龙山做了道士,改名李绣,被称之为黄龙真人。”

  上官若水道:“关于义父之死于九宫山,我早已细察何腾蛟给唐王疏报——‘天意亡闯,闯以二十八骑登九宫山为窥时机,不意伏兵四起,截杀于乱刀之下,相随伪参将张双喜,系闯逆义勇,仅得驰马先逸。而闯逆刘伴当驱骑追呼曰:李万岁被乡兵杀死马下,二十八骑无一存者。’(此乃何腾蛟疏报,可供史实爱好者参考、研究。)报上说义父被围时二十八骑力战皆死,只随将张双喜(一说张鼐,两人本就是一人)一人事先逃脱,主被围,何以不救自逃?我还疑他为内应,经义母这么一说大惑顿解。干娘,张双喜是义父义子,不就是我兄弟了,那他又是环姨丈夫,这辈份不是乱了么?”

  高夫人道:“要乱早乱了,你娘是我侄女(外甥女),你又是我干女,谁叫她们一个是你娘,一个是你环姨,要乱也是你们乱了,我这可没乱,呵呵,各论各的吧。”

  出了碑林,高夫回过头道:“这园林没有楹联,我儿才华过人,不若题上一副,改日我命人刻镀上去,如何。”

  上官若水道:“我在谷中,我最怕的就是读书了,可要达目的,环姨经常让我作诗,不得已,才会了一些。怕是写得不好,献丑了。”

  说完稍稍一沉吟道:“绿水涤尽君臣怨;紫石留存将士魂。”

  然后索性又写了二幅命给李岩李牟碑刻上,李岩将军碑:出将入相,林隐碧岩泉已毁;掠地攻城,名标紫石碑长存。李牟将军碑:旧事空忆,梅开夹山金戈锈;风木与悲,雪积重门战马嘶。

  高夫人称赞,上官若水喜道:“你这一夸,怕是令我从此喜欢读书了。”

  高夫人道:“那自然是好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每邀请一位新用户最多奖励1000元宝,上不封顶,多邀多得!

神奇推荐位
  • 豪门有病娇:重生金牌医女

    我吃元宝 / 著

    云深,陆家家主,陆氏集团总裁,二十五岁时意外身亡。再次醒来,她重生成为一个被拐卖到大...

  • 一寸锦绣

    莫西凡 / 著

    前世,她是一个孤儿,蒙义父寒冬相救,遇良师习得兵伐谋略、奇门遁甲一身本事。恰逢乱世,...

  • 秀色锦园之最强农家女

    福星儿 / 著

    前世她是玩遍大江南北,吃遍大江南北的骨灰级美食家。一朝不慎她穿越重生,灵魂坠入在一个...

  • 诱妻之我的不良帝君

    海沁明心 / 著

    他是九重天上至高无上的帝君,一喜一怒牵动整个四海八荒,却对自己的徒弟有了非分之想,临...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