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彻下落梅如雪乱

第三十二章 醉酒

书名:彻下落梅如雪乱|作者:景失|发布:2022-08-06 13:00:00| 更新:2022-08-06 23:19:14 | 字数:3251字

  “今儿?”

  江瑟瑟目光卿若身打量眼,便认卿若身。

  论容貌,卿若眉眼挑,带英气,肤唇染脂粉,甚至肤色比旁般白皙。乍,难分雌雄。

  论装束,其候,男装方便练武骑马,今坊间,怕老嬷认胸。

  除非熟,谁分辨

  “娘知晓?”卿若问

  江瑟瑟抿笑语,眉眼弯弯,目光卿若脖间扫,施礼翩翩走向屏风

  简单屏风,原本安置方才表演乐伶身

  江瑟瑟绕屏风,众才注倒屏风,四扇屏风,各绣四季景,间杂银线,许亮色,此绣工,凡品。

  “景王殿?”江瑟瑟卸琵琶外包裹,询问

  “江娘便。”江瑟瑟才,高庭云似乎喝,懒散瘫坐软榻旁边装酒,眼睛眯,感觉清楚

  江瑟瑟微微颔首,询问卿若:“呢??”

  卿若江瑟瑟腰线呆,被提问懵,向另外三:“娘便。”

  懂什音律曲调,更别提点曲,除曲名啊。

  “。”江瑟瑟回

  话音刚落,见屏风背,江瑟瑟长袖轻抬,拨琵琶弦。

  音柔水,转落西山,首卿若听

  百商,江瑟瑟,朔将许含光《何云流兮》。

  否与今雅间听曲关,江瑟瑟曲,比次听震撼

  更像,独坐琴房,艾,耳畔泣诉苦楚。

  往听曲,宴席喧闹助兴,今听江瑟瑟弹曲,头回感受谱曲此炙热,更何况,谱曲

  再旁边高庭云,原因,居往嘴灌酒。

  卿若喝酒,今却莫名被兴致,竟鬼使神差杯。

  酒水入喉,竟传闻般辛辣,反倒股淡淡果香,甜味。

  高庭云摸眼泪,孩格格入。探头凑卿若边,提醒:“卿若,西域传果酒,喝点。”

  原,卿若点点头,砸吧砸吧嘴,觉方才滋味错,便杯。

  既喝,喝点

  曲罢音散,江瑟瑟声音屏风:“此曲众,名《何流云兮》。”

  “!”高庭云算撒酒坛,坐直

  卢尘阳被高庭云咋呼吓抖,酒撒半杯。

  打高庭云回宫知传少糗,今儿政阳殿殿,拉叫皇嫂;明儿,嚷长清池酒给喝干

  卿若奈,白白胖胖六表兄,今彻底游历酒蒙

  “谢景王殿夸赞。”江瑟瑟恼,十分知礼颔首致谢。

  “许先谱曲,首,妾弹完《何流云兮》,初,望众位点评二。”错觉,,卿若感觉江瑟瑟目光往注视才接:“此曲名《空庭曲》。”

  《何云流兮》般平轻柔,《空庭曲》激昂乐声,潇潇战马铁蹄声,踏破孤城。

  乐声金戈铁马气势,落寞慌乱惊。

  许乱,卿若思绪飘忽次随父与害怕,次带兵单入朔慷慨赴死

  眼位许含光将军,萧泽次救严肃带

  卿若浅酌酒杯,暗暗抱怨:“高庭云酒明明醉厉害。”

  分明酒量本

  喝完酒,卿若禁住嘴,往高庭云抱怨句:“骗哦。”

  边高庭云卢尘阳两酒蒙啥悄悄话,估计听见。

  卿易舟则撑巴,脸痴相屏风,估计醉

  曲音顿转,铁蹄踏满城风絮。

  般激昂振奋,琵琶音琉璃月,半分平静半分破碎,战争宁静,血流死寂。

  往嬉闹鼎盛府庭,今被鲜血金戈银戟打压气。便谓空庭吧。

  往菊花长庭香,今梅染黄金甲。

  江瑟瑟曲终,屏风外早已醉东倒西歪。

  分,窗外已入夜。

  西域果酒,“长春欢”,果酿,很。

  ,趁酒酣,遍。

  “众听什?”江瑟瑟问

  回应,高庭云似乎被惊,换姿势趴,青瓷酒杯咕噜翻滚几,滚落软榻

  杯残余微紫色清酒洒落高庭云衣裳,本却浑知。

  江瑟瑟包裹琵琶,提裙摆,绕屏风,缓缓走卿若

  长长指甲放肆眉间路滑卿若巴。

  “琵琶弹何?”江瑟瑟半蹲,目光灼灼,盯醉熏熏趴卿若,:“景?浴血战场,将军英姿奴未忘。”

  江瑟瑟笑放肆,眼原本柔目光突恶狠,薄唇,将红唇咬才罢休。

  “何,,却般狠惜,暂。”江瑟瑟放

  雅间门突被打

  墨玉皱眉走,屋内酒气

  “干嘛?”墨玉眉间透露悦,快步走卿若身边,见卿若喝醉才放

  “哪敢干什?”江瑟瑟冷笑身,睨窥:“寄枉顾性命,郡主做什?”

  “若慕承宁与萧泽交易,挫骨扬灰。”墨玉

  江瑟瑟却丝毫惧,双环胸回:“惜萧泽拿捏姐姐死,今,姐妹,姐妹,公平。”

  江瑟瑟两摊,笑,转身屏风拿琵琶

  墨玉抱酣睡卿若,临走,再问句:“与阿若?”

  江瑟瑟顿,转:“姐姐平安分毫。”

  “便。”墨玉抱卿若转头离

  屋内沉寂片刻,江瑟瑟禁握紧拳头,指甲深深嵌入,印指痕。

  若姐姐,若姐姐……

  “枫叶!”

  门缓缓推丫头枫叶悄悄探头进,声音奶奶探问:“娘?”

  丫头,江瑟瑟算沉静拳头,含笑抚枫叶脑袋。

  枫叶,江瑟瑟充斥全身稍微缓解忘却

  “让楼宝云哥哥告诉将军府,卢府景王府,几位倾宝阁喝醉?”江瑟瑟单腿半跪,柔声

  “!”枫叶点点头,

  江瑟瑟收留枫叶,枫叶相似遭遇,父母早亡,枫叶辗转几位亲戚被狠舅母卖给乐坊。

  刚进倾宝阁江瑟瑟,阴差阳错脏兮兮饿丫头,因乐名“瑟瑟”二字,便给丫头取名“枫叶”。

  涯沦落,相逢何必曾相识。

  倾宝阁楼,听闻卿若乐坊,墨玉及备马车,直接牵匹正钉铁蹄马,倾宝阁。

  怀儿醉厉害,伏趴墨玉怀,连呼吸

  知喝少酒。

  墨玉摇摇头,哄:“阿若,醒醒,先马,。”

  卿若哼唧声,转墨玉,继续睡觉。

  穿男装,被墨玉抱,两搂搂抱抱,周围乐坊伶或者男住投目光。

  其乏认理寺少卿宦官公,纷纷与旁边议论

  “阿若,阿若,乖,快马。”墨玉再次哄

  卿若反应,艰难昏昏沉沉脑袋,斗鸡眼般墨玉,思考片刻,笑:“墨玉??”

  完,笑嘻嘻拍墨玉脸。

  幕,,却——堂堂理寺少卿,庭广众,竟被知名调戏。

神奇推荐位
  • 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

    席妖妖 / 著

    赫赫有名的野心家秦鹿穿越成寡妇,膝下还多了个儿子。公婆不慈,妯娌刁钻,母子俩活的猪狗...

  • 我在大夏开黑店

    两边之和 / 著

    被扫地出门的黄脸婆金九音逆袭成功,终于搞垮了前夫的公司,还没来及品尝胜利的果实,就穿...

  • 我全家从未来穿越农门

    花羽容 / 著

    一场爆炸让一家三口从未来穿越农门,面对全新的环境,可怜的老太太,一家三口庆幸又感激,...

  • 神医弃女

    MS芙子 / 著

    叶家傻女一朝重生!坐拥万能神鼎,身怀灵植空间,她不再是人见人欺的废材弃女!药毒无双,...